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2237章

血獄鎮寰宇

“血見愁,你膽子可真大,本尊的人,你都敢動!”

一道泠冽刺骨的聲音,傳出時。

虛空深處,猛地衝出一輪劍陽,破滅一切。

砰!

這輪五行劍陽,出現時,直接朝著破法神拳斬了過去。

“滅!”

眨眼的功夫,整個破法神拳就崩潰開來。

“這……這怎麼可能?”

血見愁渾身狂顫,目中露出濃濃的無法置信。

嗡!

隻見,虛空一震,走來一道人影。

那是一個少年!

白衣如雪!

神光沖天!

戰意動九霄!

“蘇辰!”

血見愁嚇得臉色一白,頭皮發麻,恨不得馬上掉頭就跑。

可是,他還是強行忍住了。

“你……你不是被風笑笑流放到腐朽之地了嗎?”

血見愁壓下心底的驚恐,道。

“冇錯,我是被流放到腐朽之地了,可我就不能回來嗎?”

蘇辰眉毛一揚,淡聲道。

嘩!

此話一出,四周頓時掀起無儘嘩然。

“什麼?蘇辰從腐朽之地出來了!”

“嘶……這怎麼可能,傳說中,腐朽之界可是有詭異存在,彆說是轉輪三境的大能了,就算是大帝進入,都彆想安然無恙的出來。”

“有個傳聞,據說要想從腐朽之地出來,必須要斬殺其中的一頭詭異之靈,以詭靈的心臟作為指引,纔有機會離開!”

“莫非,蘇辰真的殺了一頭詭異之靈?”

眾人心頭狂顫,道。

“蘇辰!”

眾人看到蘇辰歸來,臉色大喜。

隻要蘇辰在,那麼,一切危機,自然就會迎刃而解。

蘇辰隻是朝著眾人微微點頭,而後,一步踏出,向著血見愁走去。

“你……你要乾嘛?”

血見愁目光一顫,道。

“動我的人,死!”

蘇辰聲音雖然平淡,可傳出時,卻有無儘殺意,席捲而出,仿若汪洋,掀起無儘風暴。

砰砰砰!

一個個金色風暴,凝聚而出。

這是天地間最為純粹的戰神意誌!

“想殺我?你還不夠格!”

血見愁冷笑一聲。

想他堂堂仙輪境的大能,普天之下,大帝不出,誰能殺得了他?

轟隆一聲!

漫天血海,滾滾而動,化作一座古老的血獄。

血獄內,有無儘被囚困的生靈在咆哮,目光森冷,惡狠狠的盯著蘇辰。

同時,更有一件件惡毒的法寶出現。

那是拔舌刀!鐵樹花!修羅剪!孽緣鏡!

一件件邪惡陰森的法寶出現,爆發出洞穿八方虛空的力量。

“蘇辰,你一個區區連大道都冇有凝聚的螻蟻,又怎麼能與本尊比肩!”

血見愁殺機暴漲,長嘯一聲。

衝出時。

帶著古老的血獄,向著蘇辰狠狠鎮壓而去。

剛纔,他已經暗中與風笑笑溝通過了。

風笑笑告訴他了。

蘇辰雖然從腐朽之地出來,但是,對方在腐朽之地內肯定遭遇了大戰。

即便是成功歸來,此刻也是最為虛弱的時候,必須要趁早將之斬殺。

否則等到蘇辰恢複。

那就再也冇有任何機會了。

同時,風笑笑也跟他保證過,自己也會找準時機出手,一起滅殺蘇辰。

這纔是血見愁敢主動出手的底氣所在。

轟隆一聲!

血獄橫空而來,落下時,立刻與蘇辰周身間的戰神之光碰撞到了一起。

“破!”

蘇辰聲音淡淡,傳出時,一拳打出,無儘罡氣,湧動開來,化作一尊古老的龍象,踏滅層層虛空。

砰!

一道無法形容的驚天巨響,迴盪開來。

龍象神光,可怕至極,撕裂一切。

血獄內,一頭頭被囚困的生靈在恐懼中破滅開來。

可就在這時,鐺鐺鐺,那些血兵像是復甦了一般,爆發出驚天之威,撕裂所有。

眨眼間,便是將那尊無上龍象給撕裂開來。

“哈哈……”

“你的實力,隻是勉強達到仙輪境!”

“今日,本尊定要把你撕成碎片,你絕無生還的可能!”

血見愁大笑一聲,殺機滔天。

他是殺生堂主!

一生殺戮無數,何曾怕古誰?

如今,天道法則退避,蘇辰隻是擁有堪堪仙輪入門的實力,又怎麼會是自己的敵手!

血見愁承認,之前自己實在是高看蘇辰了。

好在,如今看清形勢也不晚。

“絕無生還的人,是你!”

蘇辰神色漠然,一步踏出,溝通荒古天碑,頓時有浩瀚神力,融入自己身軀之中。

轟隆一聲!

這一刻,在他周身間的戰神之光,近乎濃鬱到化成了實質。

“不朽劍界,凝!”

蘇辰聲音低沉,傳出時,天地震動。

日月之光,更是出現大麵積的崩潰。

整座古王城,都在劇烈搖動,天道法則,似乎被什麼給托住了,並冇有出現。

砰!

天地儘頭,突然出現一顆雪白色的星辰。

這一顆星辰,出現時,墜落而來,立刻炸開,化作一個蒼茫無疆的世界。

“你……”

血見愁神色大變,頭皮發麻,有種要轉身而逃的衝動。

可就在這時,一道道五行劍氣,席捲而來,封鎖住了他的退路。

“起!”

蘇辰聲音冷冽無比,傳出時,星辰世界,立刻瘋狂吸收五行劍氣。

爆發出不朽之威。

“這小子要乾嘛?”

血見愁看到這一幕,臉色驚疑不定。

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麼,心神炸開,渾身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之色。

“不行,不能再讓繼續下去了!”

一股生死危機,瀰漫開來。

血見愁心頭有種強烈直覺,

如果真讓蘇辰施展出這一招,恐怕,自己今天真有可能得隕落在此。

“死死死!”

血見愁發出歇斯底裡的咆哮。

死亡血獄,再次施展開來。

而且,這座死獄的麵積,比起剛纔還要龐大十倍。

這一刻,他簡直就是發瘋了。

不顧一切!

拚儘所有!

底牌儘出!

所有仙輪法則,全都融入到死亡血獄之中。

“血獄鎮寰宇!”

血見愁神色癲狂,咆哮間,衝了出去,整個人,與血獄融合到一起後,威力再次暴漲。

十倍!

二十倍!

三十倍!

……

最後,狂漲了一百倍!

“滅!”

一道森冷刺骨的低吼聲,傳出時。

血獄之內,爆發出大毀滅、大破壞、大鎮壓的力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