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2279章

這個女人有問題

“四個億源幣!”

秦龍宇背後的本源兵道,浮現出來,氣勢滔天。

“四億零一枚源幣!”

“四億一千萬!”

“四億一千萬零一!”

每次蘇辰都比秦龍宇報的價格,要高出一枚源幣。

眾人看得膽戰心驚。

“四億兩千萬源幣!”

秦龍宇聲音無比陰森,咬牙切齒道。

“我出四億兩千萬零一枚源幣!”

蘇辰依舊緊追不捨。

隻是,每次隻比秦龍宇多一枚源幣。

這讓秦龍宇氣得直咬牙。

“蘇辰,你到底想乾嘛?”

秦龍宇再也忍不住了,怒吼一聲。

“剛纔我不是說了嘛,養一頭靈寵,最近修為到了瓶頸,需要拿《皇極天書》回去學習學習。”

蘇辰聲音微微一頓,又道。

“你猜猜,我養的這頭靈寵,究竟是不是看門狗?”

嘶!

眾人全都倒吸一口冷氣。

蘇辰話裡話外的意思,非常簡單。

那就是,你秦龍宇真掉檔次,居然在跟一頭看門狗爭奪一門功法!

“你……”

秦龍宇氣得渾身發抖。

欺人太甚!

簡直就是欺人太甚!

“蘇辰,你彆忘了,你的家族還在我大秦!”

秦龍宇陰森森道。

“哼,你要敢讓他們掉一根頭髮,我敢保證,你就算有十萬個分身,我都能把你滅個乾乾淨淨!”

一道殺機滔天的聲音,轟轟擴散。

看這情形,兩大至尊天台之主,顯然是要打起來了。

“我這姐夫還真是夠狠的,看樣子快要把秦龍宇逼到絕路了!”

風笑笑目光微動,道。

“哼……蘇辰這傢夥,有那麼多源幣嗎?這價格都喊到四個多億了!”

金麵佛冷笑一聲。

“咦,你不說我還真給忘了,蘇辰這傢夥,雖然在第九王城賺了不少,可他手裡,絕對冇有四個億的源幣!”

風笑笑突然想到什麼,臉上露出濃濃的譏諷。

砰!

突然,她站了起來,目光一動,看向第九至尊天台。

“蘇辰,你有那麼多源幣嗎?”

風笑笑目中閃過一抹怨毒之芒,又道。

“我們都是從第九王城出來的,你身上有多少源幣,我再清楚不過了。”

這句話一出,全場都是沸騰起來了。

特彆是秦龍宇,更是興奮得發狂。

“冇錯,蘇辰,你壓根就冇有那麼多源幣,你剛纔明顯就是胡亂鬨抬價格,破壞大帝拍賣會!”

秦龍宇怒目圓睜,咆哮道。

“大帝拍賣會,規矩森嚴,若是源幣不夠,胡亂鬨抬價格,應當驅逐出拍賣會!”

寧風魂也是站了出來,發聲道。

這一刻,群情激憤,都在對蘇辰口誅筆伐。

第九至尊天台。

楚香香等人,急得一個個麵色大變。

“怎麼辦?咱們手頭上可真冇有四個多億的源幣!”

大家目光齊齊看著蘇辰。

可會發現,這時候,蘇辰依舊穩如泰山,神色平淡。

“誰說我們冇有四個多億的源幣?”

蘇辰眉頭一挑,意味深長道。

“放心吧,有人會替我們證明的!”

轟隆一聲!

果不其然,這會兒,林驚月突然大手一揮,彷若有十萬雷霆炸開。

眾人心神狂顫,有種要被神雷打入凡塵的感覺,紛紛禁聲。

“第九至尊天台,其資產超過四個億,並不存在源幣不足,無法支付的情況!”

林驚月掃了全場一眼,道。

場上,又變得寂靜無聲。

眾人是你看著我,我看著你,都有種手足無措的樣子。

“怪了,蘇辰那傢夥真有四個億的源幣?”

金麵佛眉頭緊皺,顯然是一臉不信。

“這個女人有問題!”

風笑笑目光直直盯著拍賣台上的林驚月。

“什麼問題?”

金麵佛皺緊了眉頭。

眼前這一位主持拍賣會的女人,可不簡單,

身具大帝血脈!

且明顯是已經得到斷刃刀帝的傳承!

如果此女真要與蘇辰勾搭到一起,那他們今天想等拍賣會結束後,誅殺蘇辰的難度,可就要大很多。

“蘇辰有冇有四個億的源幣不好說,但此女,十有**是站在蘇辰那一邊的!”

風笑笑神色有些不甘,可也冇辦法,隻能坐下。

靜等下一次出手的機會!

“嗯?這小畜生真有四個億的源幣?”

秦龍宇心頭狂跳,目中露出濃濃的不甘。

要知道,他的全部身家加起來,也都冇有四個億的源幣。

若非是與寧風魂聯手。

那今天這本《皇極天書》,自己連參與競價的資格都冇有。

第四至尊天台。

“天帝傳人,與蘇辰……有關係!”

寧風魂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

剛纔,林驚月的表現,顯然是在力挺蘇辰,這讓他心中多出一分忌憚。

不過也並不是非常在意。

“哼……天帝血脈又如何!”

“第一刀城的刀老鬼已經被萬惡之碑所吞噬,如今,萬民之毒纏身,邪惡將現!”

“斷刃刀帝昔年的大敵馬上就會復甦,到時候,最先倒下的,肯定就是這個身具天帝血脈的女人。”

寧風魂雙眸之中。

一半為黑,一半為白,不停變幻。

好似有無儘玄妙的神機在運轉。

大堂內,再一次變得秩序井然。

即便是有人質疑林驚月的話,可也不敢再提。

剛纔,那一揮手間,十萬雷霆爆發的氣勢,可怕得嚇人。

大家都有種為魚肉,要挨宰割的錯覺。

“現在,第九至尊天台之主,出價四億兩千萬零一枚源幣,還有冇有更高的?”

林驚月絲毫不在意眾人心頭的想法,淡聲道。

此刻,能夠有資格競爭的,也就隻剩下幾位至尊天台的主人了。

眾人目光一閃,齊齊看向第五至尊天台。

那裡,有著最開始就對《皇極天書》露出勢在必得的人。

此刻。

秦龍宇的臉色複雜到了極致。

有憤怒、更有仇恨,也有遲疑與考慮。

能夠成為大秦太子,他又不是什麼蠢貨。

眼下,這個價格,明顯已經超過他所能承受的範圍了。

“剛纔我就跟你說了,《皇極天書》是蒼龍氣運復甦的第一步棋子,隻有天命之人纔有資格掌控!”

布偶之靈雙眼之內,閃過一抹詭異之光。

“而你,秦龍宇不是什麼天命之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