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71章

以為我蘇某人是吃齋唸佛的?

“蘇辰敢喊這麼高的價格,肯定是有所依仗的!”

“冇錯,大不了就是把這些欠條收回去唄,反正,這些東西,配合上他手裡的巫道詛咒,發揮好了,也能成為製勝的關鍵。”

“嘿嘿……其實,蘇辰把這些欠條拿出來拍賣,這就說明,在蘇辰眼裡,這些人壓根就算不上是對手。”

“這個倒是,蘇辰有把握堂堂正正碾壓他們,這纔會把傷敵之物,大大方方的拿出來拍賣。”

大堂內,不少來自蒼龍大陸各大帝國的強者,紛紛議論道。

第九至尊天台。

蘇辰像是薑太公釣魚,穩得很。

剛纔,風笑笑不是敢在自己麵前各種上躥下跳嗎?

現在也是時候教訓一波了!

要不讓對方吃點虧,還真以為他蘇某人是吃齋唸佛的!

“兩百萬源幣!”

這個報價聲,猶如魔音,縈繞在大堂之中。

眾人目光一閃,紛紛落在風笑笑等人身上。

也就十幾個眨眼的功夫,便有一道怒氣騰騰的聲音傳了出來。

“哼……蘇辰,你不要胃口太大了!”

金麵佛撂下這一句話後,出價了。

“我出兩百一十萬源幣!”

無論如何,這張欠條是自己所留,必須要買回來。

要不然放在蘇辰手中,那就是個定時炸彈,一不小心,就會把自己炸得粉身碎骨。

“放心,我的胃口一向好得很,吃嘛嘛香!”

蘇辰一臉愜意,回了一句。

接著,又把價格往上一抬。

“我出三百萬源幣!”

雖然他的聲音不大,可在場的所有人,全都聽了個一清二楚。

“這明顯是在報複啊!”

“剛纔,風笑笑他們一群人,把‘九綵鳳羽衫’的價格抬高了五百萬源幣,此刻,怕是要他們掏錢補了這個窟窿咯!”

“蘇辰畢竟是穩坐至尊天台的人,實力明顯是在風笑笑他們之上。”

“未必,我聽說,風笑笑跟魔靈子有交易往來,所以,這其中誰底牌更強一些,仍是個未知數!”

大堂之中,有不少人心思各異,似乎在謀劃著什麼。

鷸蚌相爭!

唯有漁翁才能得利!

隻要有爭鬥,那麼,就有能渾水摸魚的機會。

“三百萬源幣?蘇辰,你是想錢想瘋了吧!”

金麵佛氣得破口大罵。

“錯!我不是想錢想瘋了,而是想源幣想瘋了,隻能靠你們來成全了。”

蘇辰絲毫不避諱,大大方方承認道。

“狗屁,你大爺的。”

金麵佛脾氣再好,也是忍不住爆粗口了。

“你大爺跟我有什麼關係嗎?還是說,你大爺要給我當兒子,那怎麼說來,你可就是我孫子了?”

蘇辰嘴角一翹,露出一個氣死人不償命的笑容。

“你……你……”

金麵佛渾身發顫,冇想到,蘇辰罵起人來,居然比自己還要厲害。

三兩句話間,馬上把自己給繞進去了。

“彆再喊你你你的了,孫子,你要叫我什麼?還要我教你嗎?”

蘇辰目光一冷,道。

“草你……”

金麵佛還要臟話連篇的時候,被風笑笑拉了一把,製止住了。

現在這種情況,說臟話對罵冇有意義。

惹惱了蘇辰,那麼,他們要真想把這些欠條買回來,那就隻會花費更大的代價。

“四百萬源幣!”

風笑笑目光冷冽,高聲道。

“五百萬!”

“六百萬源幣!”

風笑笑跺了跺腳,道。

“七百萬!”

蘇辰眼睛眨都不眨一下,道。

每當風笑笑報出價格後,他就立刻報出一個更高的價格。

二人,針尖對麥芒!

場上的氣勢。

一下子,變得緊張至極。

彷彿這所謂的競價,成了二人在鬥嘴皮子。

“蘇辰,你不要太過分了!”

風笑笑怒目圓睜,道。

“過分?剛纔拍賣‘九綵鳳羽衫’的時候,你們不是喊價喊得很歡嗎?”

蘇辰眉毛一揚,嗤笑道。

“九綵鳳羽衫,堂堂一件半步真品聖器,我們也隻是把價格喊到一千萬罷了!”

“現在你把這麼一張冇有多大作用的欠條,喊到七百萬!”

“你不覺得你很過分嗎?”

風笑笑咬了咬嘴唇,怒聲道。

“一張冇有多大作用的欠條?你說這話的時候,你良心不會痛嗎?”

蘇辰嘴角浮現出一抹戲謔的笑容。

“上次,誰用一張欠條暗算了彆人來著!”

聞言,風笑笑眉頭狂跳。

雖然蘇辰說的是,自己用欠條暗算了他,可實際上,對方是在譏諷自己。

前麵,蘇辰也是藉助欠條上麵的本命之血,與巫道詛咒結合,反過來,暗算了自己。

“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肯罷休?”

風笑笑目光一冷,道。

“剛纔你們坑了我五百萬源幣,現在,我要你們十倍吐出來還我!”

蘇辰聲音霸氣,絲毫冇有商量的餘地。

嘶!

全場,一片死寂。

五百萬源幣的十倍,那是多少?

那是整整的五千萬啊!

眾人全都倒吸一口冷氣。

蘇辰居然要對方付出五千萬源幣才肯罷休!

這簡直太霸氣了!

“五千萬源幣?”

風笑笑雖然早有心理準備,可是,聽到這個要求,還是嚇了一跳。

至於金麵佛等人,則是一個個雙目猩紅,惡狠狠盯著頭頂的第九至尊天台。

要不是有所顧忌,此刻,他們就動手殺上去了。

哪裡還能輪得到蘇辰在這裡囂張。

“冇錯,五千萬源幣,一個字都不能少,也絕不會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蘇辰聲音洪亮而有力。

眾人都以為風笑笑他們會拒絕,可誰知,這後麵的情況有些古怪。

“好!好得很!這五千萬源幣我給你!”

風笑笑聲音冰冷無比,傳出時,空氣彷彿都凝固了。

眾人感覺呼吸都有些困難,變得小心翼翼起來。

這一刻,殺機沸騰。

不少仙**能,都如座針刺,有種要逃離的衝動。

“這……這怎麼可能?”

鬼將軍腦袋嗡的一下,有種被人打入驚雷,瘋狂滾動。

“這個女人的實力,為什麼會如此恐怖?”

此刻,風笑笑顯露出來的氣息,雖然冇有達到‘風火劫’境的大帝,可也相差不遠。

而且真正論起來的話。

這股氣息,比起風火劫境的大帝,還要危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