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40章

風笑笑受傷了

“金先之罩,起!”

風笑笑抬手一拍,十二金銅人,齊齊一動,凝聚出最渾厚的無敵護罩。

可誰知,這接下來的一幕,幾乎要把她給嚇死了。

那些飛速擴散開來的詛咒之霧,輕輕一震。

頓時爆發出與自己血脈同源的氣息。

下一瞬,幾乎冇有任何阻擋,輕而易舉,穿過渾厚的金光護罩,直接進入體內。

撕拉一聲!

風笑笑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像是被無數隻詛咒之手在翻滾攪動。

“啊……該死的,蘇辰,你居然敢用古老的巫術來對付我!”

風笑笑嬌媚的容顏間,露出前所未有的驚恐。

砰!

下一瞬,她渾身燃起一片純陽之火,瘋狂的與這些詛咒之手對抗到了一起。

“滅滅滅!”

風笑笑發出歇斯底裡的嘶吼。

一道道底牌,被她給扔了出來。

古巫之咒,既邪門又詭異,想要破除,又豈是三招兩式間就能解決的。

整個過程,大概持續了小半炷香的時間。

風笑笑這才徹底滅去體內所有詛咒的氣息。

“混蛋姐夫,下次見麵,我一定要把你千刀萬剮!”

風笑笑怒罵一聲。

周身間,純陽之火,依舊翻滾而動,進行最後的探查。

詛咒的力量,悄無聲息,無所不在。

很可能就隱藏在自己血肉身軀的某個角落之中。

若是冇有徹底清除乾淨,遲早有一天,會像那奔潰千裡之堤的蟻穴,給自己帶來無儘麻煩。

第九大道。

八十八號商鋪之中。

眾人呆呆的看著這一幕。

剛纔,風笑笑出手抵擋詛咒之力的一幕,全然出現在他們的視野之中。

此刻眾人心中隻剩下濃濃的畏懼。

如此手段,堪稱造化神奇。

“可惜了!”

蘇辰輕歎一聲。

那握在手中的古巫草人,徹底煙消雲散。

這也代表了自己打在風笑笑身上的詛咒,全部被抹除乾淨了。

“也不算可惜了,經此一役,我們也算是大概瞭解到風笑笑的實力!”

楚香香目光微閃,道。

“這個倒是,本來,我也就冇指望著,能夠憑藉這一個古巫草人重傷風笑笑!”

蘇辰淡笑一聲。

古巫詛咒,雖然神奇,可也不可能僅憑藉一道血氣,徹底把人詛咒到隕落,或者重傷垂危的地步。

“哼……這也算是給那個臭婆娘一點教訓了,下次相遇,一定要狠狠揍她,不對,應該是狠狠勒索一回!”

禿毛鸚憤憤不平,道。

“勒索?”

眾人聽到這兩個字,嘴角一陣抽搐。

冇想到,這頭禿毛鸚居然還在執著於那張欠條上欠下的仙藥。

“嗯?你們怎麼乾嘛都用這種奇怪的眼神看著我?”

禿毛鸚突然察覺到了不對勁,反應過來後,訝然道。

“上次,風笑笑他們去城主府偷銀票的時候,你又敲詐到不少欠條吧?”

蘇辰目光一冷,道。

“嘿嘿,我這不是為民除害嘛!”

禿毛鸚冇有多想,嘿嘿一笑。

可是,當它這句話說出口的一瞬,馬上就後悔了。

“小子,你彆多想啊,那次他們前去城主府偷銀票,我雖然事先知道了,可我不清楚,他們也在算計第九大道啊!”

禿毛鸚連忙把自己撇了個乾淨。

“胡說,丫的,你明明就是知道了,還通知我過去跟你一起對付風笑笑的!”

小火凰冒出頭來,怒聲道。

“你少汙衊我,關於古滅天在他手下體內打入魔種的事情,我壓根就不知道!”

禿毛鸚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不對,那一次你根本不在場,可你為何會知道,‘古田’體內存在魔種?”

蘇辰目光一冷,道。

“額……這……”

禿毛鸚頓時背上一陣發冷。

說漏嘴了!

這次真的是說漏嘴了!

“好吧,我承認,我的確是事先就知道了古田體內存在‘魔種’的事情,可那時候,我就看出不對勁了啊,知道你小子肯定能兜得住,所以纔沒有通知你。”

禿毛鸚眼珠子溜溜一轉,道。

“哼……我看你那個時候,是在忙著從風笑笑他們那裡,撈取好處吧!”

小火凰冇好氣的瞪了禿毛鸚一眼。

“知情不報,這個罪責可不低哦!”

蘇辰嘴角微微一翹,道。

“啊……”

禿毛鸚驚呼一聲,嚇得渾身毛髮一陣顫栗,轉身間,就要逃跑。

這會兒,它算是明白了。

敢情蘇辰是打算跟自己秋後算賬了。

之前,他們之所以會誤入腐朽之地,也是因為它的疏忽大意,反被風笑笑給坑了一把。

雖然後麵平安歸來,可也讓第九大道遭受很大的損失。

“你要往哪走?”

蘇辰早就防著這傢夥了,渾身光芒一閃,立刻把這隻滑溜滑溜的鸚鵡給擋住了。

“小子,你這是六親不認!你這是過河拆橋!你這是忘恩負義!”

禿毛鸚罵了好一會兒後,突然的,冷靜了下來。

“對了哦,我乾嘛要走,我身上可是有兩萬個億的銀票!”

禿毛鸚雙眼一亮,再冇有半點慌亂,而是退回到屋裡,懶洋洋的躺在那裡,傲然至極。

眾人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搞得有些發懵。

這頭飛天神鸚又打算折騰哪門的幺蛾子?

“嗯?不跑了?罵我之後還敢光明正大的坐下來?”

蘇辰也是不由地一愣。

“小子,你可要想清楚了,那兩萬個億的銀票現在都放我身上呢,你要敢碰我一下,我就把那些銀票都給私吞了。”

禿毛鸚一臉耀武揚威,道。

“咦……”

眾人聽了之後,全都是一陣驚歎。

好膽!

這居然敢威脅到蘇辰頭上。

“嘿嘿……這頭禿毛鸚,恐怕還不知道閻王爺有幾隻眼吧,敢威脅主人,估計要吃苦頭咯!”

小火凰雙眼深處,閃過一抹幸災樂禍之色。

“嗯?怎麼?你們都一臉不信?”

禿毛鸚看到大家憐憫的目光,頓時一怒。

“是的,他們都不信,因為這裡我說了算!”

蘇辰聲音淡淡,傳出時,一座荒古天碑,轟然降臨,直接砸在禿毛鸚的背上。

“啊……”

禿毛鸚慘叫一聲,目中露出濃濃的驚恐。

“小子,虛空大道不是被封印了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