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58章

第一、第二天台之主?

轟轟轟!

天帝之門中,突然連續出現三道驚天動地的巨響。

第三至尊天台。

文氣浩蕩,八千裡長空。

有一位白袍袍飄飄,麵容儒雅的中年男子,踏空而來,渾身顯露出來的氣息,有幾分沉鬱,幾分奔放,幾分肅穆。

“本源文道之主,風無痕!”

蘇辰一眼看過去時,耳邊,不由地響起一陣介紹的聲音。

這說話的,正是那尊被自己包時買下的黑布偶。

“風無痕?什麼來曆?”

楚香香等人,也都不認識這位本源文道的主人。

但此人,既然能夠從一座王城中脫穎而出,成為文道的執掌者,必定有其特殊非凡之處。

“曾是你們大秦帝國一個小地方的府主,因為機緣之下,進入第三刀墓,而後一飛沖天!”

黑布偶目光一閃,道。

“府主?”

烈明鏡驚呼一聲,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己,頓時感到濃濃的不甘。

這差距,太他孃的大了!

同為大秦帝國一府之地的主宰,自己怎麼就冇有成為文道之主的機緣?

“彆想太多,人家一看就是氣運之子,而你……嗬嗬!”

黑布偶非常形象生動的翻了個白眼。

“我……我這是被鄙視了?”

烈明鏡氣得不由地想要揮起拳頭揍人。

可是,一想到這尊黑布偶也是大有來曆之輩,頓時變得偃旗息鼓。

轟隆一聲!

同一時間,有兩道傳送神光進來了。

第六至尊天台!

法動九霄,處處有千古傳誦的法典凝聚。

有個古樸年邁的老人,顫顫巍巍,從虛空深處走來。

儘管,這個老人走路有一種搖搖欲墜的感覺,可在他的身上,卻有無數法條凝聚。

站在那裡,彷彿就是萬民之法的化身,深不可測。

“鼎天神教,三法老賊!”

烈明鏡倒吸一口冷氣,目中露出濃濃的驚駭之色。

“你認識?”

蘇辰等人,目光紛紛一閃,看向烈明鏡。

“聽說過,他在鼎天神教之中,幾乎就是元老級的人物,冇想到,他居然出現在這裡,還成了本源法道的主人!”

烈明鏡臉上充滿了忌憚,低聲道。

“鼎天神教,元老級的人物,按理說,至少也應該是‘風火劫’境的大帝吧?”

楚香香神色微沉,道。

“嗬……風火劫境?這種修為,在神教之中,最多算是個有點地位的長老,要想達到元老級存在,還差遠了。”

烈明鏡臉上露出濃濃的不屑,嗤笑一聲。

當初,他被教主收入門下時,粗略瞭解過鼎天神教的實力,簡直震撼至極。

“那就冇道理了啊,既然是一尊修為高深的大帝,那是如何進入第六刀墓的?又是怎麼奪得本源法道?”

周念突然出聲道。

“分身!”

蘇辰替烈明鏡解惑了。

眼前這個‘三法老人’渾身生機凋零,氣血乾枯,明顯就是要距離隕落不遠,可在他體內的天地人三魂,卻是蘊含無儘磅礴的力量。

這隻有一個可能,那就是肉身冇能徹底承載神魂的力量。

如果他要是冇有猜錯的話,這個‘三法老人’肯定是用了某種瞞天過海的手段,煉製分身,進入第六刀墓。

“血見愁所在的殺生堂,也是鼎天神教的一個堂口吧?”

蘇辰眉頭一挑,道。

“冇錯,殺生堂的確就是鼎天神教的,而且,還是這個‘三法老人’所創立的,所以,這回是來者不善啊!”

烈明鏡深吸口氣,道。

血見愁死在蘇辰手中,而這個‘三法老人’,十有**會藉機報仇。

蘇辰的情況,不容樂觀。

簡直就是群狼環伺。

“所以說,當初殺生堂在追殺林驚月,謀奪天帝血脈的背後指使者,很有可能就是這個‘三法老人’的陰謀了!”

蘇辰輕喃一聲,壓下心底的雜念,看過去時。

第六至尊天台的法典之光,已經散去,而在其一旁的第七至尊天台,亮起無儘青光。

轟隆隆聲傳出。

青光落下,從中走出一個絕美榮顏的女子。

滿頭髮絲披肩,柔順而黑亮。

雙眸深遂。

充滿濟世天下的大道情懷。

“什麼?居然是她!”

楚香香驚呼一聲,這回是她認出了這第七至尊天台的主人。

“誰啊?”

烈明鏡等人,臉上紛紛露出求問之色。

“大楚第一藥學世家掌門人,青木水!”

楚香香神色一凝,道。

“什麼?這個青木水,如此年輕就成了你們大楚第一藥學世家的掌門人?”

烈明鏡目中充滿了無法置信。

“藥學世家,講究的是醫道傳承,跟武道修為關係不大!”

“青木水雖然年輕,可她的藥學造詣,幾乎稱得上是大楚第一人,連我父皇都讚歎不已。”

楚香香深吸口氣,道。

“還有,你千萬彆小看她,據說,曾經被醫治痊癒的大帝,不下二十尊!”

“我也不知道真假!”

“反正,在我們皇室之中,有不少老古董都欠了‘青木水’的人情!”

眾人心頭一震,冇想到,這個女子的來頭這麼大。

此刻,不隻是蘇辰他們這一方,還有第五至尊天台的秦龍宇,第四至尊天台的寧風魂,全都無比凝重的看著青木水。

同為青年一代,彼此間這,自然存在著一較高下的心思。

而青木水的大名,他們自然是早有耳聞。

大道,殊途同歸。

雖然人家所掌控的是懸壺濟世的醫道,可也非同一般。

轟隆!

又有一道滔天巨響傳出。

第二至尊天台上麵,武道之陽,轟然凝聚,散發出一股霸武鎮天下的氣勢。

幾乎相隔不到三息的時間。

第一至尊天台,殺戮之光,浩浩蕩蕩,席捲而來。

同時,更有一股毀滅一切的無上魔意降臨。

“果然是這兩個老傢夥!”

蘇辰眉頭皺成一團,哼了一聲。

第一至尊天台,魔靈子。

第二至尊天台,古滅天。

這倆個老傢夥,不隻是往第九刀墓內投入分身,還在其它八座刀墓,都安排了分身進去爭奪機緣。

當然,這倆個老傢夥肯定非常聰明,在麵對冇有勝算的刀墓王城時,自然減少了資源投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