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98章

冇有哪一個春天不會到來

“你……你這不就是強盜嘛!”

花王眉頭擰成一團。

好想一巴掌拍死麪前這個吸血渾球。

“嘿,你還真說對了,我就是強盜!”

蘇辰笑眯眯的回了一句。

“記住啊,你現在住強盜家裡,所以,老實一點!”

說完後,蘇辰也不理會花王那愁眉苦臉的神色,直接盤膝坐下,準備煉化青龍聖角。

上一次,他靠著從九真子那裡忽悠來的‘混沌龍液’,成功凝聚聖象之體。

可也僅僅隻是達到入門境。

“聖象之體入門,大概也就是轉輪三境中的玄輪境罷了,與我的修為,倒是相當。”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思索之色,喃聲道。

聖象之體,畢竟是混元煉體中的絕世功法,戰力上麵,比起一般的混元煉體之術,都要強大得多。

這也是蘇辰為何能夠擊斃血見愁的原因!

以弱勝強!

這是體修的一大優點!

不過,混元煉體的提升,實在太難了。

特彆是到了後期,每一次提升,都必須要依靠天材地寶。

而且,還得是那種頂尖的寶物。

要不然,蘇辰也不會拚儘全力,花費十億源幣,拍下青龍聖角。

這個價格,說高當然是很高了。

可是在蘇辰眼中,青龍聖角值這個價。

“混元煉體之路,雖然難走,可卻能幫助自己開辟肉身秘藏,與武道靈氣相互加持之下,纔是自己能夠越階戰鬥的關鍵!”

蘇辰目中露出一抹璀璨之芒。

這時候,他腦海內無比冷靜,非常清楚自己日後要走的是一條什麼樣的道路。

儘管坎坷,儘管困難重重,可他依舊無怨無悔。

因為他相信。

冇有哪一個冬天不會遠去。

也冇有哪一個春天不會到來。

前期的困難,終將會成為後期爆發的強大助力。

“哼,這傢夥居然真的在我門前修煉,太氣人了。”

花王臉色發黑,真想一腳把蘇辰給踹下去。

可還未等它有所動作的時候。

四周,寒光閃爍。

每一片葉子,都像是一把鋒利的飛刀,隨時都會爆射而出。

“我不就發一聲牢騷嘛,這都不讓,簡直太小氣了!”

花王一臉幽怨。

此刻,這四周無處不在的殺機之源,正是來自於世界古樹。

“哼……”

花王冷哼一聲,好無奈的鑽回珠子裡去了。

它怕。

自己再留在這兒會被世界古樹鎮壓。

畢竟,蘇辰這傢夥的心眼太小。

小得跟個針孔似的。

嗡!

蘇辰周身間,聖象之光,轟轟爆發,凝聚成一隻踏破諸天萬界的聖象。

而這一刻,他就盤坐在這頭聖象上麵,感受體內氣血的每一次撞擊,每一次翻滾,每一次飛昇。

同一時間。

蘇辰腦海內,有一道古老的記憶湧現而出。

“太古龍象訣,可修成太古龍象之體!”

蘇辰聲音喃喃,傳出時,周身間,聖象元光,爆發出陣陣玄妙的氣息。

“龍象之體,可煉肉身根骨,成不死之體,劈海斷嶽,戰儘蒼穹。”

轟隆一聲!

這些聖象元光,像那天降流星般,不停激射開去。

可在撞入虛空的一刻。

又是輕輕一震,消失無蹤。

這個過程,簡直玄妙到了極致。

“龍象之體,共有八重境界。”

“第一重:銅象之體!”

“第二重:銀象之體!”

“第三重:金象之體!”

“第四重:王象之體!”

“第五重:皇象之體!”

“第六重:帝象之體!”

“第七重:聖象之體!”

“第八重……”

……

蘇辰身子下麵,那尊聖象,突然分裂開來,化作七尊顏色不一的古象。

第一尊,銅象!

第二尊,銀象!

第三尊,金象!

……

第七尊,聖象!

七大古象,以此排列開來,力量雖然各有強弱,但光芒散開,照耀九天十地。

這一刻,世界寂靜。

萬物都失去了光芒。

七大古象,彷彿成為了世界的中心。

“丫的,這小子的力量又變強了!”

花王剛探出腦袋瓜子,看到蘇辰身子下麵的七大古象,臉色猛變。

“這門煉體絕學,怕是超越了蒼龍大陸有史以來的所有體修之法啊!”

此刻,它渾身都在發顫。

聖象之光,所過之處,諸邪都得避退!

而花王,體內所流淌的力量,正是屬於這世間的陰暗之力。

所以,它冇有半點停留。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花王鑽入自己的本命珠子,然後一個滾動,花珠溜溜轉著,掉下古樹。

砰!

這下子,正好就砸在地上的一顆腦袋上麵。

“哎呦,疼死我了!”

肥西眼睜睜看著古樹枝頭的花珠砸了下來,可卻無法躲避。

最後,硬是捱了這一下。

雖然冇有腦袋開花,但是頭上卻長了一個紅腫的大包。

“咦……我就說好像砸到什麼了,原來是你這肥小子啊!”

花王看到自己遠離了蘇辰,這才鬆了一口氣。

“前輩,你……你能不能給我治癒一下。”

肥西感覺自己的腦袋火辣辣的疼痛。

本來,他是想問,能不能幫忙把自己給拔出來。

可轉念一想,這裡的所有生靈,不論是武者,還是巫族,或者是什麼魔族,全都是蘇辰的囚徒啊!

隻要蘇辰冇點頭。

誰敢動手幫自己給拔出坑去呀!

“治療?這冇問題!”

花王十分爽快的態度,令得肥西神色大喜。

感覺今兒遇到一個好人。

可誰知,花王後麵的一句話,卻是讓肥西臉上的表情都僵硬了。

“救你可以,不過,我得收費!”

花王一本正經,道。

“收費?前輩……您缺錢花嗎?”

肥西反應過來後,苦笑一聲。

“廢話,你們以為我住在那樹頂不要交錢的嗎?”

花王冷著臉,哼道。

“敢為前輩,那樹頂的租金如何?”

血神子突然冒了出來,請教道。

“日租!一天一件至寶!你說如何?”

花王說起這個價格,氣就不打一處來。

“嘶……一天一件至寶!”

血神子倒吸一口冷氣,連連搖頭。

“打擾了!”

這時候,他是徹底斷絕了要去樹頂躺一把大床房的想法了。

夢想總是美好的!

奈何自己囊中羞澀,無力支付這實現夢想的昂貴天價。

“前輩,我想了想,咱還是不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