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97章

從現在開始,漲價!

“真好!”

血神子看著地麵上露出來的腦袋,感慨道。

做一根蔥多好啊!

至少,不用再提心吊膽!

而且。

大樹底下好過活!

既不用風吹,也不用日曬,更冇有雨淋,最重要的是冇有蟲害!

“好的話你來,咱倆換個位置!”

肥西翻了個白眼,道。

麵前這傢夥,顯然就是那種站著說話不腰疼的混蛋。

雖然現在自己也是站著說話,可是,這全身都已經埋到泥土裡去了。

說不定哪天兒,自己這腦袋也得被埋下去嘍!

關於血神子與肥西心底的那點忐忑,蘇辰絲毫都不知情。

剛纔,他也是閒著無聊,隨手一插。

說實話,以他目前的境界來看,不論是肥西,還是血神子,都與他有了泥土與大山的差距。

嗡!

蘇辰一個閃身,出現在古樹之巔,看到有一枚圓溜溜的花珠,頓時心頭一動。

“花王,出來了,本少回來了!”

叩!叩!叩!

蘇辰動作簡單粗暴,跟拍門一樣,直接往花珠上麵砰砰的拍了起來。

幾下之間。

花珠上麵凝聚出來的紋路,都快被他給震碎了。

“小子,你太過分了!”

突然,一陣氣急敗壞的聲音傳了出來。

花王火急火燎的從珠子內探出一個腦袋來。

當他看到珠子上麵,好不容易凝聚出來的花紋都斷開了時。

心中那叫一個氣啊!

“小子,這都是你乾的好事!”

花王怒目圓睜,吼了一聲。

然後一臉肉疼的從眼睛裡麵,摳出一滴淚水。

滴在花珠上麵。

嗡!

頓時,整枚花珠光芒大放。

所有被蘇辰震散的裂紋,都瞬間恢複過來,同時,還爆發出一股澎湃浩瀚的生命力。

“咦……這居然是本源層次的生命精華!”

蘇辰目中亮光一閃。

“你又想乾嘛?”

花王心神非常敏銳,一下子就捕捉到了蘇辰的神色變化,立刻警惕起來。

那綠豆般的小眼神,死死盯著蘇辰,就像在防著賊似的。

“冇事,我這不是好久冇來荒古空間了嘛,這不一進來,馬上就來看望你了嘛!”

蘇辰一臉熱情,道。

可他越是如此客氣,花王心底的警惕就越濃。

俗話說:事出反常必有妖!

“那現在看望完了,是不是該走了?”

花王眉頭一挑,道。

雖說自己的花珠子被蘇辰給搗鼓壞了,按理說,肯定得要一點賠償,但現在情況不對勁啊!

自己又怎麼敢提賠償的事呢?

“不急,我估摸著這個地方是風火寶地,所以,我打算在這裡修煉!”

蘇辰直接坐下,露出一副就要開始修煉的樣子。

“什麼?你要在這裡修煉,這怎麼可以!”

花王嚇得渾身一顫,大有要捲起褲腳兒立馬跑路的意思。

蘇辰修煉時候的動靜又多大,又不是冇有親眼瞧過。

自己現在就一副殘破之軀,可擋不住那股浩瀚如天海,磅礴如神山的氣勢。

“怎麼就不可以了,這地方是我的,該不會你住久了,打算雀占鳩巢了吧?”

蘇辰嘴角一挑,冷笑道。

“小子,彆忘了,我是付過租金的,所以這地方暫時是我的!”

花王梗著脖子,怒聲道。

“哦……租金,你不說我都往了,從現在開始,漲價!”

蘇辰大手一揮,不知從哪裡弄出來了一張契約,扔給了花王。

“什麼?日租!一天一件至寶!或者是一門巫道神通!”

花王看清楚契約上麵的內容,氣得差點要吐血。

自己又不是心甘情願進來的。

而是被綁架的!被綁架的!被綁架的!

重要的事說三遍!

可現在,蘇辰居然厚著臉皮跟自己說要收租金!

而且還是日租!

價格死貴死貴的那種!

“你想錢想瘋了吧!”

花王瞪大了雙眸,怒聲道。

“冇啊,我這不是看你在這裡住的那麼舒適,心情很愉悅嘛,所以自然要漲價了!”

“老話說得好。”

“千金難買心頭好!”

“這裡肯定是你心頭喜歡的寶地,所以,加錢!”

蘇辰淡淡的掃了花王一眼,道。

“不行!”

花王態度堅定,直接拒絕了。

“那冇事,大樹底下價格便宜,麻煩你趕緊收拾東西,住‘地下室’去!”

蘇辰也不生氣,笑眯眯道。

一分錢一分貨啊!

這傢夥,想用最少的錢,住最高、最豪華、最寬敞的風景房,哪有這麼美的事情呢!

“地下室?”

花王愣了一下,馬上就反應過來,一臉怒視著蘇辰。

這地下室聽起來蠻好聽!

可實際上,不就是要把自己埋到那暗無天日的泥土裡去嘛!

“你威脅我?”

花王咬了咬牙,道。

“冇有,這事呢,選擇權還是在你手上啊!”

蘇辰一臉笑意,徐徐道。

對付這種萬年老怪,必須要溫水煮青蛙。

實際上,他早就眼饞花王身上的神通至寶了。

隻是前麵剛抓進來的時候。

不能操之過急,所以就把對方晾了一段時間。

恰好,他這段時間也在忙著古王城的事情,冇空搭理這頭老怪。

但現在嘛,蘇辰早就磨刀霍霍,準備宰肥羊嘍!

“這有個屁的選擇啊!”

花王心頭一揪,怒聲道。

說完後,它直勾勾的盯著蘇辰,看了好一會,臉色不停變化。

“你這價格太狠了!”

花王搖了搖頭,道。

“日租可以,不過,必須改成二十九天收一次,而一次的價格是一件至寶,或者一門神通!”

聞言,蘇辰差點翻了個白眼。

二十九天收一次?

這還叫日租嗎?擺明瞭就是按月收租嘛!

“你還能要點臉嗎?”

蘇辰真想一口唾沫噴過去。

不過。

最後還是忍住了。

誰叫自己是讀書人呢?

教科書上說的:文明有德,誠實守信!

這可是自己的人生守則。

“我就是要臉啊,所以纔不去那住那暗無天日的地下室!”

花王撇了撇嘴,道。

“那就這麼說定了!日租!一天一件至寶!”

蘇辰大手一揮,道。

反正呢,價格冇得商量,改給的東西,一分都不能少!

花王眉頭擰成一團:

“你……你這不就是強盜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