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玩?你嵐蝶不好好閉關,準備一年後的大秦天戰,還有閒心玩啊!”

百戰臉上充滿了不相信之色。

“要你管!”

嵐蝶輕哼一聲,目光一閃,落在蘇辰身上。

“你就是冷香口中的蘇辰?”

“你認識冷香?”

蘇辰神色一動,反問一句。

“她是我表妹。”

說完後,嵐蝶半轉過身,掃了水老鬼一眼,淡聲道。

“這人,我保了,你走吧!”

嵐蝶聲音雖然平淡,可言語中,卻充滿了前所未有的霸道之意。

“你”

水康氣得渾身發抖,指著嵐蝶,一時說不出話來。

“我怎麼了?你敢有意見?”

嵐蝶聲音冰冷至極,目光一掃,頓時讓水康臉色發白,乖乖閉上嘴,不敢再多說一句。

可就在這時,天地一震,猛地出現一道恐怖氣息。

“他冇意見,可我有意見!”

天地一震,風雲咆哮,虛無陡然裂開,從中掠出一道萬丈冷光,朝著蘇辰狠狠斬去。

“放肆!”

嵐蝶臉色一沉,揮手間,一條巨大的冰河凝聚開來,向著那萬丈冷光轟去。

砰!

巨響傳出,八方轟鳴。

萬丈冷光,陡然一顫,潰散開來。

而嵐蝶打出的冰河,也崩潰了。

虛無之內,光芒擴散,走出六人,全是年輕一輩的強者。

最弱的也是半步融丹境!

其中,為首的那個青年,看起來十分英俊,劍眉星目,隱隱給人一種危險的感覺。

其修為,赫然達到了丹境初期!

“許豐!”

嵐蝶雙眼微眯,冷聲道。

這絕對是一個強勁的敵人!

年紀輕輕,便是丹境強者,未來前途之光明,無法想象。

若不論戰力,單單是他的這份天資,放眼整個西北大地,少有人能與之爭鋒。

“又是許家的人?”

蘇辰眉頭一挑,雙眼之內閃過一抹寒光。

對於這個家族,他倒是不陌生。

前世,跟對方有過好幾次摩擦,畢竟許家人都太狂傲了。

這一世,因為許庭,蘇辰也是早早跟這個家族有了碰撞。

當初,九重堂拍賣會上,蘇辰還坑得許庭浪費了幾十億靈石。

可冇想到,如今又突然殺出了一個許家人。

“蘇辰,這是我大哥許豐,你死定了!”

許庭緩步而來,站到錦衣男子身旁,傲然道。

聞言,蘇辰沉默下來,冇有說話。

“嵐蝶,你這麼護著他,我很不爽,而且,這個人,還是我許家的敵人!”

許豐淡淡掃了蘇辰一眼,神色中充滿了不屑。

“許豐,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費心思了!”

嵐蝶眉頭一皺,冷聲道。

“你真的要對我這麼絕情嗎?”

許豐臉色立刻陰沉下來。

想他,堂堂的天府人傑,想上他床的女人,足以繞著府城十圈了。

可冇想到,自己幾次三番跟眼前這個女人示好,都被無情拒絕了。

“這不是絕情不絕情的問題,而是,我對你,根本冇有任何情愛!”

嵐蝶絲毫不客氣,目光一冷,道。

“難道是因為他?”

許豐突然臉色一變,伸手指向蘇辰,怒聲道。

“你胡說什麼”

嵐蝶冷喝一聲。

周圍武者,全都十分感興趣的看著這一幕。

大家都希望能看到,天府人傑許豐衝冠一怒為紅顏,抬手揮拳戰蘇辰!

很快,他們所期待的一幕就要上演了。

許豐突然轉過身子,冷冷盯著蘇辰,殺機閃爍。

“小畜生,我勸你還是儘快離開她的好,要不然,怎麼死你都不知道!”

許豐臉色冰冷,聲音之中,充滿了威脅之意。

“莫名其妙。”

蘇辰淡淡掃了他一眼,嗤笑一聲。

“什麼?你敢無視我?”

許豐頓時氣得跳腳,浩瀚之力,轟轟爆發,朝著蘇辰碾壓而去。

“許豐,你在這逞什麼威風,蘇辰若是出手,足以輕鬆鎮壓了你。”

百戰突然目光一閃,淡笑一聲。

這簡直就是唯恐天下不亂啊!

蘇辰聞言,心底暗罵一聲,恨不得一掌拍死這個傢夥。

果然,那許豐一聽到百戰的話,立刻大笑起來。

“足以輕鬆鎮壓我?哈哈哈”

四周武者,也紛紛跟著笑出聲了。

蘇辰不過是轉元九重的修為,也許肉身強橫了一點,可這並不足以彌補修為上的差距,許豐的實力,猶在水老鬼之上,足以將蘇辰輕鬆鎮壓。

所以,當他們聽到,百戰說許豐不是蘇辰對手的時候,自然忍不住就笑了。

即使是那些大宗門的弟子,也不敢說,自己能以丹境初期的修為擊敗許豐,蘇辰又算哪根蔥?

可真實情況是如此嗎?

場上,也隻有百戰這個混元煉體的武者,能夠感受到蘇辰肉身間蘊含的恐怖力量。

所以,方纔他那話也不是無的放矢!

蘇辰雙眼微眯,臉色冷淡,掃了許豐一眼,依舊沉默。

“小子,在我眼中,你就是螻蟻,本公子隨時都能將你鎮壓,甚至是擊殺!”

許豐目光陰沉,冷笑一聲。

“你可以試試!”

蘇辰淡淡說道。

“小子,你這麼想死,我成全你!”

許豐低喝一聲,殺機森寒。

區區一個轉元九重的武者,敢挑釁他,這種人簡直就是在自尋死路。

許庭站在一旁,冷冷看著這一幕。

原本,他還擔心許豐不會替自己出手,可蘇辰這個傻缺,自己去惹惱了許豐,這回是必死無疑!

周圍武者,一個個臉色期待的看著這一幕。

“許豐,你想乾嘛?”

嵐蝶眉頭一皺,喝道。

“好,今日我看在你的麵子上,暫時不跟他計較,等到了九潭秘境,我必殺他!”

許豐冷冷掃了蘇辰一眼,轉身間,帶人離開了。

蘇辰臉色平淡,冷冷看著許家的人離去,心底陡然生出一股強烈危機。

“嗯這危機不是來自許豐,而是其他人,誰躲在暗處盯著我?”

蘇辰目中冷光閃爍,輕喃一聲。

等到許豐離去後,水老鬼臉色陰沉,狠狠瞪了蘇辰一眼。

“你運氣不錯,可以多活一些時間。”

說完後,水老鬼也轉身走開了。

如今,九潭秘境開啟在即,他與蘇辰的戰鬥,自然不可能提前打起來。況且對方身上那頭狂天火獅,也是個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