-

第2230章

今夜見分曉

“鎮!鎮!鎮!”

蘇辰聲如洪鐘,一指點出,頓時有無儘神光噴湧,化作天下獨尊的一劍。

砰!

這一劍,落下時,天地間出現萬千楓葉。

每一片都是那麼豔紅。

像血一般紅。

砰!

萬千楓葉,萬千劍芒,齊齊衝出,演化為無上劍道。

“一葉一劍!”

蘇辰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璀璨之芒。

這一刻,萬劍齊動,立刻把那些重若千鈞的血氣全都擊碎。

可就在這時,四麵八方,突然響起了遠古戰場撕殺的巨響。

踏踏踏!

無儘血牛,踩碎虛空,橫衝直撞,奔殺而來。

同時,更有一道道蠻荒肅殺的氣息,瘋狂爆發,化作黃泉血河,衝擊落下。

“天地劃陰陽,五行掌日月!”

蘇辰聲音一片冷酷,傳出時,周身間,赫然升騰起一輪皎潔的明月。

隻是,明月升空,倒映之下,猛地出現一座座劍氣古樓。

“大五行劍術,第二境,劍樓境!”

砰!

修羅戰場上,一座座劍氣古樓,騰空而去,立刻與黃泉血河碰撞到了一起。

轟隆隆聲傳出。

劍樓之下,眾生皆虛妄!

每一次撞擊之下,都會有無儘劍芒破碎開來,坍塌時空,碎滅血光。

“吼!”

那些向著蘇玄出手的血牛,渾身一顫。

巨大的雙眸之中,罕見地,出現了一抹驚恐。

不過,這時候所有血牛齊齊發出一聲咆哮。

時空驚顫,無數血氣,瀰漫深空萬裡。

天地皆血。

哪怕是五行劍樓的力量再強大,也在這一刻,紛紛消散開來。

死亡!

一道前所未有的死亡危機,驟然降臨。

可是,蘇玄卻從始至終,都冇有任何懼怕之色。

整個人,一直都是神色平靜。

“天地有陰,必有陽,劍樓之後,當有劍陽耀九州。”

蘇玄聲音傳出時

轟!

四麵八方的五行劍氣,蜂湧而動,全都融入到這一輪初升的劍陽中去。

到最後,劍陽之光,折射開來,照耀諸天萬界。

“大五行劍術,第三境,劍陽境!”

砰!

天地儘頭,劍陽一震,衝出時,破滅一切,直接把那天地間無處不在的血煞之光撕得灰飛煙滅。

不僅如此,還有一半的血牛,來不及逃竄,在這一擊之下,徹底破碎。

一百二十八頭血牛,已去大半,剩下的不足為慮。

“戰!”

蘇辰的心神巨人,光芒萬丈,充滿睥睨天下的氣勢,衝出時,踏滅修羅戰場的萬靈。

無人可擋!

無人可阻!

無人可敵!

砰砰砰!

那剩下的六十四頭血牛,根本不是敵手,紛紛破滅開來。

“好強!”

楚香香一掌打出。

好不容易纔把一頭血牛給擊飛。

可這會兒的功夫,蘇辰已經跟砍瓜切菜似,斬殺了七八十頭血牛。

“滅!”

蘇辰最後一道劍光打出時,剩下的九頭血牛,目露驚恐,根本無法抵擋,渾身破碎。

修羅戰場,頓時變得一片死寂。

所有血煞之氣,全都消失無蹤,還有那飄蕩在天地八方的烽火狼煙,也都紛紛熄滅。

咚咚咚!

一陣富有規律的敲門聲,再次響起。

蘇辰麵前的血色戰場,如同鏡麵破碎一般,消散開來。

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個漆黑的夜。

還有那刺骨的寒風。

“剛纔那場心神撕殺,到底是什麼恐怖存在出手了?”

楚香香心有餘悸,道。

要不是蘇辰,恐怕,自己早就被那些血牛給撕成碎片了。

“應該就是這一方世界隱藏的詭異之物。”

蘇辰心底之中,想起一個古老的傳說。

傳說在上古時代,有一種詭異的生命,能夠通過自己的意念,製造出一個個血色戰場。

然後,通過不停的把敵人拉入到戰場之中。

一遍遍!

永不休止!

最終生生折磨死敵人!

“走吧,今夜,一定要把這詭異之物給揪出來!”

蘇辰目中冷光一閃,道。

這種詭異生命製造出來的血色戰場,已經強大到,自己快要無法抵擋的地步。

若是再不主動出擊。

恐怕下一次爆發的時候,自己與楚香香都會有生命危險。

咚咚咚!

窗外的敲門聲,不停的傳來,讓人心生沉重。

哢!

蘇辰把門打開了來,第三次看到那個枯瘦的小男孩。

“大哥哥,你有看到我父親嗎?”

小男孩的瞳孔,彷彿冇有晶體似,隻剩下眼球的黑,看起來無比古怪。

“小虎已經三天冇有看到父親了!”

“小虎好著急!”

小男孩的聲音,聽起來非常慌亂。

可仔細一聽,又會發現,這聲音非常的機械。

像是無意識的在重複著這一段話。

“不對勁!”

楚香香的心神落在小男孩身上的一刻,頓時感受到一陣心驚肉跳的氣息。

這股氣息,若是爆發出來,恐怕足以讓大山破碎,讓深淵坍塌,讓江河斷毀。

可怕!

太可怕了!

不隻是楚香香,還有蘇辰,也是臉色一片沉重。

小男孩身上的這股氣息,一次比一次可怕。

剛開始,第一次來敲門的時候,僅僅隻是讓他微微感到詫異。

第二次來的時候,蘇辰還真是有些驚訝。

到了第三次,這股氣息,比起前麵要強大了百倍不止。

這已經不是心悸了,而是心生駭然,甚至有種壓製不住的恐懼。

“嗯……不對!”

蘇辰剛想到這裡,心界之塔,頓時爆發出萬丈神光,鎮壓一切。

刹那間。

這股升騰而起的恐懼,立刻被心界之塔的光芒清掃而空。

“好可怕的力量,居然能夠在悄無聲息間,影響到我的武道意誌。”

蘇辰回過神來,臉上露出一陣後怕之色。

剛纔,他之所以會感到恐懼。

並不是這個小男孩體內所蘊含的力量,有多麼恐怖。

而是恰好這種詭異的力量。

能夠讓自己生出一種不敵悲傷的情緒。

“醒來!”

蘇辰看到楚香香還沉浸在這種幻覺之中,頓時喝道。

砰!

這一聲冷喝,猶如十萬雷霆炸開,立刻讓楚香香嬌軀一震,馬上醒悟過來。

“剛纔,我是怎麼了?”

楚香香感覺自己手腳有些冰冷,疑惑道。

“你被這方世界的詭異之力,給影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