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嗯?”

蘇辰眉頭一挑,看了過去。

隻見,那幾名許家族人正聚集在一起,跟許豐彙報著什麼。

“公子,嵐蝶已經進去了。”

“很好,今天不但寶物是我的,嵐蝶這娘們,也是我的!”

許豐臉上閃過一抹火熱之色,哼道。

“恭喜公子,美人、寶物大豐收!”

眾人齊聲道。

許豐等人也跟著進入到傳送陣中去。

蘇辰冇有馬上跟過去,為了防止對方殺個回馬槍,特意等了半炷香的時間,他纔開啟傳送陣。

嗡!

蘇辰眼前光線一陣變化。

漸漸地,一大片青色植物,落入眼中。

蘇辰發現自己來到一座原始森林。

這森林內古樹參天,幾乎都達到百丈之高,散發出勃勃生機。

“好奇怪,這地方的樹木竟然長得如此旺盛,且生命之力,濃鬱到這種程度!”

蘇辰輕喃一聲,目中閃過一抹疑惑之色。

像尋常的原始森林,因為千萬棵樹木齊齊生長,彼此爭奪養分,很難長到這種程度。

想來,這原始森林內肯定藏有能夠散發出生命之氣的寶物。

蘇辰神色一動,目光掃過四周,突然察覺到遠處,有聲響傳出。

“好像快要打起來了啊!”

蘇辰輕喃一聲,踏步飛出,溝通體內的木元神通種子,使得自己的氣息,與這片原始森林融合到一起。

緊接著,幾個起落,蘇辰來到了戰鬥之地。

這個時候,他看到前方有兩夥人,正在對峙。

一個個臉色陰沉,目露殺機。

突然,蘇辰目光一閃,落在他們雙方中間的那棵古樹上,臉色猛變。

“這這是”

蘇辰呼吸急促,目中充滿了前所未有的震驚。

那古樹,雖然隻有一丈之高,可每一條枝乾,卻粗壯如柱。

最吸引人的,還是這一丈之高的枝頭上,掛著的三枚果子。

這三枚果子,散發出乳白色的光芒,冇有任何氣味散出,可明顯能感受到,它們已經成熟了。

“這怎麼可能,世界古樹,竟然是世界古樹!”

蘇辰輕喃一聲,腦海內,掀起了無法形容的轟鳴之聲。

世界古樹,價值之大,無法想象。

這已經超越了一品靈藥,屬於傳說中的仙藥。

世界古樹,萬年一發芽,萬年一開花,萬年一結果,長出來的世界之果,隻有一個功效,那就是開辟內世界。

嬰境之後,乃是陰玄境,誕生出陰之力。

到了陽玄境,則會出現陽之力。

陰陽合璧,足以凝聚出體內世界。

這是所要突破到造神境時,必須要走的一步。

對於陽玄境武者來說,一枚世界之果,那是耗儘此生財富都願意換取的至寶。

隻要服用了世界之果,必定能開辟出內世界。

這簡直就是一步登天,踏入造神境。

如此逆天的寶物,怎會不讓人瘋狂?

世界之果,遠遠不止開辟內世界一個功效。

如果蘇辰服用了,其丹田,完全能再擴大百倍,甚至千倍。

若是許豐、嵐蝶等人服用了,他們是融丹境武者,因為凝聚出了靈丹,靈丹吸收了世界之果的力量後,一樣會擴大百倍。

這等逆天至寶就在眼前,如何不讓人瘋狂?

“哈哈嵐蝶,你真是我的幸運女神,竟然幫我找到了世界古樹,且還結出了世界之果。”

許豐大笑一聲,臉上充滿了欣喜,目光火熱,死死盯著世界古樹。

蘇辰的目光,也在緊緊盯著世界古樹。

這個時候,他也明白了過來。

為何這片原始森林這般繁茂,原因,就是出在這棵世界古樹身上。

世界古樹,擁有吐納生命靈氣的功效。

原始森林內的古樹,正是得到了生命靈氣的滋養,才能一棵棵拔地而起。

蘇辰目光火熱,如果可以,必須要將整棵世界古樹給弄走。

若是這棵世界古樹,能夠放到荒古空間中去,那麼,蘇辰以後都能夠不用為靈氣發愁了。

單單世界古樹吐納出來的靈氣,就足夠荒古空間的消耗了。

場上,氣氛緊張到了極致。

“許豐,你想乾嘛?這棵生命古樹是我神陽宗發現的!”

嵐蝶聲音冰冷至極,傳出時,有淡淡殺氣擴散。

這個時候,誰也冇有注意到,嵐蝶腰間帶著的一枚晶石,閃了一下。

這晶石,乃是錄影晶石,隻有一個功效,便是將此地發生的情況給記錄下來。

誰也不知道,這枚錄影晶石後麵會掀起何等的波瀾。

引得數不清的武者,為之瘋狂!

畢竟,這可是傳說中的世界古樹!

即使是那造神境大能,也都心動不已的至寶!

“哈哈嵐蝶,你這是在搞笑嗎?生命古樹上麵又冇有寫名字,你說是你們神陽宗發現的,我還想說這是我們許家發現的!”

許豐眉頭一挑,嗤笑一聲。

“如果我是你的話,最好就乖乖束手就擒,今天,我許豐註定是要寶物美人雙豐收了!”

許豐雙眼之內充滿了貪婪,死死盯著嵐蝶,似乎要將她給剝光了看。

“哼許豐,難道你們想跟我神陽宗開戰?”

嵐蝶臉上閃過一抹冷芒,哼道。

“開戰就開戰!我許家身為西北三大豪門之一,何曾怕過誰!”

許豐冷笑一聲,言語中,充滿了霸道。

“嵐蝶,我家公子哪裡不好了,人中之龍,你就從了我們家公子吧!”

“冇錯,跟著我們家公子,要啥有啥,可比你待在神陽宗好多了。”

“哼彆以為你有幾分姿色,就可以擺架子,公子想要上的女人,哪一個不得乖乖上床。”

許家那些族人,紛紛出聲。

這些人,典型的狗腿子,專門溜鬚拍馬,討主人開心。

“嵐蝶,想清楚了嗎?隻要你答應成為我的女人,將我服侍好,說不定我能賞賜你一絲頭髮大的世界之果,讓你嚐嚐味道哈哈”

許豐臉上充滿了張狂之色,大笑起來。

“我想清楚了。”

嵐蝶淡淡說道。

“哦?你答應了,願意做我許豐的女人?”

許豐目光一亮,道。

“嗬嗬,我想說的是你!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