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39章

古巫草人

“有五十人成為超級合夥人,進賬五百個億!”

“五十個億!三百個億!一千個億!三千個億!”

“一千個億!”

“五百個億!”

“因為給出的提成也都是自動充值到卡內,所以我們的進賬是全部利潤,一共獲得,一萬零五十個億!”

周念把這一番數據報出來後,全場一片死寂。

死寂無聲!

一萬零五十個億啊!

這可是整整一萬零五十個億啊!

他們居然用空手套白狼的方法,弄到一萬零五十個億!

這如何不讓他們感到心神轟鳴!

“不錯,有了這一萬多個億,再加上原先出售藥街的錢,還有從藥師工會那邊打劫過來的錢,差不多就有兩萬億了。”

蘇辰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麼大的一筆資金,不論是古滅天,還是魔靈子,肯定會眼饞至極。

隻可惜,他們再心動也冇有用。

禿毛鸚自帶空間,能夠藏住這麼大一筆資金。

所以一切陰謀詭異,都註定是徒勞無功。

“明天就是拍賣會的日子,想必今兒應該不會有大的動盪了。”

周念神色一斂,道。

“這可不好說,風笑笑那娘們一肚子壞水,應該冇這麼容易肯罷休。”

烈明鏡目光一冷,道。

“哼……那臭婆娘,用一張假的欠條忽悠了我,這筆賬,本神鳥還要跟她清算!”

禿毛鸚一臉氣憤。

“賬,肯定是要算的,不過,卻不是這個時候。”

蘇辰從來都不是一個肯吃虧的主,風笑笑居然弄了一座腐朽之界來對付他。

要不是自己本領過硬。

恐怕,現在已經成了腐朽之界的亡靈。

“冇錯,等刀帝寶藏出世後,我們第一個要滅的人,就是風笑笑這個惡婆娘!”

禿毛鸚聲音沉沉,陰冷可怕。

“上次她算計咱們的那張欠條,好像冇有被虛空風暴給毀掉吧?”

蘇辰腦海內,突然想到什麼,眉頭一挑,道。

“冇有啊,那張欠條還在我這裡呢!”

禿毛鸚翅膀一震,立刻那張欠條再一次飛了出來。

之前,風笑笑雖然在欠條上麵留下腐朽之界的傳送陣,但同時,欠條上的字體仍在。

若非是這些字體,掩蓋了腐朽之陣的力量,也不會躲過禿毛鸚的觀察。

“既然欠條還在,那咱們今天就可以先收一筆利息了!”

蘇辰接過欠條之後,目光一凝,彈指一射,頓時有道巫黑色的火焰落下。

“嗯?這是巫火?”

眾人心神一震,雖然這道巫火看似平平淡淡,可其中所蘊含的力量,何等恐怖。

嗡!

整張欠條,立刻焚燒起來。

其內,所有字體,一個個飛了出來,在巫火中綻放出淡淡的血光。

“古巫草人,出來!”

蘇辰抬手一抓,將一把稻草捏在手中,快速打結。

幾個結下來,古巫草人就出現了。

“咦……小子,你這是從哪學來的旁門左道?”

禿毛鸚目光一亮。

當這古巫草人完成的一刻,它能清晰感受到,這個草人蘊含了一絲靈動之智。

“管它是不是旁門左道,隻要好使最重要!”

蘇辰淡笑一聲,伸手一拍,那些從欠條上麵提煉出來的血光,陡然落下,進入古巫草人。

呼呼呼!

突然間,一陣冰冷刺骨的寒風吹了進來。

古巫草人原本枯死的雙眸中,頓時迸射出一縷陰冷的幽光。

這時候,草人體內,僅有的一絲靈動之智,也迅速變得凝練起來。

“什麼?這是風笑笑的氣息?”

禿毛鸚感受到古巫草人體內散發出來的力量,不由地驚呼一聲。

“冇錯,這是從她留下的欠條之中,所提煉出來的氣息,有了這一絲氣息,接下來咱們的‘巫之詛咒’就能施展了。”

蘇辰目光寒光一冷,揮手間,巫道之術,演練而出。

砰砰砰!

一個個巫之手訣,凝練開來,落下時,深深烙印在草人身上。

到最後,一萬零八千個手訣完成。

古巫草人體表上麵,出現一個個奇奇怪怪的符文。

這些符文,有一些看起來像是初生的嬰兒在啼笑,也有一些看起來像是隻呀學語的小孩在爬走。

更有一些,看起來是少年時期在嬉鬨。

還有一些則是如同壯誌中年,在奮鬥拚搏。

最後的一部分符文,則像是老年暮已,癡癡呆呆,坐看黃昏滿天星。

“簡直就是栩栩如生!”

楚香香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這些符文,儼然就是記載了人這一輩子,所走過的春秋輪迴。

“小子,為啥從這符文內,好像看到了時間流動的痕跡?”

禿毛鸚的觀察,總是與眾不同。

“時間流動的痕跡?”

蘇辰嘴角微微一顫,古怪的看了禿毛鸚一眼。

“這不是時間流動,而是巫道一族的光輝歲月!”

這道聲音,有些感慨,有些唏噓,有些無奈。

詛咒一術,曾是巫道傳奇的起源,可冇想到,終有一天,消泯於波瀾壯闊的時代之中。

其實,如果不是為了給風笑笑一個深刻的教訓,蘇辰也不想施展這樣的術法,實在有違天和。

“巫靈之針,凝!”

蘇辰抬手一抓,虛空內靈光炸裂,化作一縷針光,直接刺了下去。

撕拉一聲!

整個古巫草人,捱了這一針之後,快速劇烈顫抖起來。

同一時間。

古王城,一座偏僻隱蔽的客棧。

風笑笑盤膝而坐,正在凝練自身的武道意誌。

可突然的,她眉頭皺了一下。

“嗯?為何我會從冥冥之中,感受到一絲死亡的危機?”

風笑笑輕喃一聲,突然,臉上露出滔天的憤怒。

“該死……”

一聲大罵,還冇來得及傳開,虛空之中,立刻飛出一縷縷邪惡古老的詛咒之霧。“給我擋住!”

風笑笑頭皮發麻,不敢有絲毫耽誤,連著打出十二個手訣。

砰砰砰!

這十二個手訣,落下的一刻,化作十二尊金色銅人,守護在四方。

“金先之罩,起!”

風笑笑大喝一聲,十二金銅人,渾身光芒湧動,形成一個可怕至極的護罩。

這個護罩,足足有一隻手臂那麼厚。

簡直就是銅牆鐵壁。

根本打不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