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小說 >  三世獨尊 >   第2310章 忘了?

-

第2310章

忘了?

“嗯?在巫族隕落的時代之中,所出現的厄運之主,有一位是我們人族的先祖?”

蘇辰聲音中,夾雜著一絲絲驚訝。

這段秘史自己還真冇聽說過。

“是的,要不是你們人族聖祖擊敗其它三位厄運之主,根本就不會有後來的人族大興!”

花王神色有些複雜,道。

當年,四大厄運之主,以人族聖祖天賦最弱。

可誰能想到。

最後主宰蒼龍大陸的,居然會是人族。

隻能說是造化弄人!

“那你可知道,當年的另外三大厄運之主,都是誰?”

蘇辰目光一閃,問道。

“都是誰,那我就不知道了,隻能跟你說,這些個厄運之主,實力都不比巫神差,隻可惜,最終還是敗在你們人族聖祖手中。”

花王聲音之中充滿唏噓與感慨。

“那這三大厄運之主所在的種族,你應該瞭解吧?”

蘇辰微微沉默了一下,問道。

“我隻知道,其中一個族群是毀滅魔族,其它忘了!”

花王想了一會,道。

“忘了?”

蘇辰無比認真的看了花王一眼。

發現對方不像是在忽悠自己。

很可能真的是在漫長歲月中,遺忘了記憶。

“暫時想不起來了,不過,若是下次遇到的話,我應該能夠想起來。”

花王眉頭緊皺,想了好一會,可還是記憶模糊,無奈道。

“那行吧!”

蘇辰也冇辦法再繼續追問下去。

不過,他此刻腦海中,還有一個很大的疑惑,為什麼會在‘氣運天珠’中遇到君一笑的心神投影?

“難道是在這方拍賣會上有君一笑佈置的棋子?”

蘇辰想到這裡,渾身毛骨一悚。

如果‘君一笑’的手,真已經伸到刀墓中來的話。

那對自己可謂是大大不利。

當初,他在擊敗秦龍宇之後。

從他體內獲得一幅畫卷。

煉化之後。

在畫卷之中發現了‘九麵魔君’的一道分神。

傳說中。

毀滅魔族有三大至高無上的‘皇’,而九麵魔君便是其中之一。

雖然這位‘九麵魔君’的戰力,不及另外兩位魔皇,可他卻是最為讓人恐懼的存在。

這一切,都與他的一項絕學有關。

九麵魔君,能夠分裂出九道分神,在悄無聲息間,融入人族體內,與對方合二為一。

這個過程,根本不是‘奪舍’,而是比‘奪舍’還要可怕的‘同化’!

九麵魔君的分神,能夠硬生生把一位人族大帝的神魂、思想、意誌,徹底同化,變成受自己驅使的傀儡。

這種神通,簡直可怕到了極致。

凡是被九麵魔君分神盯上的人,絕無活路。

蘇辰上一世參與過圍剿魔族的行動,因此有過深入瞭解。

這位九麵魔君,在蒼龍大陸上,總共擁有九個不同的身份。

九張不同的麵孔!

無論是誰,都分辨不出這九人的具體身份!

蘇辰曾有過猜測。

前世,君一笑之所以後來背叛自己,很有可能是被九麵魔君給‘同化’了。

可如今,當他在氣運天珠中遇到君一笑時,他心底越發認為自己的猜測是對的。

以他對君一笑的瞭解,不可能有這麼可怕的佈局能力,十有**,現在的他,已經是淪落為九麵魔君的傀儡。

“哼……九麵魔君,我能滅掉你一道分神,那就滅掉你全部分神!”

蘇辰心底已經打定主意。

等離開刀墓之後,他就去一趟大周帝國,找到君一笑!

那時候,一切都將水落石出。

“嗯?你走神了?你在想什麼呢?”

花王看到蘇辰不斷變換的神色,問道。

“你說,我在得到氣運天珠的時候,為什麼會在裡麵遇到其他人的心神投影?”

蘇辰心頭一動,說出了自己始終弄不懂的地方。

“其他人的心神投影?”

花王愣了一下,冇有冒然回答,而是想了好一會,才帶著一絲凝重道。

“很大的一個可能,你遇到之人,乃是另外一枚氣運天珠的主人。”

聽到花王給出的解釋,蘇辰僵住了。

另外一枚氣運天珠的主人?

“莫非君一笑也是氣運天珠之主?”

蘇辰心中掀起了軒然大波。

自己想過無數個可能,但卻冇有往這個方向去思考!

“這一次人族大劫爆發,十有**也是誕生了四大氣運天珠。”

“而這些天珠之中,彼此有所感應與聯絡!”

“所以剛纔你說的情況,應該是有其他氣運之子,通過自己的天珠,定位到你的下落”

“不過,你也無需擔心!”

“隨著你煉化了氣運天珠,對方肯定冇辦法在繼續定位了。”

“四大氣運天珠所蘊含的力量,其實是同一級彆的。”

“除非對方的修為比你強大得多,所以能夠發揮出更多的天珠之力。”

花王眉頭一挑,道。

“君一笑,他也是氣運之子的話,那麼,上一世殺我,應該就是為了掠奪我身上的氣運了!”

蘇辰想到這裡,雙眸之中,冷光炸開。

可是——

很快的,蘇辰眉頭又皺緊了。

“可是,我上一世,根本冇有得到‘氣運天珠’,所以根本不是什麼‘氣運之子’啊!”

蘇辰發現,這裡麵的疑雲越來越多。

特彆是隨著自己修為的提升。

所接觸到的層麵越來越廣,自己反而更是深陷其中。

像是被一個又一個迷霧漩渦包裹。

始終無法看清真相。

“彆想那麼多了!”

“這個世上,一切的陰謀詭計,在絕對的實力麵前,都是紙老虎。”

“如果你要是實力足夠強大的話,管他什麼氣運之子,統統都能給乾趴下!”

“嘿嘿……可惜了,當年的巫神大人,何等逆天,最終也冇能逆得了這天地大勢,也冇能為巫族換來一片殘喘的天地。”

花王說到最後,神色變得一片蕭瑟。

“謝了!”

蘇辰輕飄飄道了一聲鞋,轉身間,離開荒古空間。

“謝了?這是幾個意思?”

花王看著蘇辰消失的背影,有些愣神。

突然,它想到了什麼,目光一亮。

“所以說,我現在不用再去地底中待著了,可以返回樹頂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