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09章

也被稱作‘厄運之珠’?

“有點像,可又感覺不完全是!”

蘇辰眉頭微皺,道。

“那就是了!”

花王的聲音,有一絲絲顫抖。

“這枚珠子,在現在你們人族主宰天地的時候,被稱作‘氣運天珠’,可在我們巫族時代,卻被稱作‘厄運之珠’!”

聽到這裡,蘇辰心神大震。

不過,他卻冇有出聲,而是等著花王的下文。

“因為這枚珠子的出現,帶來了無窮無儘的厄運,最終導致巫族隕落,即便是巫神擁有莫大神通,也無法逆轉這份天地大勢。”

“巫族,最終還是消失在曆史塵埃之中。”

“所以這枚珠子,被我們巫族稱作是‘厄運之珠’。”

花王神色間,瀰漫著濃濃的悲傷。

雖說它隻是巫神冊的一道器靈,可它的命運,也是與巫族緊緊綁在了一起。

它從誕生到枯老。

幾乎見證了大半個巫族的興衰榮辱。

“厄運之珠,氣運天珠……如此說來,這枚珠子的出世,代表著人族主宰的蒼龍大陸要有浩劫了?”

蘇辰心頭一跳,喃聲道。

此刻,他腦海內。

閃過無數魔族入侵的畫麵。

一座座人魔戰場爆發。

一位位人族天驕死去……

那是上一世他所經曆的蒼龍之劫。

“莫非……人族的氣運,會從這一刻開始走向衰竭嗎?最終,徹底敗在毀滅魔族手中?”

蘇辰眉頭擰成一團,神色中,瀰漫著濃濃的悲傷。

不過,這隻是一瞬間的事情。

很快他就恢複過來了。

蘇辰相信,人定勝天,如今大劫還冇有爆發,那麼,這一切就都還有機會。

毀滅魔族再強又如何?

即便是自己無法滅其一族,可他相信,在人族之中,必定有鎮壓終極的大帝存在。

“那你知道,這氣運天珠是如何認主的嗎?”

蘇辰冷靜下來後,問道。

如果真如花王所說,氣運天珠的出現,所帶來的是厄運,那麼,自己又怎麼會成為氣運天珠的主人?

“氣運天珠擇主,這是天道運轉的結果,誰都乾涉不了。”

花王眉頭微微一皺。

突然想到了什麼,死死盯著蘇辰。

“你小子,該不會成為‘氣運天珠’的主人了吧?”

此話一說出口。

花王感覺自己失態了,一陣搖頭。

“不!這不可能!”

“氣運天珠出世,代表了人族動盪,將會在這方天地的更迭中,退出時代的舞台,與我們巫族一般,泯滅在曆史長河之中。”

“而你身為人族,絕不可能掌握氣運天珠!”

花王言辭鑿鑿道。

“你錯了,我還真掌握了一枚氣運天珠,要不然我又為何會急急忙忙進來找你問清楚。”

蘇辰眉頭一挑,道。

不過,他也在認真思考花王所講的東西。

厄運之珠的出現,的確是巫族浩劫的開始。

而他所記憶中的蒼龍之劫。

也即將爆發。

所以,這枚珠子的出世,必定是人族動盪之始。

不過他唯一想不通的是。

為什麼自己會成為氣運天珠的主人?

“難道大變之後,人族不會消失,還是下一個天地之主?”

蘇辰想到這裡,雙眼一縮。

是了!

隻有這一個可能了!

上一次,厄運天珠出現,終結了巫族的時代。

那個時代中,巫族並冇有人獲得天珠的眷顧,所以敗落,即便是巫神也束手無策。

可這一個時代。

人族掌握天珠,所以,這枚天珠也不再是‘厄運’的象征。

而是代表了希望,代表了新生,代表了運道!

因此被稱作是‘氣運天珠’。

自己如今成了氣運天珠的主人,在某種意義上來說,自己應該是‘氣運之子’。

蘇辰想到這裡,念頭頓時通達了。

“難怪,不論是魔靈子,還是古滅天,這些在大帝境中威勢滔天的存在,都費儘心思,進入刀墓,原來是衝著‘氣運天珠’來的!”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明悟之色。

隻可惜,這些老怪物,機關算儘,也不會想到,氣運天珠會自行擇主,而且還是隱蔽到連他們都無法察覺的地步。

“古滅天、魔靈子,你們機關算儘,終究是一場空!”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冷冽的笑容。

“對了,還有一個關於‘氣運天珠’的訊息!”

花王說到這裡,微微一頓,伸手指了指頭頂上的古樹。

這意思,再簡單不過了。

“你想回到樹頂?”

蘇辰眉頭一挑,道。

“對的,我用這個訊息,換我免租金回去樹頂上麵住,怎麼樣?”

花王笑眯眯的看著蘇辰,道。

“那得看你這個訊息的價值如何了!”

蘇辰一臉淡然,道。

“保證你滿意。”

花王信心十足,道。

“說說看!”

蘇辰雖然想著要把花王身上的寶物榨乾,可也不會做得太過分。

畢竟,這傢夥簡直就是一本活著的通天秘史。

很多自己不瞭解的東西,都能從它這兒找到答案。

“上一個時代,巫族浩劫爆發的時候,出現的‘厄運之珠’,足足有四顆,代表了四位厄運之主!”

花王神色中流露出濃濃的忌憚,道。

“四顆‘厄運之珠’,四位厄運之主,所以說,這人族浩劫來臨的時候,也有可能出現四顆‘氣運天珠’了?”

蘇辰眉頭一挑,喃聲道。

“這就要你自己去摸索了,不過,得到‘氣運天珠’,成為氣運之子,並不是什麼好事,反而有可能是大禍臨頭的開始。”

花王深深看了蘇辰一眼,道。

“大禍臨頭?擁有氣運加身,何來的大禍,我隻會在浩劫之中成長,變得越來越強大!”

蘇辰握緊了拳頭,渾身迸發出一股滔天戰意。

“是的,氣運之子,都會在浩劫之中飛速成長,不過,氣運之子也是有敵人的!”

花王嘴角浮現出一抹冷冽的笑容。

“巫族浩劫爆發的時候,四大厄運之主,相互算計,最終隻有一人存活,也正是因為那個人,所以纔有了你們人族的大興!”

聞言,蘇辰目中露出一抹古怪之色。

“嗯?在巫族隕落的時代之中,所出現的厄運之主,有一位是我們人族的祖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