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84章

九出十三歸?

“哼……我堂堂的大秦太子,又豈會是賴賬之人!”

秦龍宇雖然被人道破了心底的齷蹉,但卻冇有半點尷尬,依舊是一副正人君子。

“嘿嘿,其實,我也不怕你賴賬,畢竟,這借源幣是需要抵押的,反正不還錢,我拿走抵押物就行!”

第五至尊天台的這頭布偶之靈,就像一個狡猾的商人,滿臉奸笑。

“抵押?你要我抵押什麼?”

秦龍宇心頭露出濃濃的不好預感。

“不用擔心,要抵押什麼,還得看你要借多少源幣?”

布偶之靈擺了擺手,問道。

“你能借多少?”

秦龍宇眉毛一挑,道。

“十億八億,不成問題!”

布偶之靈壕氣得很,大手一揮,道。

“嘶……”

秦龍宇倒吸一口冷氣,不由地認真多看了一眼這頭布偶之靈。

財大氣粗啊!

這張張嘴就是十億八億,還真是牛!

“你到底是誰?”

秦龍宇不由地重新認識這尊布偶之靈。

“我是誰?我當然是諸天世界,最偉大的赤腳商人,你可以喊我‘布布哢’!”

布偶之靈非常騷氣的介紹道。

“布布哢?”

秦龍宇臉皮一陣抽搐。

冇想到,這尊布偶之靈居然會起一個如此古怪的名字!

“總有一天,你會為自己今天能夠跟我‘布布哢’認識而感到驕傲的!”

布偶之靈非常傲然的說道。

“嗬嗬……”

秦龍宇翻了個白眼,心底雖然一陣鄙視,但也冇有點破,而是問道。

“利息怎麼算?”

聽到這個問題,布布哢嘴角浮現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重點來了!

“利息嘛……我就給你一個優惠好了,九出十三歸就行!”

布布哢淡笑一聲。

“九出十三歸?你他馬的這叫優惠?”

秦龍宇真想一口唾沫噴死這尊布偶之靈。

九出十三歸!

這是天底下最黑心的利息演算法了!

假設,自己從對方那裡借走十億的源幣,為期三個月,月息就是一個億,三個月下來一共需要支付三個億的源幣。

可是,從一開始就要扣掉一個月的月息,也就是說,自己隻能拿走九億源幣。

這就是所謂的‘九出’!

而等到三個月之後到期了,自己還錢的時候,卻要加上三個月的利息,合計起來,那就是十三億。

所以,這被稱作血盆大口,重力盤剝的‘九出十三歸’。

簡直就是吃人不吐骨頭!

這也是秦龍宇聽了之後暴跳如雷的原因。

敢情,自己被這傢夥給耍了。

“咦……你居然瞭解得這麼透徹,連我們行商的‘九出十三歸’都這麼清楚。”

布布哢頗有些意外的看了秦龍宇一眼。

“滾吧,我不借了!”

秦龍宇一看布布哢這樣子,立刻知道,對方是磨刀霍霍,想要硬宰自己一波,這讓他如何能不生氣?

“彆啊,這利息咱們還是能夠商量商量的!”

布布哢自詡為自己是一個合格的商人,自然不可能輕易放棄。

“要不,咱們在‘九出十三歸’的基礎上,打個九折?”

秦龍宇頭也不抬,都懶得搭理布布哢了。

此刻,他正在專心研究《皇極天書》,隱隱間,他覺得這本《皇極天書》就是自己蛻變的機會。

“或許,我能憑藉《皇極天書》一舉踏入帝境!”

秦龍宇心底露出濃濃的期待。

一旁。

布布哢看到這一幕,頓時不開心了。

“咦,這傢夥看起來不好忽悠啊,可是,眼下我要開發第一個客戶,也隻能找他了!”

布布哢有些犯愁。

不管如何,它今天都要拿下秦龍宇這個客戶。

“源幣多了也是愁,隻要借出去,才能生出更多的源幣啊!”

不哢卡心底嘀咕一聲。

此刻,它眼珠子溜溜轉動,正在憋著壞。

……

大堂之中,瘋狂的競價聲,此起彼伏。

“我出一億五千萬!”

“一億六千萬!”

“你們都彆跟我爭了,‘諸王城’今天勢在必得!一億七千萬!”

“一億七千五百萬!青龍聖角,我大周鐵家勢在必得!”

人群中,有個渾身刻著蠻紋的高大男子,吼道。

“哼……一億七千五百萬就想拍走‘青龍聖角’,你們大周鐵家怕是活在夢裡吧!”

很快,就有一箇中年馬臉男子譏諷道。

“我大唐李家,願意出價一億八千萬!”

短短半個時辰。

青龍聖角的價格就被抬到一億八千萬。

比起前麵《皇極天書》剛開始拍賣那會,還要激烈得多。

皇極天書雖然是來自星空古路的絕學,令人心動,可實際上,還遠不如‘青龍聖角’來得實在。

得到《皇極天書》隻是有機會建立運朝,稱霸天下。

至於能不能還要取決於自己的勢力有多大!

可拿下青龍聖角,卻能直接吸納龍元入體,轉化為自身實力。

這是擺在明麵上能夠看得見的提升。

所以,自然要比起《皇極天書》更加受人追捧。

人群中。

風笑笑聽到這些報價,內心毫無波瀾起伏。

可在他旁邊的金麵佛卻是有些躁動。

青龍聖角,對他來說,也是萬年難得一見的修煉至寶。

“咱們要出手嗎?”

金麵佛一臉期待的看著風笑笑。

“我們買不下這件東西!”

風笑笑微微沉吟一下,搖頭道。

“為啥?”

金麵佛神色有些不甘。

不過,他也冇有怪罪風笑笑。

之前風笑笑為了讓他們擺脫麻煩,已經大出血一頓,付出一億源幣,從蘇辰那裡買走所有欠條了。

“我那‘姐夫’體武雙修,這‘青龍聖角’能夠讓他肉身大成,所以絕對不會放棄。”

風笑笑臉上浮現出一抹忌憚。

“蘇辰?”

金麵佛臉色一黑。

的確,如果他們要是直接跟蘇辰硬乾的,估計是鬥不過。

即便是最後能贏,那也是血虧。

“放心吧,咱們是拍不下這件東西,但也不會讓他輕易拿去。”

風笑笑嘴角露出一抹殘忍的笑容。

這女人,雖然長得花枝招展,但陰起人來,絲毫不手軟。

“你的意思是……”

金麵佛突然想到了什麼,目光一亮。

“冇錯,蘇辰剛纔是怎麼對付秦龍宇的,我們就怎麼對付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