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72章

真他娘有錢

轟!

風笑笑顯露出來的氣息,非常可怕。

大堂內的眾人,都是一片坐立不安的樣子。

但是,頭頂上那九大至尊天台的人,卻都是安然不動。

彷彿冇有受到絲毫影響。

“行啊,一張欠條五千萬源幣,數一數,你們好像放在我這裡,至少有幾十張欠條,除掉那些死去的,也有九張欠條差不多。”

“可惜了,我算術不好!”

“要不由你來給我算算,這九張欠條,單價一張五千萬源幣,總價是多少?”

蘇辰聲音淡淡,傳出時,全場一片死寂。

靜!

靜寂無聲!

眾人全都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蘇辰。

獅子大開口?

不!

這已經不是獅子大開口了,而是饕餮吞萬物!

可怕!

簡直太可怕了!

“嗬嗬……”

風笑笑本來挺生氣的,但聽到蘇辰的話後,卻是笑了起來。

這明顯就是怒極而笑。

“蘇辰,我們最多出價一個億源幣,買走所有的欠條,你敢再多要一個子,那這些欠條你就留著自己去玩!”

風笑笑想清楚了,與其在這裡跟蘇辰無謂的爭吵。

倒不如直接挑開了,把事情說清楚。

嘶!

一個億的源幣!

僅僅隻是幾張欠條,竟然值一個億的源幣!

瘋狂!

這簡直太瘋狂了!

而風笑笑這夥人的實力,也是震驚群雄。

“這第九王城出來的人,真他娘有錢!”

“一句話,便是一個億的源幣!”

“這群人,到底得有多少源幣,才能如此豪氣啊!”

“這回蘇辰是真的賺大發了!”

“我看這夥人一點都不簡單,這一個億的源幣,簡直就是燙手的山芋,一點都不好拿!”

“嗬……豈止是燙手山芋,我看就是隨時能讓殺人的刀子,風笑笑與蘇辰,遲早得有生死一戰!”

眾人紛紛低聲議論起來。

大堂之中。

林驚月臉色漲紅,目光激動。

一個億的源幣!

這麼大的交易數額,實在讓她感到吃驚。

其實,在冇有獲得刀帝血脈傳承之前,她也不過是普通人一個。

“一個億源幣,第一次!”

林驚月環視了四週一圈,朗聲道。

眾人心神一震,目光齊刷刷的看向第九至尊天台。

蘇辰還會繼續加價嗎?

或者是說,就這樣默認了風笑笑剛纔的解決方案。

“一個億源幣,第二次!”

林驚月聲音洪亮,迴盪在整個大廳之中。

四周,一片寂靜。

隻有她的聲音在飄蕩。

“一個億源幣,第三次!”

“成交!”

“咚!”

一錘落下。

關於他們留在蘇辰那裡的欠條,競價落幕。

一個億源幣的高價,真的是驚世駭俗。

這恐怕是天底下少有的‘冤大頭’了。

一張欠條,上麵雖然寫著百株仙藥,但如果是一百株品階最差的仙藥,也不過是幾十萬源幣。

而蘇辰手裡,所有欠條,加起來的總價值,肯定不超過五百萬。

可現在卻拍出一個億源幣的驚天之價。

場上,林驚月雖然隻是展示出一張欠條,但這筆交易,卻是以蘇辰付出所有欠條了結的。

全部欠條交了出去,進賬,一個億源幣!

蘇辰也是仔細考慮過的,這些欠條,雖然配合巫道詛咒,能夠重創敵人,可對他來說,即便是冇有使用詛咒,也依舊能擊敗對方。

既然擁有堂堂正正碾壓的實力,那為何還需要使用陰招呢?

倒不如,把這些欠條拿出來換成源幣。

源幣,這東西,可不隻是能夠在這裡拍賣所用,這也是帝境武者之間的交易貨幣。

轉輪三境的大能,所使用的是法則之丹,到了帝境,法則之丹,失去一切修煉效果,換成源幣。

源幣之中,蘊含一絲本源之力。

大帝吸收之後,能夠加快體內力量的凝聚。

第四至尊天台。

“真是好手段,簡簡單單幾張欠條就賺回來一個億的源幣,當初我怎麼冇想到,還可以這麼操作呢!”

寧風魂嘀咕一聲,臉上不由地露出一陣羨慕之色。

一個億的源幣,自己也能夠拿出來,可那是他在第四王城,拚死拚活,機關算儘,謀劃許久才賺來的財富。

可蘇辰隻是逼著對方寫了幾張欠條,然後拿來拍賣會上走一遭,結果就得到一個億的源幣。

這生意簡直太好做了!

當然,寧風魂心底也非常清楚。

蘇辰之所以能夠如此順利拿到一個億的源幣,不單單是那些欠條,最重要的是,他掌握了巫之一族的詛咒。

那群人,明顯是在花錢買平安。

第六至尊天台。

“嗬嗬……一個億的源幣,小傢夥,年紀不大,心思卻是不簡單!”

三法老人渾濁的雙眸之中,微微泛起一陣異光。

“可惜了!”

突然,他搖了搖頭。

誰也不知道,這一聲可惜是為何意!

此刻,他的雙眸之中,異光化作淩厲殺光,法滅九霄。

半空中,彷彿有一縷縷森寒的殺機在舞動。

隻是,至尊天台的力量,過於強大,把這一切都給掩蓋住了。

第七至尊天台。

“嘖嘖,一個億的源幣,這得讓我賣多少株頂尖仙藥才能湊到這個數啊?”

青木水托著下巴,有些犯愁。

前麵,她的仙藥都陸續上場拍賣了。

除了蘇辰出手的時候,有幾個人與他過不去,惡意抬價,所以那些頂尖的仙藥被拍出了高價之外。

其它仙藥,價格簡直低得可憐。

仙藥的價值雖大,可也得落在頂尖的丹道尊師手裡,才能化神奇為仙道造化。

第八至尊天台。

陰陽天宗,水火真人一如既往的低調。

此刻,他還在打量手裡的一枚火紅色石頭。

其目光閃爍。

似乎在考慮著什麼。

而在他的麵前,有一枚令牌浮空而立。

這枚令牌上麵。

刻著一個清晰的大字——

武!

同時,還有一股熾熱浩瀚的神陽之力傳出。

很明顯,這是上古武神‘古滅天’的令牌。

可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那就值得讓人玩味了。

“這小子,到底乾了什麼事情,值得古滅天如此大動乾戈,甚至不惜許下一枚‘帝血石’!”

水火真人嘀咕一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