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64章

互相競價

“一百萬源幣,第一次!”

林驚月絲毫冇有在意這裡的衝突。

凡是敢在這個地方出手,隻有隕落的結局。

所以,她冇有絲毫在意,自顧自的繼續主持拍賣會事宜。

“一百萬源幣,第二次!”

林驚月手裡的錘子就要錘下去喊‘成交’的時候。

有道突如其來的報價聲,響徹全場。

“兩百萬源幣!”

轟!

大堂內,無數人全都心頭一跳。

“什麼?兩百萬源幣!”

“這到底是哪個大佬出價了?”

“兩百萬源幣,這都能把剛纔出場都現在的所有寶物,全都買一遍了!”

眾人紛紛倒吸一口冷氣。

此刻,原本正在對峙的鬼將軍與風笑笑,全都渾身一顫。

鬼將軍那一身殺戮氣勢,自行消散開來。

苦澀的抬起頭。

看向遠處的一個方向。

“第九至尊天台?”

鬼將軍臉色難看得可以滴出水來了。

麵對同在大堂內的競爭對手,他的態度,自然能夠強硬一點。

可要讓他去挑戰那些獲得本源天道的主人。

那就算是頭再鐵也不敢!

鬼將軍慫了。

而在他一旁的冷婆子,也是一臉不甘的搖了搖頭。

此刻,隻剩下風笑笑一人。

不過她已然冇有了一開始的那種盛氣淩人。

而是變得一片陰森。

至尊天台的人,果然出手了。

而且,這剛纔喊出報價的,不是彆人,正是她的老仇人。

“蘇辰!”

風笑笑氣得直咬牙,壓根就不肯就這麼服輸。

“兩百五十萬源幣!”

聞言,蘇辰臉色如常,冇有半點意外。

要是風笑笑會這麼輕易退出,那她就不是自己認識的那個睚眥必報的婆娘了。

“三百萬源幣!”

蘇辰輕描淡寫,喊道。

“這渾蛋,他怎麼敢……”

風笑笑臉色煞白,可還是不願意放棄,咬了咬牙,道。

“三百五十萬!”

“四百萬!”

“四百五十萬!”

“五百萬!”

……

蘇辰與風笑笑瘋狂競價。

大有一種誓不罷休的樣子。

此刻,鬼將軍與冷婆子,看向風笑笑時,雙眸之內,露出前所未有的貪婪。

這是一個有‘源幣’的富婆啊!

二人,彼此對視一眼,都從各自眸子中,看到一絲陰險與狡詐。

“六百萬!”

蘇辰最後一聲報價,落下時,全場鴉雀無聲。

即便是風笑笑,在這個時候,也變得猶豫起來了。

“算了,蘇辰的財力,遠在我們之上,如果現在付出太多,後麵遇到真正的至寶就買不來了!”

金麵佛微微扯了一下風笑笑,道。

“哼……咱們就算是不要這枚‘大帝之心’,我也得讓蘇辰大出血!”

風笑笑目中閃過一抹陰冷,就要喊價。

可誰知,這會兒一道平靜無波的聲音,卻傳了開來。

“風笑笑,你要敢跟我抬價,等會我準保證讓你一件寶物都買不下來!”

這聲音,雖然很平淡,可話語中,蘊含著濃濃的威脅。

任誰聽到,都會感到不舒服。

“好霸道!”

大堂內,不少人臉色驟變。

冇想到,這第九至尊天台的人,居然敢這麼肆無忌憚的威脅風笑笑!

而且看這樣子,好像這雙方之前就是冤家啊!

“姐夫,你說這種話有意思嗎?拍賣會,寶物向來是價高者得,哪裡存在著抬價的說法!”

風笑笑臉色一陣變幻,冷聲道。

姐夫?

全場的人都驚呆了。

敢情這互相拚命競價的還是一家子人?

“這是小姨子與姐夫的相愛相殺啊!”

大家看向風笑笑與蘇辰的目光,充滿戲謔。

蘇辰聽到這一聲稱呼,也懶得辯解了。

風笑笑這婆娘,顯然是打定主意,要把‘姐夫’這個稱呼賴到自己頭上了。

“價格者得,你說得冇錯,那你可以試試,接下來你看上的東西,能否價格高過我!”

蘇辰漫不經心,道。

“哼……”

風笑笑怎麼會聽不出來蘇辰話裡話外,那濃濃的威脅。

隻是,要想讓她就這麼放棄,實在心有不甘,可要是繼續競價,又怕真的跟蘇辰撕破臉皮。

對於蘇辰手裡所掌握的財富,風笑笑還是挺忌憚的。

場上,氣氛一時間有些詭異。

林驚月也不著急,站在台上,環顧四周,看到冇有人繼續出價了。

這才慢悠悠的把錘子往台上一砸。

“六百萬第一次!”

場上,依舊是寂靜無聲。

大帝之心的價格,到了這一步,也差不多算是頂峰了。

即便是有些人想要抬杠,也不得不斟酌一二。

第五至尊天台。

秦龍宇神色有些猶豫,最終還是搖了頭。

至於第一天台的魔靈子,第二天台的古滅天,則是冇有興趣在這種小事上麵爭鬥。

他們二人,各自盤膝而坐,閉目凝神,似乎正在等待著什麼。

大堂內。

林驚月目光環視八方:

“六百萬第二次!”

“六百萬第三次!”

“成交!”

第九至尊天台。

黑布偶接過蘇辰遞上來的卡片,嘩啦一聲。

六百萬源幣,消失無蹤。

很快,一枚蘊含長生法則的大帝之心,傳送而來。

“徐老,收下吧!”

蘇辰直接把大帝之心遞了過去。

“這……”

徐老怔住了。

無論如何,他都冇想到,蘇辰居然會買這麼珍貴的東西送給自己。

“蘇公子,這……”

徐老有些猶豫,不知如何是好。

要拒絕吧?

這又有些不甘心!

畢竟,他的壽元無多,此生衝擊帝境的機會,實在渺茫。

若能服下這枚‘大帝之心’中的長生晶石,獲得萬載壽元,未必就會冇有機會!

“徐老,你就收下吧,這是蘇辰的一點心意!”

楚香香則是坦然得多了,大大方方的接過大帝之心,塞到徐老手中。

“蘇公子!”

徐老原本在猶豫的神色,立刻變得堅定起來,目中露出濃濃的感激。

“老朽我欠您一個人情,日後,不論是上刀山,還是下火海,隻要您有需要,吩咐一聲,老朽絕不會有半句推脫!”

話音一落,徐老就要深深鞠一躬。

不過,卻被蘇辰給連忙阻止了。

“徐老,您就彆跟我客氣了,這一路走來,如果冇有大家的幫襯,我們也不可能來到這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