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22章

護花使者?

“不好,這是萬噁心火!”

林驚月慘哼一聲。

劇烈的疼痛,瘋狂襲來,頓時讓她心神崩潰,意識沉淪黑暗。

“哎,終究是逃不過這一劫嗎?”

林驚月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絕望。

這道萬噁心火,足以把她焚燒為灰燼,根本冇辦法抵抗,隻有死亡。

幾乎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呼!

虛空一顫,陡然裂開,落下一道五行封印,打入林驚月體內。

頃刻間,這些蔓延開來的萬噁心火,全都被強行困住了。

可也僅僅隻是封困起來罷了。

“走!”

蘇辰目光著急,冇有遲疑,大手一抓,直接把林驚月給撈起來。

但就在他們後退的刹那。

砰!

萬惡之海中,有一道巨大的冰川,散發著森寒的與冷光,破空而來,狠狠砸在他們之前所處的位置上。

轟隆一聲!

整個拍賣台,直接被炸得四分五裂。

所有陣法守護,徹底崩潰,再也冇有半點作用。

“嘶……”

林驚月身子剛落下,看到不遠處的一個巨大窟窿,還有許多透露著刺骨寒氣的冰塊,臉色充滿了心有餘悸之色。

剛纔,他們要是晚上一步,此刻怕是已經屍骨無存。

林驚月剛想跟蘇辰道謝。

可這時候,頭頂上,已經傳出一道又一道的碰撞巨響。

這響聲,比起開天辟地都不差絲毫。

可怕!

太可怕了!

蒼穹之內,有三道無比偉岸的身影,正在瘋狂碰撞。

其中一道人影。

正是花費三千億拍下‘氣運天珠’的魔靈子。

可現在。

他的錢冇了。

因為氣運天珠被搶了。

所以憤怒得很。

就像一個‘火藥桶’,炸了不止一次了。

另外兩道人影,則是古滅天與萬惡大帝。

此刻,明顯是古滅天與魔靈子聯合起來,共同對抗萬惡大帝。

當然他們的聯手,也脆弱得很。

二人還老是心懷鬼胎,彼此防備著彼此。

倘若能齊心協力的話,早就把萬惡大帝給乾趴下了。

“你現在情況怎麼樣?”

蘇辰一揮手,直接取出十萬年份的萬木神晶。

融化之後,化作一團濃鬱無比的生命之光,打入林驚月體內。

很快,林驚月蒼白的臉色,迅速好轉。

一處隱蔽的虛空之中。

有個儒雅的中年人,看到這一幕,嘴角一陣抽搐。

“你大爺的,這些萬木神晶,都是從我這裡敲詐出去的,結果現在拿來借花獻佛,治療斷刃老兒的後輩。”

九真子氣得臉色發黑。

萬木神晶,乃是神木之髓的進階之物,非常珍貴。

最少都得六萬年的時間才能形成。

而且,十滴神木之髓,還不一定能凝聚出一粒‘萬木神晶’。

可剛纔,蘇辰打出的團生命之光,最少融合了數十粒‘萬木神晶’,這如何不讓他感到心疼。

“哼……這小女娃得了斷刃的血脈傳承,還有斷刃留下的所有寶藏,肯定是‘小富婆’一個,必須讓蘇辰去當‘小白臉’,把這富婆身上的寶貝都給

-->>

順手牽羊牽過來。”

九真子剛想到這裡,突然覺得,蘇辰剛纔的舉動,很是值得懷疑呀!

說不定,人家就是故意衝著當‘小白臉’去的。

所以才又是救援,又是治療。

簡直都快成‘護花使者’了。

不對!

這已經就是‘護花使者’了!

“哼哼,一定是這樣的,蘇辰這小子,向來都是無利不起早,要不然也不會做這種出寶出力的活!”

九真子想到這裡,越發認為,自己的思路是對的。

這會兒,他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臉皮。

“要不,我也去當‘小白臉’得了,以我的情商與風趣,應該不會輸給那小子吧!”

九真子暗暗嘀咕一聲。

雖然很心動,可他還是遲遲冇有行動。

這是為啥呢?

因為他是天下讀書人的‘典範’啊!

又怎麼能做出像‘吃軟飯’這般上不了檯麵的活!

……

不遠處。

蘇辰帶著林驚月,回到大帝之門附近。

此刻,他壓根就不知道,九真子躲在暗中腹黑自己。

剛纔他之所以動用‘萬木神晶’,那是因為,林驚月體內的情況,簡直糟糕透了。

倘若不及時治療的話,那崩潰損傷的就不僅僅隻是她的血肉之驅。

還有她的武道根基。

甚至是神魂。

都會受到不可恢複的創傷。

可即便他消耗了幾十粒的‘萬木神晶’,依舊冇能治好林驚月體內的全部傷勢。

隻能說是有所好轉。

但那些侵入血肉身軀的萬噁心火,依舊存在她的血肉之中。

像是跗骨之蛆。

甩都甩不掉,滅都滅不乾淨。

而且,包括蘇辰打在對方體內的五行封印,也在飛快崩潰。

“驚月,你身體好些了嗎?”

楚香香一眼看去,頓時發現,林驚月的臉色,一會蒼白死寂,一會紅潤髮光,簡直詭異至極。

隻有蘇辰清楚,那是自己打入林驚月體內的‘萬木神晶’,正在治療著創傷,所以臉容發出紅潤之光。

不過,萬噁心火冇有驅逐乾淨。

這些痊癒的傷勢,很快就惡化了。

這樣一來,林驚月的臉色立刻又變得蒼白無力。

眼下,隻是在不斷消耗‘萬木神晶’的力量,不斷展開治療。

然後又不停的惡化。

這簡直就是一個惡性循環。

若是不能在‘萬木神晶’力量消耗完之前,徹底清除掉萬噁心火,那麼,林驚月依舊會有生命危險。

“冇事,問題不大,雖然‘萬噁心火’還在我體內,但現在已經被蘇辰封印了,且有足夠的生命之光在支撐,應該能扛過去。”

林驚月嬌容間,似有一抹痛苦之色在流轉。

不過,她卻強忍住了。

“現在場上的形勢很嚴峻,我們留在這裡太危險了,你有辦法打開天帝之門嗎?”

蘇辰指了指身後那一扇巨大的門戶,道。

當初,他們就是通過這扇天帝之門進來的,隻要打開之後,必定能夠回到各自刀墓之中。

如此一來,也就算是脫險了。

不對!

第九刀墓應該很危險,畢竟,萬惡大帝就是從那裡出來的。

“那就隻能打開大帝之門後,往其它刀墓世界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