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95章

有什麼依據嗎?

第四至尊天台。

“這是看不上天帝的本源財道麼?”

寧風魂嘴角微微一挑。

其實,對於蘇辰做出的這個選擇,他並不感到意外。

當初他在第九王城與蘇辰交手的時候,他就知道,蘇辰心有鴻鵠之誌,欲與天比高。

天帝的本源之道,的確很強大,可是,並不一定就會適合自己要走的武道之路。

如果換做是他,最後得到的,不是謀道,而是財道,他也會跟蘇辰做出同樣的選擇。

有時候放棄,並不是落後他人一步,而是讓自己有一個更廣闊的天空。

第五至尊天台。

秦龍宇看著那價格節節攀高的本源大道,氣得直咬牙。

“啊……布布哢,你個狗日的!”

此刻,關於蘇辰那條本源財道的拍賣,價格已經到了五個億,且還在繼續攀升。

大堂內的這些人。

為什麼會這麼有錢?

還不是布布哢躲在背後各種亂放貸!

一想到這裡。

秦龍宇心底更加不爽。

要知道,他的本源兵道,比起財道要強大得多,可最後卻隻是抵押出五個億的源幣。

“不行,我手裡這些源幣,留著也冇用,必須今天都給砸出去。”

秦龍宇突然想到什麼,渾身打了個冷顫。

之前,布布哢明確交代過自己了。

這些源幣,僅限在這拍賣會上使用,一旦回到蒼龍大陸,全部作廢。

幾乎就在秦龍宇要參與競價的時候。

場上,有一道霸氣滔天的聲音,迴盪開來。

“我出九億源幣!”

轟!

沸騰了!

全場都沸騰了!

九億源幣!

這是僅次於前麵‘青龍聖角’的最高天價了!

眾人目光閃動。

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這次,出價的居然是……風笑笑!

第九至尊天台。

“什麼?風笑笑居然能夠出價九億源幣?”

楚香香一臉錯愕,道。

“冇什麼好驚訝的,這一切,又是那個布布哢的手筆罷了。”

蘇辰目中光芒一閃,道。

“這個布布哢,到底得有多少源幣啊?”

楚香香心頭微微一顫。

“這動不動就是幾億幾億源幣的往外掏,哪怕是身家再豐厚也得被掏空吧!”

聞言,黑布偶苦笑一聲。

“掏不空的,在很多年前,它的身家就有幾千個億的源幣了!”

眾人聽到這裡,不由地倒吸一口冷氣。

冇看出來啊,剛纔那個長得一臉奸商模樣的傢夥,居然有幾千個億源幣。

“要是把那傢夥給洗劫了,那咱們是不是能夠橫掃全場所有寶物了?”

烈明鏡目中亮光一閃。

“這個主意挺好的,不過,貌似從古至今,都冇有人成功過,你可以試試,有需要的話,我還能給你提供資訊支援!”

黑布偶居然一臉認同道。

這倆,真是親兄弟嗎?

“額……”

烈明鏡神色一窒。

不敢再喊著要洗劫布布哢了。

財不配位的人,壓根不可能活到現在,而且還敢如此張揚,在這拍賣會中上躥下跳。

這說明什麼?

說明人家是真有實力的!

“布布哢這麼放貸,難道就不怕這些源幣收不回來嗎?”

楚香香目光一閃,看向大堂時,發現布布哢手裡捏著的契約,已經足足有一本書那麼厚了。

這少說也得有上百份了吧!

“收回來?”

黑布偶笑著搖了搖頭。

“從頭到尾,布布哢壓根就冇想要把那些源幣收回來!”

“它要的是,人家不還錢!”

“然後就有理由,冠冕堂皇的把那些抵押寶貝給收入自己口袋!”

“回頭轉手一賣。”

“那就是五倍、十倍的利潤!”

“要不然,你們以為布布哢這傢夥為啥會那麼有錢?”

“單單隻是所謂的利息,九出十三歸,壓根就賺不了那麼多的!”

黑布偶微微一頓,又道。

“而且,布布哢還有個習慣,那就是蒐羅諸天至寶,在它身上,真正值錢的,不是什麼源幣,而是各種坑蒙拐騙弄回來的抵押寶貝啊!”

聽到這裡,蘇辰目光一亮。

“布布哢身上會有跟‘青龍聖角’相似的寶物嗎?”

黑布偶皺著眉頭思考了一會,道:“七成的可能是有,三成的可能是已經被它給賣了!”

“不過,如果你要跟它做交意的話,那要多留一個心眼,不,應該是渾身都得長滿心眼,以防被它帶坑裡去。”

黑布偶神色有些警惕,道。

“沒關係,我不跟它做交易,但是,我想有人會樂意跟它做交易的!”

蘇辰腦海內,突然閃過一道人影。

那是一個儒雅中年,渾身充滿平和氣息,甚至,還會把‘讀書人’三個字掛在嘴邊的傢夥。

“九真子上次從我這裡弄走一滴帝血後,不知道傷勢恢複得如何了,或許,可以找個機會,把布布哢介紹給他!”

不管這麼說,九真子都幫過自己很多次。

而如今,九真子傷勢未愈,怕是需要很多天材地寶,而能過提供這些東西的,隻有布布哢了。

雖說布布哢這傢夥很狡猾,可九真子也不是吃素的。

兩隻萬年‘老狐狸’遇到一起。

勝負怕是難料哦!

“也不知道,這條本源大道最後會被誰拿了去?”

楚香香目中閃過一抹猜測。

“我知道!”

黑布偶突然出聲道。

而且,還是非常堅定自信的樣子。

這讓楚香香他們,都為之錯愕不已。

“誰?”

眾人臉上都露出好奇之色。

“那一位!”

黑布偶手指一動,指向大堂內的一個角落。

“嗯?”

眾人目光齊齊一閃,看過去時,臉上都露出了無法置信之色。

“什麼?是他!”

“這……怎麼可能?”

“為什麼會是他?這有什麼依據嗎?”

眾人一副目瞪口呆,紛紛道。

反倒是一旁的蘇辰,搖了搖頭,輕笑一聲:“這要什麼依據?布布哢那傢夥要想讓誰拍下就能讓誰拍下!”

聞言,眾人全都一怔,反應過來後,苦笑不已。

的確!

這場拍賣會到了這裡,已經變質!

有了布布哢這根‘攪屎棍’,很多事情,都脫離了原先的軌跡發展。

“這拍賣會估計快要結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