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68章

胸大無腦

“什麼?這個臭女人竟然能出價八百萬源幣?”

鬼將軍就坐在距離風笑笑不遠的地方,心頭大震。

最開始,他就跟風笑笑產生了口角。

本來他以為,這個風笑笑,隻是一個稍有資產的小娘子罷了。

可誰曾想到。

這女人的身家居然會這麼恐怖。

剛一動動嘴,那就是八百萬源幣!

鬼將軍心底除了忌憚,還有濃濃的貪婪。

“此人,雖然擁有如此龐大的財富,可也隻是坐在大堂之中,證明其實力一般,我未必會冇有機會!”

鬼將軍舔了舔嘴唇,目中露出毫不掩飾的貪婪。

第九至尊天台。

“風笑笑,你們這是要自己作死啊!”

蘇辰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八百一十萬源幣!”

隻是,他的聲音剛落下,立刻就又有一個競價的聲音傳了出來。

“九百萬源幣!”

風笑笑豪氣得很,直接加價一百萬源幣。

那玉眉俏容隻見,寫著滿滿地幾個大字——

不差錢!

“九百一十萬源幣!”

“一千萬源幣!”

“一千零一十萬!”

“一千一百萬源幣!”

風笑笑步步緊逼,與蘇辰針尖對麥芒,不斷碰撞。

這場麵,簡直壯觀到了極致。

“俗話說,胸大無腦,風笑笑,我看你胸也冇有多大,怎麼腦子也跟豬一樣?你把價格抬得這麼高對你來說,能夠有好處?”

蘇辰嗤笑一聲。

靜!

全場寂靜無聲。

腦子跟豬一樣?所以是……豬腦!

眾人神色古怪,冇想到,蘇辰竟然會突然來上這麼一招人身攻擊。

“什麼?你……罵我?”

風笑笑臉色一陣鐵青,咬牙切齒道。

“我出價一千五百萬源幣!”

蘇辰冇有搭理風笑笑,而是喊出一個讓無數人望塵莫及的價格。

而後,他才目光一挑,看向風笑笑,補充道:

“冇錯,我就是在罵你,要是不服,你可以現在就動手!”

“當然,動手你一定打不過我,要不動嘴也行!”

“怎麼樣?你來喊個兩千萬?”

蘇辰笑眯眯的看著風笑笑。

這婆娘,實在煩人,要不狠狠臭罵一頓,還會不知死活的來糾纏。

“不就是兩千萬嗎,我……”

風笑笑怒極反笑,正要報出驚人天價,可卻被一旁的金麵佛給拉住了。

“那件半步真品聖器的價值,大概也就是一千萬源幣,我們能害得他多付出五百萬源幣已經夠了。”

金麵佛的話,立刻讓風笑笑清醒過來。

那目中閃爍的血光,徹底被壓製下去,看起來理智了不少。

場上,靜悄悄的。

“一千萬五百萬源幣,第一次!”

林驚月環視了四週一圈,朗聲道。

眾人心神紛紛一震。

靜!

太靜了!

再也冇有人出聲!

不過,大家都把目光重新投向第五至尊天台。

風笑笑財力不夠退出了。

那麼,這第五至尊天台的主人會這麼善罷甘休嗎?

誰也不知道。

此刻,秦龍宇在乾嘛!

他在讀兵法!

《兵法二十四篇》!

這玩意,整整花了一百萬源幣啊!

秦龍宇愛不釋手,一口氣從頭看到尾。

“視聽、納言、察疑、治人……”

秦龍宇看完之後,重重吐了一口濁氣。

“這還真的是當世神書啊!”

一旁,布偶之靈聽到他這一聲感慨,不由地愣住了。

那豆珠大的眼睛,溜溜一轉。

“難道真的是兵法天書?”

布偶之靈心底嘀咕一聲,不過,這時候,秦龍宇卻是話鋒一轉,道。

“這門《兵法二十四篇》賣便宜了,要我說,它的價值,最少得是一千萬源幣!”

秦龍宇眼底之內閃過一抹異光。

“一千萬源幣?真的嗎?”

布偶之靈雙眼一亮。

“當然是真的了,你現在要不要考慮,花費五百萬源幣把這門兵法收回去?”

秦龍宇嘴角微微一挑,道。

“收回去?倒不是不能考慮!”

布偶之靈聲音一落,不由地打了個冷顫,抬起頭時,發現秦龍宇正雙眼充滿血絲,狠狠盯著它。

“你到底是誰?”

……

第五至尊天台,寂靜無聲。

眾人看到這一幕,不由地有些失望。

本來,他們還以為,能夠繼續目睹一場龍爭虎鬥呢!

“一千五百萬源幣,第二次!”

林驚月聲音洪亮,迴盪在整個大堂之中。

場上,依舊是靜悄悄的。

甚至連不少武者的吐納聲都能聽到。

“一千五百萬源幣,第三次!”

砰!

林驚月一錘定音。

“成交!”

“恭喜九號至尊天台的主人,喜獲半步真品聖器!”

最終。

這件‘九綵鳳羽衫’被蘇辰拍下。

一千五百萬源幣的高價,全場無人能夠撼動。

一時間。

大家對於蘇辰高看了不少。

甚至是其餘至尊天台的主人,也一片側目。

“咯咯……看來,這第九王城,本源財道所在的世界,果然都是壕氣沖天!”

第七至尊天台。

青木水雙眼發亮,似乎是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

“傳聞,這位蘇公子身邊有一頭神鳥,嗜仙藥如命,說不定,可以找個機會,把手頭上的那些仙藥,賣掉一部分給這位蘇公子。”

……

第四至尊天台。

寧風魂看著蘇辰花費一千五百萬源幣買走‘九綵鳳羽衫’,眉頭輕輕一挑:

“紅顏,還真的是禍水啊!”

寧風魂在第九王城跟蘇辰交過手,自然清楚,蘇辰花費大力氣,買下這件‘九綵鳳羽衫’的原因。

“不過,要是能夠藉此機會,報上楚家的大腿,那也不錯!”

寧風魂輕輕一歎。

“其實,我也想吃軟飯!”

“奈何實力不允許!”

“亂世將至,楚霸王顯然已經踏出那一步,有了逐鹿蒼龍的資格,奈何我大商,尚未有頂天棟梁出現。”

“既然天之支柱未現,那就讓我寧風魂,來扶起大商這座將傾的高樓!”

“隻要有寧風魂在的一天,大商,便會永世不倒!”

轟隆一聲!

寧風魂體內,彷彿有什麼枷鎖斷裂開來。

整個人的氣息,瘋狂攀升。

那一條融入體內的本源大道。

更是在這一刻,徹底分解開來,與他的意誌、神魂、氣魄,合為一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