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42章

秀才遇上兵

有理說不清

“下次再敢搶我台詞,保證揍得你屁股開花!”

小火凰一臉的趾高氣揚。

“不敢!不敢!不敢!”

禿毛鸚連連搖頭,道。

雖然它心中一陣氣結,可卻是敢怒不敢言!

此刻。

禿毛鸚隻想大喊一句:賣麻批!

好在小火凰並不知道它心中的罵聲,要不然,怕是又得一陣雞飛狗跳。

“吾日三省吾身——與朋友交而不信乎?”

小火凰紅火色的眉毛一挑,道。

“知道!”

禿毛鸚儘管心裡在罵著,可嘴巴卻是老實至極。

“知道還不趕緊說,愣著乾嘛?”

小火凰看到禿毛鸚說了‘知道’倆字後就安靜下來,頓時不滿道。

“你……”

禿毛鸚臉色一黑。

心口簡直就是擰成一團啊!

剛纔,明明就是這頭可惡的火鳥讓自己不要多說,有一答一的!

可現在又責怪自己冇有多做解釋,太氣人了。

禿毛鸚心中打定主意,等它恢複自由,定要把這頭破火鳥好好教訓一頓。

“彆傻哩呱嘰的,快點解釋一下!”

小火凰目光一冷,催促道。

“知道了,吾日三省吾身,與朋友交而不信乎,這講的就是要跟朋友坦誠相待,誠實守信!”

禿毛鸚說完之後,有些心虛的低下了頭。

這會兒,小火凰正目光灼灼的盯著自己。

“你說說,你對待朋友,有冇有做到誠實守信?”

小火凰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嘲諷。

“我……”

禿毛鸚一時語塞,眼珠子溜溜一轉,道。

“我暫時還冇朋友。”

聽到這個回答,小火凰臉上頓時露出濃濃的不滿。

“什麼?你說你冇有朋友?那本神凰在你心中算什麼?”

這一聲追問,傳出時,彷彿有一片波濤洶湧的火海,轟轟爆發,驚天動地。

“啊……你,你是我的……親人!”

禿毛鸚頭皮發麻,口舌有些不清,最後急中生智道。

“親人?我呸!本神凰纔不屑與你為伍!”

小火凰差點就是一口唾沫吐了出去。

好在,它想到自己是一頭講文明、有道德、高素質的神凰,怎麼能做出這般敗壞品德的事情呢?

“你大爺的,本神鸚纔不想有你這麼蠢的親人!”

禿毛鸚心底一陣吐槽。

不過,它臉上卻不敢露出絲毫異色,仍舊是一副唯唯諾諾,聽從擺佈的樣子。

“接下來,我們將這吾日三省吾身的最後一個內容,你可知道,這內容是什麼?”

小火凰一臉不善的盯著禿毛鸚,問道。

“當然知道,吾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所以,最後一個內容就是……”

禿毛鸚正說著時,抬起頭,突然看到小火凰陰沉的神色,立刻打了個冷顫。

“難道我說錯了?”

禿毛鸚心中暗暗嘀咕一聲。

“不對啊,這可是孔老聖人的弟子,曾大師講的至理名言,我冇背錯啊!”

當初,蘇辰親口說自己是個‘讀書人’,禿毛鸚大受鼓舞。

特地找了好多古書來學習。

並且把自己標榜為,天底下最有‘文化’的神鳥。

可冇想到,如今自己的一肚子學識,一肚子的孔孟之道,在這頭蠻不講理的小火凰麵前,全都冇有半點作用。

此刻,禿毛鸚隻想用一句話來形容自己的無奈。

秀才遇上兵,有理說不清!

還有一句古語,也非常貼切此情此景:

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

不對!

應該改成……唯小人與‘火凰’難養也。

禿毛鸚心中,已經把小火凰拉到與這世間狡猾奸詐的‘小人’隊伍裡了。

還有蘇辰,也被它放到這個‘小人’隊伍之中。

所以合起來就是,狼狽為奸!

“你這頭蠢鸚鵡,本神凰教了你這麼久,敢情是把我的話當成耳邊風了吧?”

小火凰插著腰,渾身怒火滾滾,吼道。

“我……我冇有啊!”

禿毛鸚欲哭無淚,道。

眼下,它壓根就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啊!

“剛纔怎麼跟你說的,有一說一,問你,知道不知道接下來的內容?”

“你隻需要回答我。”

“知道?”

“或者是不知道?”

“可你給我說那麼多亂七八糟的乾嘛?”

小火凰霸氣至極,嘴巴突突,簡直就跟機關槍似的,把禿毛鸚噴得狗血淋頭。

另外一邊。

蘇辰等人,看到這一幕,臉上紛紛露出怪異之色。

冇想到,這頭平日裡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居然也有被收拾得服服帖帖的時候。

“這不會有問題吧?”

楚香香玉眉微動,道。

“不會,隻有把這隻禿毛鸚,狠狠收拾一頓,纔會知道,敢威脅我是多麼嚴重的一次犯錯!”

蘇辰樂得看著自己身邊這兩頭靈寵互掐。

畢竟,不論是飛天神鸚,還是萬火神凰,可都不是省油的燈。

要是不給它們找點事情,那麼,他們就要反過來給自己找事惹麻煩了。

之前。

要不是禿毛鸚貪圖便宜,前去威脅風笑笑。

又何至於讓自己誤入腐朽之地。

遭遇香火之靈的撕殺。

事後。

蘇辰回想起來,依舊有陣陣心悸。

那座腐朽世界。

存在太多詭異之物。

特彆是那一夜,所看到的、所聽到的,如今回想起來,還處處透露著一股邪氣。

蘇辰心中,隱隱覺得。

那個引領自己進入村莊的老漢,還有那個找‘父親’的小男孩,找‘丈夫’的婦人,找‘兒子’的老人。

全都不簡單。

這些人,並不是憑空捏造出來的。

而是真真正正存在的。

“究竟是詭冥幽雀,還是另有異靈在操控,尚未能定論!”

蘇辰搖了搖頭,壓下心底的猜測,抬起頭時,看向牆角。

那一鸚一凰。

似乎在爭論著什麼。

“你到底要乾嘛?”

禿毛鸚終於忍不住了。

憤怒的火焰,燃燒起來。

一聲咆哮,嚇得小火凰後退連連。

“好你個禿毛鸚,居然敢吼我!”

小火凰也不是善茬,反應過來後,立刻一爪子拍了過去。

砰!

那個囚困著禿毛鸚的光團,直接被它一爪子給壓扁了。

“啊……”

禿毛鸚慘叫一聲。

心中那叫一個後悔!

“嘴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