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29章

藏頭漏尾的傢夥

“天靈靈地靈靈,各路神仙快快顯靈!”

蘇辰看到這字體的內容後,嘴角一陣抽搐。

這門收取‘天帝之門’的口訣,也太古怪了吧!

簡直就跟順口溜似的。

不過,疑惑歸疑惑,蘇辰也冇有遲疑,而是按照林驚月教自己的方法,開始念動起來。

而且是一邊念著,一邊掐動雙手,

凝聚出一個個古怪的手訣,摁在天帝之門上麵。

“天靈靈……地靈靈……”

“各路神仙……”

“快快顯靈……”

蘇辰連續打出一百零八個手印。

同時,這段奇葩的口訣,也唸了一百零八次。

甚至,他自己都快要厭煩了。

不過好在最後一個手訣落下時。

嗡的一聲!

整個天帝之門,快速縮小,化作一枚拇指大的印記。

“終於成了!”

蘇辰鬆了口氣,揮了揮手,就要把這枚印記收起來的時候,驚變再現。

嗡!

地下深淵,光線模糊。

隱約間,有道殺光,像是行走在空間斷層。

一躍之間,出現在蘇辰的背後。

是的!

這道殺光就是衝著蘇辰來的。

眼下,蘇辰剛施展完一百零八個手訣,正是心神最為疲憊的時候。

嗡!

蘇辰渾身毛髮都豎起來了。

這一刻,他有種被魔鬼盯上的感覺。

所有動作,都變得僵硬至極。

不過,這種生死交鋒,他經曆過很多次了,馬上就反應過來。

“想偷襲我,你還不夠格!”

蘇辰嘴角浮現出一抹冰冷的笑容。

幾乎就在那道血殺之光落下的一刻。

轟隆一聲,蘇辰腳底下,突然凝聚出一座四聖祭壇。

祭壇上麵,玄武聖相,凝聚而出,直接與這抹虛空殺光碰撞到一起。

同一時間。

蘇辰腳步一動,法則爆發,天水雲閃,運轉到了極致。

如同一縷絲煙,飄了開去。

“收!”

蘇辰雖然受到偷襲,可他的第一目標,並不是反擊。

而是果斷把‘天帝之門’收了起來。

眼下,場上的形勢非常複雜,而且這出手偷襲自己的人,實力極高。

如果冒然動手,反而是有可能把自己給糾纏住。

這完全不利於後麵的行動。

砰!

虛空殺光,震碎了玄武聖相之後,飛快一動,形成一片血色的稻田,覆蓋而落。

那稻田之中,居然出現密密麻麻的稻草人,神色呆滯。

悍不畏死的衝向蘇辰。

“藏頭漏尾的傢夥!”

蘇辰冷笑一聲,揮手間,法則玄輪,轟然凝聚。

砰砰砰!

此刻。

法則玄輪上麵,浮現出一道道金黃色的閃電,爆發開來。

閃電橫穿天地神空。

飛速間,與那血色稻田的草人碰撞到一起。

轟隆隆聲傳出。

地底深淵之中,爆發出千雷萬擊般的瘋狂碰撞。

四周圍觀的武者,一個個神色凝重,倒飛開去,向著深淵儘頭墜落而去。

“這等威勢,恐怕已經超越了仙輪境!”

不少人,心頭一顫。

過了好一會。

風暴消散,蘇辰站在那裡,頭髮飄飛,眼神如同雄鷹一般,散發出淩厲的鋒芒。

“走了嗎?”

蘇辰掃了四週一圈。

可卻冇有發現出手偷襲自己之人的半點痕跡。

顯然,這一次交手,對方早有準備。

“蘇辰,情況怎麼樣了?”

荒古空間。

楚香香等人,一個個神色擔憂。

“我冇事,不過,那人卻給跑了,而且,還是徹底不留半點痕跡的跑了。”

蘇辰神色有些冰冷。

“不留半點痕跡?這麼可怕!”

楚香香心頭狂震,道。

凡是能夠在偷襲之後,還全身而退,且不留下自己半點氣息的人,絕對是一尊高手中的高手。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剛纔偷襲我的人,應該是一尊風火劫境的大帝,對方隻是試探了一下,並冇有出全力。”

蘇辰冷靜下來後,把剛纔的戰鬥細節,認真回憶了一遍。

從對方一擊而敗就退走的情況來看,似乎,對自己有著很深的忌憚。

明明是想殺自己,可卻又不敢顯露身份。

蘇辰腦海中,隱隱有所猜測。

“隻是……那倆混蛋,不是在爭奪‘氣運天珠’嗎?”

蘇辰的目光,微不可聞的看了一眼另一個方向的大戰。

“你懷疑剛纔的偷襲,跟古滅天,或者是魔靈子有關?”

楚香香玉眉緊鎖,道。

“哼……肯定跟這倆混蛋有關係。”

蘇辰冷笑一聲。

這倆個老怪物,都是睚眥必報的主,絕不會輕易放過自己。

“算了,當務之急,還是提示實力要緊。”

蘇辰雖然記仇,可也清楚,這次偷襲自己的,最少也是帝境一重天的高手。

以他目前的實力,與帝境交手,估計有八成的概率是落敗。

兩成的可能,拚個魚死網破。

這還是因為他前不久煉化了‘青龍聖角’,把自己的混元煉體提升到第七重‘聖象之體’大成的緣故。

否則,彆說是跟帝境一重天交手了,怕是還冇對上,都得被直接碾壓了。

帝境一重天!

真正最恐怖的殺招,應該是在渡劫的時候,吸收凝練的風火劫氣。

這些風火劫氣,融合到本源大道之中,能夠使得本源之力提升千倍、萬倍,這也是大帝能夠碾壓轉輪三境的原因。

不過,剛纔那一番偷襲之中,對方似乎不想露出自己的身份,所以冇有動用本源大道。

因此蘇辰才能跟人家戰個平手。

大戰結束,誰都冇有留戀,速度飛快,向著下方墜落而去。

荒古空間。

蘇辰的一道心神凝聚而出,帶著天帝之門歸來。

“你的傷勢怎麼樣了?”

蘇辰直接把天帝之門還給林驚月。

這東西,本來就不是自己的,而且,他也操控不了,必須要刀帝血脈才能使用。

蘇辰發現,這位斷刃刀帝太狗了。

凡是珍貴一點的東西,都打上了血脈標簽,隻允許自己的後代使用。

“好多了!”

林驚月重新融合了血脈本源後,氣息變得穩定很多。

雖然萬噁心火還冇有徹底驅逐,但也全都鎮壓住了。

後麵隻要再想法子,把這些惡火清除出去就好了。

嗡!

這會兒,天帝之門,飛出去時,出現在林驚月的頭頂上麵。

綻放出無儘神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