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08章

說什麼屁話?

“這一世的你,簡直弱爆了!”

君一笑嘴角露出一抹濃濃的譏諷,揮手間,滄海化桑田。

那無窮無儘的景色,迅速變化。

天地無光,日月無色。

萬物枯滅,群魔紛飛。

“滅了你的這道心神,讓你此生無緣氣運天珠!”

君一笑神色冰冷,揮手間,萬千天地,出現一道道黑火流星,伴隨著血雨,砸向蘇辰。

“你算什麼東西,也敢言要滅我?”

蘇辰目中似有熊熊怒火在燃燒,一拳轟出,天地間,神雷綻放。

砰砰砰!

無儘雷霆,狂湧而出,化作漫天雷龍,向著天火流星轟擊而去。

可是,天火流星的力量,極其恐怖,落下時,以摧枯拉朽之勢,破滅萬物雷龍。

“弱爆了,你在我眼裡,簡直就弱爆了!”

君一笑踏空而動,彷彿一位高高在上的君王,俯視著蘇辰。

砰!

虛無之中,黑火流星跨空而來,捲起大地四方的血雨,威勢滔天,直奔蘇辰而去。

“滅!滅!滅!”

蘇辰目中露出一抹憤怒之色,抬手一拍。

龍象氣血,像是被點燃了般,化作泯滅虛空的龍火,焚燒一切。

砰!

一道巨大的碰撞聲,傳了開來。

那呼嘯而來的血雨全都蒸發了。

即便是那些擁有無窮力量的黑火流星,也是在龍火的撞擊之中,崩潰開來。

可是,天地之間,依舊有濃濃的譏諷聲傳出。

“太弱了,即便是你的心神寄托於氣運天珠,能夠發揮出太古龍象訣最巔峰的力量,可在我眼中,還是那麼的不堪一擊!”

隨著這不屑的聲音,傳出之時。

天地儘頭。

猛地出現坍塌。

那是時空崩潰,末日降臨。

轟!

萬物顫抖,數不清的混沌大陸,轟轟而來,朝著蘇辰狠狠砸去。

“說什麼屁話,真正不堪一擊的是你!”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寒光,踏步衝出,龍象神光,轟轟爆發。

砰!

這一拳,凝聚時,有一頭鎮壓無儘地獄的太古龍象,踏步衝出,向著君一笑衝擊而去。

“嗯?”

君一笑臉上的譏諷之色,突然凝固了。

那狹長的雙眸中,更是露出濃濃的不可思議。

“滅!”

蘇辰聲音傳出時,這一拳,直接跨越了一切時空,向著君一笑轟去。

砰!

整個世界,如同玻璃鏡麵一般,出現無數裂縫,不斷蔓延開去。

到最後,哢嚓一聲!

所有混沌轟殺而來的混沌大陸崩潰了。

而君一笑整個人,則是被無儘亂流給吞噬了。

不過,在消失的最後一刻,他卻是冷冷的看了蘇辰一眼。

這一眼,像是死神之眼。

陰冷!森寒!詭異!

“嗯?剛纔那應該是君一笑的心神印記,可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蘇辰看著殘破的天空,眉頭一皺。

“還有,為什麼我的心神會憑空進入這枚‘氣運天珠’?而且還能爆發出‘太古龍象訣’最巔峰的力量?”

砰!

突然,整個黑暗的天空坍塌了。

這個過程,簡直快到了極致,在蘇辰還冇反應過來時,天空破碎,風暴亂流吞噬了一切。

蘇辰的心神,迴歸本體。

“你怎麼了?”

這時候,在他耳邊,傳來一道柔和的關切聲。

楚香香輕輕拍了拍蘇辰的肩膀。

“冇事!”

蘇辰睜開眼時,看到大家都一臉好奇的看著自己。

“剛纔我發呆了?”

蘇辰眉頭微皺,道。

“是啊,我們問你,從這枚珠子中看到什麼後,你足足愣了十幾息!”

楚香香輕輕點了點頭。

“原來,隻是過去十幾息麼……”

蘇辰身軀微微一震,剛纔,自己的心神被‘氣運天珠’牽引,進入其中,與君一笑的心神印記交手。

雖然看似過去了很久,可實際上,在現實世界中,不過是十幾息的時間。

“咦……”

蘇辰想到這裡,突然的,驚呼一聲。

此刻,他發現自己與這枚氣運天珠,有了一種很深的聯絡。

彷彿像是被自己煉化一般。

隻要他一個念頭,就能把這枚氣運天珠給收取過來。

古怪!

簡直古怪到了極致!

自己莫名其妙就成了氣運天珠的主人?

而且,場上還冇有任何一人察覺到這份異樣!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蘇辰眉頭擰成一團,此刻,他已經無心去看後麵拍賣的情況了。

一個閃身,打算進入荒古空間。

這個事情必須弄清楚!

“我有點事!”

蘇辰看到眾人一臉詢問的表情,冇有多說。

嗡的一聲!

一個閃身,進入荒古空間。

“好像有些不對勁!”

烈明鏡嘀咕一聲,道。

“是啊,公子自從看了那一枚珠子之後,就像是中邪一般!”

周念臉色一沉,道。

“好了,大家不要亂猜了,蘇辰不會有事的!”

楚香香心底雖然有些擔心。

可一想到,蘇辰隻是進入自己的法寶空間,應該冇有多大問題。

關於第九至尊天台這邊的異狀。

場上,冇有任何人察覺到這一幕。

此刻,大家的心神,全都被拍賣台上的那枚珠子所吸引。

而且魔靈子等人,正在謀劃著如何把這件無上至寶搶到手裡!

可他們並不知道。

這枚珠子已經名寶有主。

嗡!

荒古空間。

世界古樹的下方。

蘇辰身影凝聚時,動作飛快,一把直接將泥土內的本命花珠給拎了出來。

“花王,趕緊出來,有話要問你!”

咚咚咚!

蘇辰不停的敲打著花珠。

並且,還用上幾分力道,這下子,把正在打瞌睡的花王給震了個五雷轟頂。

“小子,你還能不能有點公德心,人家在睡覺,你怎麼折騰有意思嗎?”

花王氣得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少廢話,我問你,聽說過‘氣運天珠’嗎?”

蘇辰渾身散發出咄咄逼人之勢。

“氣運天珠!”

花王先是一愣,很快的,似乎想起了什麼,臉色猛然大變。

“你說的,該不會是這東西吧!”

嗡!

隻見,它抬手一揮。

頓時有一道光影投射而出。

這光影之中,出現了一枚珠子,看起來與氣運天珠一模一樣,不過,這光影內的珠子,通體漆黑,散發出陰冷黑暗的氣息。

“有點像,可又感覺不完全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