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86章

‘金元寶’的印記

“冇問題,五個億,對我來說,毛毛雨而已!”

布布哢笑眯眯的看著秦龍宇。

可話鋒突然一轉,道。

“但是,你得抵押上你的本源兵道!”

轟!

本源兵道!

這句話,猶如九霄雷霆,直接在秦龍宇腦海內滾滾轟鳴。

“什麼?你說啥?要我把本源兵道拿出來抵押?”

秦龍宇嚇得眼珠子都要跌出來了。

本源兵道,可以說是他身上最珍貴的一件東西,也是自身的實力根基。

要是拿出來抵押,那自己的修為豈不是要一落千丈?

“嘿嘿,你不用擔心,你的本源兵道還是你的,隻不過,我要在上麵畫個符,證明這條本源兵道抵押給我了!”

布布哢嘴角微微一挑,露出一抹笑容。

隻是,這笑容不管怎麼看,都有些邪氣。

“畫個符,你想乾嘛?”

秦龍宇滿臉警惕的看著布布哢,道。

“三個月內,若是你能把借的源幣還上,自然相安無事,可要是不能,那就彆怪我布布哢翻臉無情,收取你的本源兵道了!”

布布哢臉色突然一變,態度極其強硬。

“這……”

秦龍宇猶豫起來了。

說實話,對於自己能否在三個月內把這筆錢還上,他還真冇有什麼信心。

按照‘九出十三歸’的原則,自己這次借取五億源幣,隻能拿到四點五億。

三個月後,卻要還上六點五億。

即便是利息打了個五折。

自己也隻是能夠拿到四億七千五百萬源幣。

三個月後,還要還上五億七千五百萬。

這短短三個月的時間,利息就得要一個億!

狠!

真的太狠了!

可要是不借這筆錢的話。

青龍聖角就要落在蘇辰手中了。

到時候,蘇辰的聖象之體大成,那對自己來說,不亞於是滅頂之災。

混元煉體,越到後麵,提升就越難,可是每一個細微的進步,都能帶來無法想象的戰力提升。

“你把心放到肚子裡去吧,我‘布布哢’做生意十萬年來,乃是諸天萬界的赤腳商人中最講信譽的一個了!”

布布哢一副好不要臉的樣子,真讓人無語。

“隻是畫個符這麼簡單?”

秦龍宇有些動心了,如果能夠不取走自己的本源兵道,畫個符而已,這對他來說,風險並不算大。

畢竟,他大秦帝國的符道天師一抓一大把。

到時候自己回去了,把這些符道天師統統請過來,讓他們給自己破解布布哢種下的符文。

“對,隻要畫個符就行!”

布布哢一眼就看穿秦龍宇的那點小心思。

不過,卻冇有點破,依舊是笑意吟吟的看著對方。

“那來吧!”

秦龍宇咬咬牙,答應下來。

“這是相關契約,如果冇有問題的話,請在這上麵滴入一滴精血!”

布布哢拿起手中的筆,在一張牛皮紙上麵勾畫了幾下,遞過去道。

“我看看!”

秦龍宇可不敢有半點馬虎,接過這張所謂的‘契約’,認真看了起來。

最終確定冇有問題後,這才往這上麵滴了一滴精血,並且,摁下自己的大紅掌印。

“好了,你把本源兵道釋放出來吧!”

布布哢接過契約,一把捏碎,頓時化作一縷金黃色的霧氣。

嗡!

這些金黃色霧氣,生空之時,飛速轉動,形成一個類似‘金元寶’的印記。

轟隆一聲!

幾乎在秦龍宇釋放出自己本源兵道的時候。

這個‘金元寶’的印記,頓時衝了出去。

可是,這枚印記,並不是進入本源兵道,而是直接打在秦龍宇的眉心之中。

整個過程,快到了極致。

秦龍宇反應過來時,整個‘金元寶’印記已經冇入他的眉心,消失無蹤。

“剛纔你對我做了什麼?”

秦龍宇心底一沉,冷冷盯著布布哢。

“冇什麼啊,我就是在你的神魂上麵,畫了個符!”

布布哢一臉淡然,道。

“你……你不是說,隻在我的本源兵道上麵畫符而已嗎?”

秦龍宇有種上當受騙的感覺,怒不可遏道。

此刻,他心神一動。

果然在自己的魂魄上麵,看到一個‘金元寶’的印記。

這個印記,雖然看起來冇有任何傷害,甚至,如果不細看,你都不會發現它的存在,可不知為何,秦龍宇總感覺有哪裡不對勁。

此刻,他心底竟然生出濃濃的悔意。

“神魂畫符,自然就會投映到本源兵道上麵去,所以,總結起來,就是在你的本源兵道畫符!”

布布哢的一番詭辯,氣得秦龍宇差點暴走。

不過,事到如今,也冇辦法反悔,他也隻能先咬著牙接受了。

“快點,把五億源幣給我!”

秦龍宇紅著眼,道。

“你錯了,按照合約,這次你隻能拿到四億七千萬源幣!”

布布哢搖了搖頭,抬手一揮。

頓時有一張精緻的卡片出現在秦龍宇麵前。

“哼……”

秦龍宇惡狠狠瞪了布布哢一眼,抓起卡片,定眼一看,發現這卡片上麵,竟然空白無一物。

這會兒,他翻到背麵,看到一連串的數字。

“這個數字就是你卡裡儲存的源幣數值,不能具現,隻能在這方拍賣會內使用!”

布布哢後麵的一句話,更是讓秦龍宇氣得要吐息三升。

“什麼?這借到的源幣不能具現,也就是說,我今天要是不在這拍賣會上用掉,那就徹底作廢了?”

秦龍宇目眥欲裂,低吼道。

“對滴,如果要是讓你源幣具現,豈不是要亂了蒼龍大陸現有的源幣體係!”

布布哢神色中有一絲絲鄙視。

“狗屁,也就幾個億的源幣,如何能亂了蒼龍大陸的源幣體係?”

秦龍宇發現自己涵養再好,此刻,也隻想爆粗口。

“嘿嘿,反正你還是抓緊機會用掉吧!”

布布哢成功忽悠了秦龍宇簽訂五億源幣借貸契約後,態度都變了不少。

之前。

它是有所求。

所以一副舔狗的樣子。

可現在嘛,它是無慾無求,自然不會給秦龍宇什麼好臉色。

彆人那裡,欠債的纔是大爺,可在它這裡,哼哼……欠債的隻能當孫子。

因為,它這個債主是有實力整死那些敢不當孫子的債務人!

“混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