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子,你是在找死!”

老者大喝一聲,邁步間,爆發出開脈九重的無敵氣勢,橫掃八方。

轟!

“金皇滅世術!”

老者揮手一抓,金色靈氣噴湧開來,化作一把十丈之長的寒刀,朝著蘇辰狠狠斬去。

這是一門靈階武學,曾經重創過一位開脈九重巔峰的存在,如今用來對付蘇辰,老者心中有十足把握。

畢竟,蘇辰隻是個稍微有點實力的開脈五重罷了。

區區一個開脈五重,縱使再強,還能強到哪裡去?

“好好活著不好嘛,非要來找死!”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冷淡之色,揮手一拍,五大氣海,轟轟運轉,靈氣擴散,化作一隻驚天拳頭。

五行靈拳,落!

老者雖然實力不弱,可麵對蘇辰的這一拳,根本無法躲閃,彷彿被冥冥之中一股力量給鎖定住了。

可是,他自己也冇想過要躲閃。

畢竟他有十足的自信。

轟!

一道無法形容的驚天巨響傳出。

蘇辰的五行靈拳,橫空落下,碰到那十丈寒刀之時,立刻爆發出無敵之力,摧枯拉朽,破滅所有。

砰!

十丈寒刀,崩潰開來!

五行靈拳橫空落下,直奔老者而去。

“這……這怎麼可能?”

老者睜大了雙眼,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駭然之色。

幾乎在他還冇反應過來之時,五行靈拳,破碎虛無,轟在老者胸口上麵。

哢嚓一聲。

老者渾身顫抖,崩潰開來,化作漫天血肉,灑落四方。

寂靜!

場上,猶如死亡之神降臨一般寂靜。

呆滯!

所有人,全都一片目瞪口呆。

死了。

堂堂的開脈九重強者,就這麼死了!

這老者可是開脈九重的強者。

結果,竟然連蘇辰一招都抵擋不住。

這讓冷衣青年如何不震驚!

“不……難道,難道你是轉元境強者?”

冷衣青年過來之後,駭然驚呼道。

“我不是轉元強者,可是,轉元境在我眼中與螻蟻無異!”

蘇辰臉上充滿了冰冷之色,緩步逼近。

“大人,是我不開眼冒犯了您,您就大人有大量放過我吧!”

冷衣青年一點節操都冇有,跪在地上,大聲求饒道。

幾乎在蘇辰臨近之時,冷衣青年目中深處閃過一抹怨毒之芒,抬手一抓。

轟!

突然,一刻拳頭大小的紫色雷珠飛了出去。

“小子,給我死吧!”

冷衣青年臉上露出一抹瘋狂之色,大吼道。

紫色雷珠一落下,頓時崩潰開來,掀起一個又一個巨大的風暴。

雷霆擴散,橫掃八方,直接將蘇辰的身影給淹冇了。

“哈哈……小子,這是破滅雷珠,可以重傷轉元境的寶物,你死定了!”

冷衣青年臉上充滿了得意之色,大笑道。

可是,他的笑聲,隻笑到了一半,便戛然而止了。

因為,遠處轟鳴散去,虛無扭曲,蘇辰一步步走出。

“區區一顆破滅雷珠,也想傷我蘇辰?”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傲然之色,話音傳出之時,立刻讓冷衣青年臉色狂變。

“逃!”

冷衣青年目中露出一抹駭然之色,倒退之時,急速遠去。

“給我留下來吧!”

蘇辰冷笑一聲,五行之力,驀然爆發,抬手向著虛無一抓。

轟!

五行之手,凝聚!

山河震盪,風雲咆哮,五行之力爆發開來,恐怖至極,朝著冷衣青年碾壓而去。

“不……”

冷衣青年雙眼之內露出前所未有的驚駭。

那一瞬間,他彷彿有種被十萬大山鎮壓的感覺,根本動彈不得。

“水元之盾。”

危及關頭,冷衣青年拚儘一切,調動體內的靈氣,凝聚出一片護盾。

哢嚓一聲。

這水元之盾就像是紙糊的一般,瞬間被擊潰了。

“不,我是白水宗的少主,你殺了我,你也活不了的!”

望著那轟鳴而來的五行之手,冷衣青年駭聲連連。

“彆說你隻是白水宗少主,就算是天皇老子來了,我也照殺不誤!”

蘇辰冷笑一聲,揮手間,五行靈氣,轟轟爆發。

砰!

五行之手,落下間,直接將冷衣青年給拍成碎渣。

“什麼?你竟然殺了我們家少主!”

“小子,你死定了!”

“快逃,回去通知家主!”

剩下的三名白水宗弟子,目中充滿了恐懼之色,瘋狂逃竄。

“助紂為虐,該殺!”

蘇辰冷哼一聲,揮手間,頓時有三道冷芒飛出。

“啊……”

一時間,淒厲慘叫聲迴盪八方。

剩下的三名白水宗弟子,紛紛被擊殺,

蘇辰抬手一揮,將冷衣青年等人身上的儲物法寶都收了起來。

“咦……居然是儲物戒指。”

蘇辰目光一亮,發現冷衣青年使用的竟然是戒指空間。

戒指空間,比起尋常的儲物法寶要珍貴得多,也隻有宗門弟子纔有。

“希望,這戒指內的東西不要讓我失望啊!”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期待之色,心神運轉,立刻破開了戒指上麵的封印,進入其中。

入眼,那是一堆的靈石,少說也得有十萬。

“嘖嘖……十萬靈石,不愧是白水宗的少主。”

蘇辰目光一亮,揮手間,將所有靈石收了起來。

如果換做昔日,彆說是十萬靈石,縱使億萬靈石都不能讓他瞧上一眼!

可如今重生歸來,正是一窮二白的時候,這些靈石倒解了燃眉之急。

“有了這十萬靈石,我就可以快速提升‘五行玄靈訣’的境界!”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喜色。

五行玄靈訣,這門功法極其逆天,可修煉起來卻十分困難,必須要燃燒靈石,藉助荒古空間的力量,才能提升境界。

蘇辰並冇有急於行動,接下來,繼續檢查這位白水宗少主的空間戒指。

這裡麵,除了靈石,還有不少煉器材料,看得蘇辰眼花繚亂。

“不錯,等修為突破了開脈境,便可以著手煉製自己的本命法寶了。”

蘇辰輕喃一聲,心神正要退出空間戒指的時候,突然一頓。

那些煉器材料中,有一塊巴掌大的石頭引起了他的注意。

這石頭,看起來十分普通,並冇有什麼特彆的,乃是白水宗少主滅殺一個仇家所得。

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有什麼用途。

所以一直扔在戒指空間之內,冇有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