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56章

秦龍宇歸來

“我……”

禿毛鸚臉色一黑。

很想反駁。

但一切言語,在這無法辯駁的事實麵前,都變得蒼白無力。

“你死定了!”

小火凰惡狠狠瞪了禿毛鸚一眼,道。

“你弄丟了主人兩萬個億的銀票,你這回是百死難辭其咎!”

禿毛鸚本來就有些慌亂,此刻,被小火凰這麼一恐嚇,更加六神無主。

“那怎麼辦纔好?”

禿毛鸚哭喪著臉,道。

“跑路!當務之急就是跑路了!”

小火凰眨了眨眼,道。

“跑路?對哦……我怎麼冇想到這一茬!”

禿毛鸚嘀咕一聲,渾身五色神光泛動,馬上就要逃命去了。

可是,當它看到麵前這一棵棵長勢喜人的仙樹時,心底不由地充滿了猶豫。

這可是傳說中的的‘仙玄紅果’啊!

難道真要就這麼放棄了?不捨!

禿毛鸚臉上露出濃濃的不捨!

“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此刻你跑不跑路,等到主人出手,你就再也跑不掉了!”

小火凰雙眼深處,閃過一道特彆的光芒。

“好像是這個理!”

禿毛鸚打了個冷顫,呼溜一下,真的跑了。

等到它徹底失去蹤影時,小火凰原本緊繃著的神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笑意。

“哈哈……這隻傻鳥,居然被我給忽悠走了,這些‘仙玄紅果’都是我的咯!”

小火凰開心至極,翅膀一掃。

嘩啦啦!

頓時,有大片的‘仙玄紅果’被它收入囊中。

雖然這些果子對它來說,作用不是很大,但卻可以拿去賣錢!

隻要賣了錢,那就可以買自己想要的寶物了!

“咦……禿毛鸚說過,這些九轉仙玄樹,也都是好寶貝,不能浪費,挖回去,交給主人處置!”

小火凰一想到這裡,目光頓時變得火熱至極。

乾活!

乾活乾活!

小火凰渾身一震,頓時有一根根火羽飛出,落下時,變成一把把鋤頭。

“隻要鋤頭揮得好,冇有牆角挖不倒!”

“隻要鋤頭揮得好,冇有哪棵樹挖不倒!”

小火凰嘴裡,不停唸叨著這兩句至理名言。

這是跟誰學的呢?

當然是跟那頭傻裡傻氣的禿毛鸚了!

“哎……好累,禿毛鸚那傢夥,不愧是專業偷挖仙藥三千年,乾起這種事,纔是得心應手啊!”

小火凰前前後後才挖了七八棵‘九轉仙玄樹’,便是一陣氣喘籲籲。

那額頭上,更是有鬥珠般的汗水不停的滑落。

“不行,我得找技巧,禿毛鸚好像說過,挖仙藥這種活,在於技,而不在於力!”

小火凰眼珠子溜溜一轉,腦海內,不停回憶起之前跟禿毛鸚混江湖時,對方是如何挖盜仙藥。

那動作,簡直就如行雲流水,一氣嗬成。

“手要快!眼要準!鋤頭揮落要狠!”

小火凰聲音喃喃,似乎把握到了什麼,一鏟子下去,準保就有一棵‘九轉仙玄樹’被它給挖起來了。

可它並不知道,這會兒,在那本源道氣的漩渦之中,正有兩隻圓溜溜的眼珠子,正在盯著它看。

“嘿嘿……這頭傻鳥,還真已經學到我的幾分精髓了!”

一聲壞笑,輕輕傳出時,立刻被道氣漩渦所吞噬。

轟隆隆聲傳出。

本源道氣凝聚而成的漩渦,不停的呼嘯轉動,為這片仙藥之田提供了充沛浩瀚的能量。

禿毛鸚它們不知道的是。

這些道氣,流入仙藥之田後,並不是全部被‘九轉仙玄樹’吸收了去,還有一部分,繼續向著仙藥之田深處流去。

整個藥田的底部,好似有一座黑暗之淵,不停的散發出某種邪惡森然的力量。

砰砰砰!

本源道氣,流淌而來,不停的消磨這些邪惡之力。

可隨著藥田內九轉仙樹數量的減少。

藥田所吞噬的本源道氣,正在瘋狂減少。

而黑暗之淵中。

所飄散出來的邪惡之霧,越來越多。

到最後,化作一個個黑霧之團,向著仙藥之田腐蝕而去。

一場恐怖未知的殺機,正悄然來臨。

……

天帝拍賣會。

九大刀墓無數天才強者彙聚一堂。

天穹之中,九大至尊天台,環繞而立,爆發出驚天動地的氣勢。

砰!

第五至尊台,猛地凝聚出一輪金色巨陽。

神光璀璨。

點燃八千裡大地。

轟隆隆聲傳出。

這輪巨陽,出現時,釋放出無儘殺機,向著第九至尊天台轟去。

“嗯?有點意思,上次差點死在我手裡,這次居然還敢在我麵前囂張!”

蘇辰眉毛一挑,絲毫不在意,揮手間,靈氣之山,巍峨無雙,轟然落下。

隻是,不論是金色巨陽,還是靈氣天山,都冇能碰撞到一起。

因為在這九大至尊天台中,各自都存在著一道無形的天地屏障。

輕而易舉間。

攔住了金色巨陽與靈氣天山的攻擊。

“哼……”

一道冷哼聲,傳出時,第五至尊天台上麵,虛空炸開,出現一片金色海洋。

有個氣勢非凡的男子,腳踏聖海,踏空而來。

這男子,一身無敵金光,猶如神皇降世,浩浩蕩蕩,威震八方。

“什麼?這是當朝太子‘秦龍宇’!”

天台下方,有人認出了第五至尊天台的主人。

轟!

此言一出,四週一片嘩然。

眾人都冇想到,傳說中的大秦太子居然會出現在此。

“這……怎麼可能?”

最驚訝的,自然就是金麵佛等人。

之前,他們在刀墓中,自然收到訊息,據說秦龍宇被蘇辰強勢鎮壓,差點身死。

要不是最後時刻,大秦天帝出手相助,秦龍宇早就化為黃泉枯骨,可現在,對方竟然成了第五至尊天台的主人。

這如何不讓他們感到驚恐!

不隻是金麵佛等人,楚香香他們,也都一個個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這個秦龍宇?不是敗在你手裡,一早就被剔出刀墓了嗎?”

楚香香倒吸一口冷氣,道。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當初,敗在我手裡的秦龍宇,應該隻是一道分身纔對!”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銳利的鋒芒。

眼前,這一位大秦太子,其氣息,要遠比當初在刀墓中跟自己交手的,要強大得多。

“分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