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2252章

本源‘財寶’大道

“第四王城,謀道之爭!”

“所有進入王城的武者,都會化身為天下謀士,以贏弱之軀,用謀略成就大業,成為天下共主!”

“第五王城,兵道之爭!”

“蒼茫眾生,投於戰場,或成為一小卒,或成為一百夫長,或是一千夫長,或為萬夫長,領一方兵,守一城地,展開兵道之爭。”

“勝者為萬,敗者為寇!”

“兵道的極致,亦可為通天大道!”

“第六王城,法道之爭!”

“天地萬民,當立下萬法求得世間之公平、公正、公知,法不可輕動,以法傳世,當為萬民敬仰之根本!”

“第七王城,醫道之爭!”

“第八王城,陰陽之爭!”

……

黑布偶的聲音,渾厚通亮,似蘊含某種大道至理,傳出時,在眾人腦海內,傳出轟隆隆的巨響。

此刻,它在述說的,根本不是某一方勢力,而是在講解著天地大道。

或者是說,在告訴眾人,至尊天台將會賦予他們的大道之力。

這種大道,不同於法則大道,而是超脫於法則,可以稱作是‘本源大道’。

一旦證得本源大道,人人如龍,都將成就巔峰大帝!

“公子,您所在的第九王城,所進行的便是財道之爭!”

黑布偶大有深意的看了蘇辰一眼,道。

“聚集天下財富,成就‘財寶大道’!”

蘇辰心有所感,抬起頭時,看向腳下的至尊天台。

彷彿看到一條金光燦爛的財寶大道,正向自己鋪展而來。

不過,蘇辰麵對這條有著證得大帝的本源大道,卻是冇有任何心動。

他的道路。

早在自己凝聚出‘武道之心’的時候,便已經規劃好了。

財寶之道,並不適合自己,雖然最終能夠證道大帝,但那不是自己想要走的路子。

“既然如此……”

蘇辰輕輕搖頭,右腳用力一點,整座至尊天台,陡然震動起來。

那條蔓延而來的財寶大道,轟然一震,化作七大碎片,激射開去,衝入烈明鏡等人體內。

“什麼?分化一條本源大道,贈與群人!”

黑布偶看到這一幕,驚得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

這是腦子有病?

還是腦子進水了?

這條本源大道,直通大帝九重,可現在就這麼被這個年輕人硬生生給分裂掉了!

而且還是自己一絲一毫不留,送給身邊的追隨者!

震驚!

除了震驚,還是震驚!

黑布偶一臉無法置信的看著這一幕。

可誰知,這接下來的情況,更是驚得他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

“蘇辰,這東西給我無用,我要憑藉自己的實力證道大帝!”

楚香香冇有任何猶豫,直接把自己分到的那一份本源大道還給了蘇辰。

財寶之道,雖然也是天地三千大道之一,更是秉承諸天氣運而存在,威力非凡,但楚香香心底非常清楚。

以她的性子,並不適合執掌這一條本源大道。

自己有幾斤幾兩,還是非常清楚。

不隻是楚香香,還有徐老、周念、火刹三兄弟,也都紛紛拒絕了。

財寶之道雖好,但冇有駕馭這條本源大道的實力,最終即便是成就大帝,也會是最弱、最無能、最窩囊的一個。

“這……”

烈明鏡有心想要收下這一份本源大道。

可看到自己身邊的人都拒絕了,一咬牙,也把這一份屬於自己的本源給推出去了。

“算了,我也不要了,我日後要證道大帝,一定是讓我的烈火法則蛻變,成就萬火之源!”

烈明鏡並不知道自己未來的證帝之路要如何去走!

但是,他在‘萬火神凰’身上看到了一絲希望。

隻要自己一直跟在蘇辰身邊,證帝,一定會有很大的希望。

剛纔,蘇辰一念間,分化本源大道,贈與他們七人的舉動,簡直狠狠把他給刺激到了。

大手筆!

這纔是真正的大手筆!

麵對本源大道的誘惑,蘇辰竟然能夠冇有半點留戀,直接分了送給大家。

這真的把自己給驚到了。

此刻,驚到的,又豈止是烈明鏡,黑布偶也是滿臉的錯愕與無法置信。

“拒絕了?”

“這一個傢夥都拒絕了?”

“這可是本源大道,不是路邊一塊錢三斤的大白菜啊,可他們怎麼就拒絕了呢?”

黑布偶腦海之中,一片轟鳴。

“嗯?你們都不要?”

蘇辰也是微微一愣,剛纔,自己也就是隨手為之。

財寶大道,於他無用。

留在手裡,隻是是浪費。

索性倒不如分給大家。

可冇想到,楚香香他們居然一個個都給拒絕了。

“不要!”

“我們要走的路,與這財寶大道冇有一絲契合的地方!”

“算了,我還是想憑藉自己的實力,證道大帝!”

眾人目中紛紛露出璀璨之芒。

“既然如此……”

蘇辰看著握在手中的本源大道,眼珠子溜溜一轉,看向黑布偶。

“看我乾嘛?莫非是要把這本源大道送我?”

黑布偶心底先是一喜,馬上就變得為難起來。

“哎呦……那可不行,要是收下,那可就是收受賄賂了!”

幾乎就在它心底一陣糾結的時候。

蘇辰的聲音,像是一盆冷水,把這尊黑布偶給澆醒了。

“今天既然是拍賣會,那我這條用不上的‘本源大道’,可否替我拿去拍賣!”

蘇辰一臉微笑的看著黑布偶,道。

“拍賣?”

“什麼?你要拍賣?”

“你……你居然是要去拍賣?”

黑布偶心底一涼,發現原來是自己想多了。

敢情這位爺,不是要把本源大道送給自己,而是要把東西送去拍賣啊!

“冇錯,就是要拍賣!”

蘇辰不知道這個黑布偶為啥會這麼驚訝。

通過這一番交談,他發現這尊黑布偶,比起最開始出現的時候,靈動多了。

那時候,簡直就像是個機械化的傀儡。

可現在,這尊黑布偶,已經有了自己的思想與意誌。

蘇辰能夠看得出來,這份變化,並不是有誰在背後操控,也不是黑布偶自己故意裝出來的。

而是順著時間的推移,黑布偶在不停完善自我意識、自我判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