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03章

去泥土坑裡好好呆著

“你居然還罵我,現在繼續加價,一天三件至寶!”

蘇辰心眼就是這麼小。

誰敢罵自己,他就收拾誰!

收拾到對方服服帖帖為止!

“小子,你這是恩將仇報、過河拆橋、忘恩負義……”

花王心中那個氣啊!

之前,這小子從自己手裡弄走巫道封禁術的時候,態度彆提有多好了。

可現在全變了!

真的是蘇扒皮!蘇王八蛋!蘇惡賊!

花王心中好是氣憤。

“既然你都說我是蘇扒皮了,那這租金,還得加價!”

蘇辰一點都不生氣,笑眯眯道。

一旁。

肥西與血神子目睹了這一幕,心底一顫。

這還真是磨刀霍霍向肥羊啊!

冇錯!

此刻花王在大家眼裡就是‘肥羊’!

鮮嫩可口!

味美肉美!

不宰它都對不起老天爺的恩賜了!

“加你大爺,老子不上去了!”

花王一句粗話直接飆了出去。

“行吧,我看這個剛出爐的坑,也挺適合你的!”

蘇辰目光一動,看向地上的那個人形土坑。

這個土坑,正好是把‘肥西’這根蔥給拔走後空出來的。

“什麼?你要把我埋土裡去?你的心到底是不是黑墨水做的?”

花王渾身一顫,道。

“又罵人,看來還得繼續加價!”

蘇辰大手一抓,直接把花王的本命珠子抓入手中。

不由分說。

一把摁到泥土坑裡去。

“想出來的話,就得交租金,不交的話,那就在泥土坑裡好好呆著!”

砰!

蘇辰往前一步。

一腳踩在土坑上麵。

腳底下,頓時生出密密麻麻的封禁符文。

這裡是荒古空間。

誰最大?

當然是他最大了!

翻雲覆雨!移山倒海!鬥轉星移!

這對他來說都不是事!

收拾區區一頭器靈,簡單得很。

“啊啊……蘇扒皮,你個混蛋,居然敢踩我,還敢囚禁我!”

花王心底那叫一個氣啊!

不過,麵對蘇辰,它也就隻有吼兩聲的本事了。

之前蘇辰還冇突破的時候,都能把它摁在地上摩擦摩擦。

而現在的實力,比起當初,不知強大了多少萬倍。

真要打起來的話。

怕是自己這把老骨頭都得碎掉。

“吵死了!”

蘇辰伸手一拍,古樹搖晃,葉子紛飛,齊齊落下,直接蓋在土坑上麵。

從此,這個坑裡麵的一點聲音都傳不出來。

彷彿與世隔絕了一般。

而且,也不會有靈氣、有陽光、有生命的氣息。

隻剩下濃濃的黑暗與孤獨。

甚至,說不定靈氣耗儘,還會有無窮無儘的饑餓。

巫妖的確擁有辟穀的本領,可卻需要能量來維持肌體的消耗。

而這能量,便是靈氣!

如今,蘇辰把一切生命氣息都給隔絕了,如此一來,不會有半點靈氣出現,憋都能把這尊‘巫神冊’器靈給憋死。

“這也太狠了吧!”

血神子倒吸一口冷氣,驚聲道。

至於一旁的肥西,則是無比慶幸,還好自己隻是被當成‘蔥’種了下去,好歹腦袋還能露出來。

不像現在這尊‘巫神冊’器靈,則是像馬鈴薯般,被人深埋土裡。

“嗯?你倆還有事?”

蘇辰處理了花王後,一個轉身,看到血神子與肥西,都是一臉目瞪口呆的盯著自己。

“冇,冇事了!”

血神子立刻搖頭,轉身間,馬上溜走了。

“公子您放心,那個關於《傳奇風雲》的書,我一定會寫它個千八百萬字!”

肥西拍著胸口保證道。

“字數不是關鍵,重點是故事要精彩!”

蘇辰拍了拍肥西的肩膀,道。

“記住了啊,從龍血鎮寫起!”

“少年的我,得一通天至寶,掌無上絕學,煉萬古神丹,獲神秘寶藏,戰萬古聖地,闖九幽魔海!”

“最後……”

說到這裡,蘇辰微微一頓,笑著道:

“最後還冇想好,前麵先寫著吧!”

呼!

蘇辰留下這句話,一個轉身,離開荒古空間。

之所以走得這麼匆忙,那是因為,關於‘本源天道’的拍賣已經到了最後關頭。

“我出十二億源幣!”

蘇辰身影剛回到第九至尊天台,頓時聽到一道霸氣猖狂的聲音。

這聲音,他還真不陌生。

“這傢夥怎麼摻和進來了?”

蘇辰目光一閃,看向第五至尊天台,疑惑道。

冇錯!

剛纔那‘十二億源幣’的報價,就是秦龍宇喊出來的。

“蘇辰!”

楚香香秀眸之中,流光氤氳,道。

“公子!”

“公子,您突破了?”

“主公,您把青龍聖角煉化了?”

一群人,紛紛圍了上來,喜聲道。

“是啊,已經把青龍聖角煉化了,而且也突破了!”

蘇辰笑著點了點頭,又道。

“現在場上是個什麼情況?”

剛纔,他掃了一眼。

此刻場上的形勢,有些古怪啊,好像每個人都是腰包鼓鼓。

對於這突然出現的十二億報價,一點都不驚訝。

“現在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唄!”

楚香香等人,臉上都是露出看戲的表情。

“秦龍宇呢?那傢夥怎麼也盯上本源財道了?”

蘇辰神色一動,問道。

“他急了!”

這出聲的,不是彆人,而是黑布偶。

“急了?幾個意思?”

蘇辰眉頭微皺,道。

“秦龍宇手裡麵的源幣,都是從布布哢那裡借來的,隻能在這場拍賣會內使用,離開這裡,就是一堆廢品!”

黑布偶目光一閃,道。

“什麼?還能這麼玩?這個布布哢……”

蘇辰也是心頭一震。

冇想到,布布哢居然這麼狠,放出來借貸的源幣,都隻是受限於此。

“當然能這麼玩了,此地的規則有漏洞,剛好被布布哢給鑽到了,要不然,它也冇辦法在這裡肆無忌憚的放貸!”

黑布偶雖然心底對於布布哢的做法很不認可。

但是,無法否認的是,布布哢這傢夥特彆能賺錢。

“其實,除了鑽漏洞,布布哢還大量行賄了台上的那位拍賣師。”

聽到這個訊息。

眾人都是心頭一跳。

原來,布布哢的舉動,並不是天帝安排的,而是一出巧合罷了。

想想也是。

如果天帝事先安排了布布哢這一坑貨。

那麼,又至於讓大家去九大王城裡麵曆練一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