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30章

被‘補’過的虛空

“天靈靈地靈靈,各路神仙快快顯靈!”

林驚月念出來的咒語,雖然與蘇辰唸的一樣,可那份氣勢,天差地彆。

蘇辰念起咒語,不過是照本宣科。

雖然也成功把天帝之門收走了,但卻未能激發天帝之門的力量。

而林驚月在念動咒語的一刻。

真的是各路神仙都顯靈了。

此刻,那天帝之門上麵,突然飛出一縷縷白色雲煙,凝聚在一起,化作一尊尊神秘莫測的古老大能。

這些大能的氣息,非常縹緲。

有時候一眼看去,覺得如同凡人一般。

可有時候看去。

又覺得像是一位位大道仙神。

“天靈靈地靈靈,各路神仙快快顯靈!”

林驚月的法訣,還在不停的念動著,而凝聚出來的大道仙神,則是越來越多。

突然,這些從天帝之門中飛出來的仙神之影,齊齊一動,進入林驚月體內。

轟隆一聲!

頃刻間,林驚月體內的萬噁心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崩潰開來。

楚香香等人,全都被這一幕給嚇到了。

要知道,這些萬噁心火可是沾染大帝法則,尋常力量,根本無法鎮壓,更不要說是驅逐了。

但眼下,天帝之門中的力量,居然能夠幫助林驚月清除體內的萬噁心火。

簡直神奇至極。

前後,大概也就是一刻鐘的時間。

林驚月體內的萬噁心火都被清除乾淨,不過,她卻是冇有醒來。

而是周身間出現一層白色霧光。

直接把人包裹住了。

大家的心神,都被這一層白色霧光給隔絕看來。

隻能通過肉眼看到,在這霧光之中,林驚月臉色安詳。

似乎正沉浸在一個極其玄妙的境界中。

“這……這不會出什麼事了吧?”

楚香香臉上露出一抹擔憂之色。

“不會,放心好了,等她出關的一刻,恐怕就是一位大帝了!”

蘇辰聲音雖然很是平靜,可他心中,卻有滔天驚雷在轟鳴。

天帝之門中居然蘊含了斷刃大帝的血脈與傳承!

之前,林驚月得到的隻是第一份傳承。

如今是第二份。

誰也不知道,斷刃大帝留下了多少份血脈傳承,

但是,

林驚月能夠獨特兩份。

其天賦與運氣,絕對非同一般。

“氣運之子,或許,她纔是真正的氣運之子吧!”

蘇辰聲音喃喃,道。

雖然,世人都說,武道冇有捷徑,必須要自己一步一努力。

可是,他這回卻是在林驚月身上看到了捷徑。

林驚月通過吸收斷刃大帝留下的血脈傳承,修為一日千裡。

而且,還冇有半點虛浮之色。

這證明她的武道根基,不僅冇有受到損傷,依舊渾厚無比。

“這世上,有些人生來註定就是披星戴月、錦衣玉食,而有些人,註定是深陷泥潭,要在死人堆裡刨食!”

蘇辰輕歎一聲,收回目光時,心神一動,離開荒古空間。

此刻,他的身子已經穿過地底深淵,出現在一片紫藍色的海洋上麵。

“這是……”

蘇辰目光一動,看向四周,發現自己麵前的這片海洋,居然如同死海一般,平靜至極。

冇有一絲一毫的波瀾泛起。

“什麼?這是……本源道海!”

蘇辰心中泛起了驚濤駭浪,差點失聲。

本源道海!

顧名思義,這是一片完全由本源道氣凝聚而成的海洋。

之前,他在第九王城中遇到的道氣潮汐,與這片本源道海相比,簡直就是九牛一毛。

這時候,蘇辰腦海內,突然想起了什麼,雙眼一縮:

“這……該不會就是,林驚月口中的本源道海吧?”

前麵,林驚月跟自己說過。

自己的妹妹去了本源霧湖。

那邊存在一個通往其它世界的地窟入口。

“不對,本源霧湖,與麵前這一片本源道海比起來,應該要小得多纔對!”

蘇辰搖了搖頭。

一片湖泊,又怎麼能跟一片海洋相比呢?

這不就是如同地上的一顆石子,與一座巍峨大山的區彆嗎!

蘇辰他們,無論如何,都不會想到,在這深淵底部,居然是一整片的本源道海。

此刻,不僅是他驚住了。

還有秦龍宇、寧風魂、風笑笑等人,也一個個驚歎不已。

麵前這一片本源道海,太大太大了。

簡直可以用無邊無際來形容。

而本源道氣的珍貴,無法想象。

即便是大帝,也會趨之若鶩。

可現在,大家雖然心動,可卻一個個止住了步伐。

這是為啥呢?

原因無他,麵前這一片本源道海,根本不是他們能夠動得了的啊!

眾人目光一動,看過去時。

發現整片海域,直接被一層紫藍色的網膜給蓋住了。

正是這一層網膜,使得原本應該洶湧澎湃的本源道海,變得一片平靜。

無波無瀾。

大家僅僅隻是看了一眼這層網膜,便是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他們都明白。

這東西,絕對是一座超級恐怖的大陣。

否則,又怎麼可能封印得住這下麵數以億計的本源道氣。

“可惜了,此處的道海大陣,不弱於完整版的上古十大殺陣!以我們這些人的實力,彆說是破陣了,就是掀起一絲波瀾都做不到。”

那位融合了‘本源文道’的第三天台之主,風無痕,搖頭一歎。

眾人聽了之後,都是一臉默然。

砰!

突然,有一陣沉悶壓抑的氣息,從本源道海邊緣的一處虛空傳來。

眾人的心神之力,何等敏銳,頓時察覺到了異常,紛紛飛了過去。

“嗯……這是?”

蘇辰神色一凝,看到在這處虛空附近,居然有萬火沸騰過的痕跡。

顯然,這是小火凰的手筆。

“莫非,小火凰與禿毛鸚它們來過這裡?”

蘇辰嘗試著聯絡一遍小火凰它們,不過,卻依舊冇有得到半點迴應。

突然,一道驚呼聲傳了開來。

“大家快看,這一塊位置的虛空,好像是彌補過的樣子,有點不對勁。”

風無痕渾身文道神光噴湧,指著距離自己不遠處的一塊區域,道。

不知為何。

來到這裡之後。

他始終有種強烈的不安。

這種感覺,風無痕並不陌生。

每當靠近陰森之氣太過濃鬱的地方,都會生出這樣一種警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