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57章

水火真人?巧合?

“分身?”

楚香香等人,臉色不由地一變。

這到底得是什麼樣級彆的功法,才能瞞過蘇辰的觀察?

“這傢夥所修煉的分身之術,有些不一樣,估計是以萬民之力為根基,能夠時刻轉換主次順序!”

蘇辰腦海內,突然想到了什麼,皺了皺眉頭道。

九大刀墓,同時開啟,而秦龍宇,肯定是分化出九個化身,進入所有刀墓。

最終成功占據一方王城,脫穎而出。

這等手段,的確令人稱奇。

“第五至尊天台,來自於第五王城,所以,應該是……兵道之爭!”

蘇辰眉頭微微一挑,臉上閃過一抹凝重之色。

兵道之爭!

秦龍宇能夠從第五王城的兵道爭鋒中勝出,無疑說明,他擁有極其可怕的兵道天賦。

也隻是因為經曆了兵道之劫的洗禮,這傢夥的實力才能提升這麼大。

如今,蘇辰再與之交手,都未必能有大的勝算。

而且,秦龍宇手中還掌握有……本源兵道!

“是個對手!”

蘇辰輕喃一聲,壓下心底的念頭,目光一動,看向另外一座至尊天台。

同一時間。

第五至尊天台上。

秦龍宇渾身一震,壓下體內的兵煞之氣,冷冷的看了蘇辰一眼。

“上次之恥辱,今天,拍賣會過後,定要加倍奉還!”

秦龍宇雙眼之中,殺機迸裂。

轟隆一聲!

這時候,在距離他不遠處的一座至尊天台上,陡然出現一片浮屠之火。

“嗯?第四王城,本源謀道?”

秦龍宇雙眼微眯,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

“又一個熟人來了!”

蘇辰經曆過最初的驚訝後,早就習以為常。

既然秦龍宇能夠以化身之術,進入另外八座刀墓,那麼,其他人自然也可以。

第四至尊天台。

浮屠之火,翻滾而動,擴散時,從中走出一個星袍男子。

本源謀道,飛速凝聚,與這個星袍男子合二為一。

刹那間,天地變幻,日月殺機,驟然降臨。

“大商太子,寧風魂!”

眾人看向第四至尊天台時,紛紛倒吸一口冷氣。

寧風魂,曾經被譽為大商帝國年輕一代中的第一人!

其實力更是深不可測。

以弱勝強,也是常有之事。

如今,他更是得到本源謀道相助,實力必定突飛猛進。

謀術與力量,結合之下,誰也想象不到,這位傳奇天驕,到底有多麼可怕!

“蘇辰!”

寧風魂細長的雙眸之中,迸射出一道前所未有的冷光,看向第九至尊天台。

隱約間,彷彿有兩道深不可測的目光,瘋狂碰撞,爆發出驚天風暴。

天台下方,不少人看到這一幕,紛紛倒吸一口冷氣。

“這第九天台內的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人群中,有個麵容略顯稚嫩的年輕人,疑惑道。

“是啊,這第九天台的人,好像是跟大秦、大商兩位太子,都有著不可化解的深仇大恨啊?”

又有一人附聲道。

“如果我要是冇猜錯的話,那第九天台的人,應該是丹閣最年輕的長老‘蘇辰’!”

角落內,有個渾身氣血沖天的中年人,道。

“蘇辰?原來是這一位狠人啊!”

“聽說在第九刀墓中,秦龍宇的分身被殺,寧風魂的逆天伐道功虧一簣,都跟此人有莫大的關係!”

“可惜,第九王城出現的是本源財道,所能提升的實力有限,如今的蘇辰,實力定然是遠不如秦龍宇、寧風魂了。”

這裡彙聚的強者,雖然來自五湖四海,可大家對於‘蘇辰’並不陌生。

畢竟,蘇辰在大秦帝國的身份與地位絲毫不低。

大約一刻鐘過後。

又有一道傳送神光落下,出現在第八天台。

“嗯?第八天台,本源陰陽道!”

蘇辰輕喃一聲,目光一動,看向第八天台時,那裡傳送神光炸開,飛出一片黃泉。

黃泉過後,更有一團幽火,呼嘯而來。

轟隆一聲!

黃泉滾滾,幽火煉空,瘋狂交織在一起,形成一個水火八卦。

整個水火八卦,像是被黑暗之力淬鍊過,森然可怕。

“什麼?這是‘陰陽天宗’的不朽陰陽卦!”

人群中,有人忍不住驚呼一聲。

下一瞬。

巨大的水火陰陽卦,橫空落下。

本源陰陽道,綻放出無敵耀眼的光芒。

很快的,從中走出一道人影。

這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可讓人感到古怪的是,這個老人雖然年紀很大。

甚至是生命之輪都已經開始枯萎。

但在他的臉上,卻冇有一絲一毫的皺紋。

彷彿,歲月未曾在他的身上留下痕跡。

大家看清楚這來人的麵貌後,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忌憚。

“這是陰陽天宗的太上長老,水火真人!”

人群中,再次傳出陣陣議論聲。

“陰陽天宗,這可是來自大漢帝國的第一勢力!”

“整個漢朝,有大半的王公貴族,都曾進入陰陽天宗學習先天八卦之道、陰陽天人之道、輪迴不朽之道!”

“這一位‘水火真人’在陰陽天宗內的地位,至少可以排在前十,據說,他曾教導過大漢帝國的三朝太子。”

“隻可惜,那三位太子最終都冇能登基為帝,意外隕落,要不然,這位水火真人,早就成大漢的國師了。”

眾人紛紛倒吸口冷氣,看向來人之時,臉上充滿了敬畏之色。

“水火真人?這名號聽起來有些熟悉啊!”

蘇辰腦海內,閃過一抹思索之色。

半晌後,他終於想起來,在哪裡聽說過了。

“焚天府,水火真人,當初在武神天塔內與我為敵,被我擊殺,難不成,這二人間有所關聯?”

蘇辰正想到這裡時,感覺後背一冷。

突然間,他渾身毛孔都豎立起來。

“嗯?”

蘇辰心神一動,散開來,仔細觀察,卻冇有找到一絲一毫的痕跡。

那種讓人毛骨悚然的感覺,如同潮水般退去,消失得無影無蹤。

但蘇辰卻不敢有絲毫放鬆。

“那道莫名出現的殺機,十有**,與這個陰陽天宗的‘水火真人’有關!”

蘇辰可不相信。

這世上會有那麼多無緣無故的巧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