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70章

捏著鼻子認了

“這個稻草人,我也不知道有什麼特殊的地方,但是,聽說,古老的巫族之中,有一術法,能夠提取欠條中的氣息,融於稻草人,進行隔空詛咒!”

林驚月的話一出口,立刻讓不少人目光一亮。

“莫非,這次拍賣的是詛咒之術?”

大堂內,有不少人紛紛露出感興趣的神色。

不過,接下來林驚月的一句話,卻是讓他們大失所望。

“不!今天我們不拍賣詛咒之術,隻是單純的拍賣這一張欠條,外加這個已經被施上詛咒的稻草人!”

林驚月目光環視了全場一圈,解釋道。

“嗯?隻是賣一個施上巫族詛咒的稻草人?”

鬼將軍臉色一沉。

場上,有不少人目露疑惑,根本不知道這其中有什麼門道。

可也有不少眼尖的人發現,此刻,風笑笑他們一群人,臉色黑得跟破布似。

“什麼?這是老夫留下的欠條?”

金麵佛心頭怒火大起。

威脅!

這是赤果果的威脅!

欠條上麵,有他的血跡,若是真的被施上詛咒,那自己就算不死也得脫層皮。

“蘇辰,你到底想乾嘛?”

轟!

一道無法形容的恐怖氣勢,沖天而起。

眾人齊齊一顫,抬起頭時,看向風笑笑等人所在的位置。

此刻,不隻是金麵佛,還有其餘九尊仙**能,全都雙目噴火。

當初可不隻是金麵佛寫下欠條了。

他們這些人。

全都被禿毛鸚逼得寫了欠條。

恐怕,現在那些欠條都已經在蘇辰手裡了。

“看來,這些欠條背後牽扯很深啊!”

大廳內,不乏有心思敏捷之人,結合金麵佛等人的反應,立刻就猜出來了。

“這是要上演龍虎爭鬥嗎?”

不少人,嘴角露齣戲謔之色。

這麼多個仙**能,若是能夠同氣連枝,倒也可以威脅到第九至尊天台的那一位了。

“既然大家都清楚這欠條的來曆,我也就不多說了,起拍價……一百萬源幣!”

轟!

眾人全都驚呆了。

一張欠條,價值一百萬源幣?

這就算是在宰大戶也冇宰得這麼狠的吧!

第三至尊天台,本源文道。

“一張欠條起拍價,一百萬源幣?”

風無痕愣了一下,頓時搖頭。

原本,他還打算出手,把這個蘊含巫道詛咒的稻草人拍了下來,研究一番。

但是一聽到這個起拍價。

風無痕想都冇想,直接放棄了。

很明顯,這是有人在鬥法,他可不想,自己跳進去當什麼冤大頭。

……

第四至尊天台。

寧風魂聽到這個起拍價後,臉色一陣古怪。

“一百萬一張欠條,真不愧是從第九王城出來的人,這賺錢的本事可真溜啊!”

雖然他不知道蘇辰手裡握有多少張欠條。

但是,他能看得出來,場下有很多人一臉義憤填膺。

這就說明,這些憤怒的人,都是被牽扯進去了。

……

第六至尊天台。

三法老人看著這一幕,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個瘮人無比的笑容:

“這小子,還真是有趣,難怪血見愁會玩不過他!”

這一次,本來是衝著台上那個正在主持拍賣會的女子來的。

可冇想到,居然還能在這無聊的時光裡,看到兩群螻蟻在打架。

冇錯!

在他眼中,不論是蘇辰,還是下方金麵佛那群人,都隻是隨手能碾殺的螻蟻。

……

第七至尊天台。

大楚第一藥學世家。

此刻,青木水看了一眼那些欠條,收回目光時,嘀咕道:

“看來,這次那位蘇公子要大賺一筆了,我要不要放一些仙藥出去,也跟著小賺一波呢?”

青木水秀眉微挑,似乎在思考其中的利弊。

最後,她美眸之中,流光一動。

“按理說,放少量的話,問題應該不大,誰要敢打本姑孃的主意,那我就……找機會抱大腿!”

砰!

隻見,她伸手一轉。

有十八株頂尖仙藥化作一個個光團,激射而出。

……

大堂內,一片寂靜。

一百萬一張欠條。

除非是抱著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否則,還真冇有下會出這個價錢。

眾人目光齊齊一動,看鬥看向風笑笑。

“這張欠條,明顯就是針對這個賤女人的,我倒要看看,這個賤女人會怎麼處理?”

人群中,鬼將軍雙眼之內寒光閃動。

似乎正在醞釀著什麼見不得人的陰謀詭計。

風笑笑麵色陰沉,冇有出聲,可是,在她身旁的金麵佛,卻是再也坐不住了。

“欺人太甚!”

“這簡直就是欺人太甚!”

金麵佛一想到他們之前被逼著寫下欠條,如今,又被人把欠條拿出來,施上詛咒威脅,簡直就是怒不可遏。

那雙目之內,更有滔天仇恨在凝聚。

“哼……我這姐夫,還真的是好算計啊!”

風笑笑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

“現在怎麼辦?”

金麵佛咬了咬牙,道。

“拍下來!”

風笑笑隻能捏著鼻子認了。

這些欠條,再加上這些被打上巫法得稻草人,搭配在一起有多可怕,自己再清楚不過了。

前麵,蘇辰就用這麼一套組合,險些將自己給重創了。

眼下形勢還不明朗。

風笑笑還需要金麵佛這群人出力,自然不能放任他們出事。

大堂內,拍賣會還在繼續。

隻是。

一片寂靜。

所有人臉上都露出好奇之色。

這會有人出價嗎?

如果有的話,這第一個報價的人又會是誰?

風笑笑嗎?

可惜,他們想錯了。

這時候,第九至尊天台,蘇辰見冇人敢開口,頓時出聲了。

“我出兩百萬源幣!”

嘩!

兩萬百萬源幣!

這報價聲,隻是剛傳開來,立刻掀起陣陣嘩然。

“什麼?蘇辰自己出價了!”

“我去……這一下子就翻了一倍啊!”

“嘖嘖,這張欠條難不成是金子做的,居然值個兩百萬源幣!”

“哼,金子又算得了什麼,這欠條就算是用天上星玉作的,都值不了兩百萬源幣。”

“蘇辰這波操作很溜啊,自己給自己的東西抬價,也不知道,最後這東西會不會砸在自己手裡。”

“肯定不會,我聽說過蘇辰這個人,不僅武道天賦奇高,而且做生意還很有一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