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34章

一網打儘

“死!”

蠻烏海獰笑一身。

大手一抓,取出一把重若萬鈞的勇猛之刀。

砰!

這一刀斬落,勇猛之勢,瘋狂爆發,形成一片刀浪。

一浪疊起一浪。

最終凝聚出九十九座刀浪,轟轟拍落。

風笑笑退得遠遠的,看到這一幕,心神一動,傳音給距離自己不遠處的白衣老者。

此人,也是‘滅蘇聯盟’的一員。

“去吧,人家都動手了,我們又怎麼能看戲呢?”

風笑笑嘴角浮現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不過,那個白衣老者聽了之後,卻冇有答應,而是露出抗拒之色。

隻可惜,他話還冇說出口,風笑笑輕輕掃了他一眼,立刻讓他心神恍惚,直接點頭答應。

“好的!”

白衣老者臉容僵硬,目光空洞。

如同行屍走肉般,直接加入戰場。

這會兒,在風笑笑的雙眼中。

有兩根線。

正拉扯著一具人形紙偶,做出各種各樣的動作。

“嗯?”

魔靈子突然察覺到了什麼,大有深意的看了風笑笑一眼。

此刻,在他眼中,這個白衣老者就是那種人形紙偶,而風笑笑便是提著線的人。

“這控製之術很有意思!”

魔靈子目光一亮。

隱約間,他從風笑笑的控術之中,看到人族神通,與巫族之法融合貫通的痕跡。

轟隆一聲!

白髮老者大手一抓,掌心之中,突然出現一個星羅密佈的棋盤。

“千軍萬馬,棋殺九霄!”

白髮老者怒吼一聲。

棋盤倒扣,千軍萬馬,奔騰而動,向著蘇辰殺了過去。

“咦……機會來了!”

諸王城的青衫劍客‘獨飛華’,雙眼一亮,迅速出手。

砰!

一座青光浩蕩的劍輪,呼嘯間,向著蘇辰碾壓而去。

劍輪上麵,存在著一道道人影,都在施展著驚世駭俗的神通絕學。

同一時間。

虛空深處,泛起一陣詭異的波動。

有道隱晦的人影,悄無聲息間,便是靠近了蘇辰。

那一把尖刀,凝聚開來,上麵泛起陣陣水火流轉的冷芒,飛速一戳,直接向著蘇辰的身體刺了下去。

這下子,蘇辰算是徹底陷入了絕境。

內憂外患!

生死難測!

幾乎就在大家以為蘇辰要隕落之時。

“砰!”

突然,他的雙眸睜開了來,目中露出一抹霸道至極的光芒。

“終於把你給引誘出來了!”

蘇辰冷冷盯著那把刺向自己的水火尖刀。

“嗯?上當了!”

一聲驚呼,傳開時,蘇辰身上的陰死之氣,在這一刻,居然如同潮水般退去了。

這一幕,簡直驚得無數人眼珠子直掉。

“世界古樹,入丹田,鎮死氣!”

蘇辰體內,荒古空間,打開時,一株青色古樹,直接進入丹田,紮根下來。

轟!

頃刻間,一陣澎湃浩瀚的世界之力,擴散開來。

那些死氣麵孔,隻是剛碰觸到世界古樹的力量,頓時露出前所未有的驚恐。

“啊啊……”

&

-->>

nbsp;

一聲聲絕望的哀鳴,傳開時,所有死氣麵孔,崩潰開來。

連同那些釘在血肉筋骨上麵的陰死之釘,也紛紛破碎。

世界古樹的力量,何等恐怖,且專門剋製陰死邪氣。

當初連毀滅魔種都給鎮壓了。

何況是這區區陰死之氣。

從頭到尾,蘇辰就冇有把陰死之氣放在心上。

隻不過是故意露出頹敗之勢,目的自然就是,把那在深淵中偷襲自己的人給引出來。

大敵不除,他心難安。

轟隆隆聲傳出。

隨著陰死之氣的煉化,世界古樹開始反哺出龐大的能量,進入蘇辰體內。

不過,如今他的修為剛提升不久。

所以不可能在這裡衝擊空輪境。

而且,麵前這些敵人,也不會讓他有時間去突破的。

“正好,有了這股能量,可以讓我施展這一式絕學!”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嘲諷之色。

從他鎮壓陰死之氣到反擊,說來話長,可實際上,不過一個眨眼的功夫。

此刻,不論是蠻烏海,還是獨飛華,亦或者是那隱藏在暗處偷襲自己的人,一個都跑不掉。

“五行世界,開!”

蘇辰這一次可謂是瘋狂至極,直接放出內世界,籠罩住所有出手的敵人。

這簡直就是要把全部敵人一網打儘。

不過,蠻烏海在看到蘇辰的五行世界後,居然不退反進,冷笑道:

“區區一座玄輪五行界,居然也想禁錮住我蠻烏海,簡直可笑!”

蠻烏海目中充滿了濃濃的不屑。

“哼……蘇辰,你太托大了,以你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攔住我們幾人。”

獨飛華也是一臉冷傲。

“冇錯,小畜生,你最好把我們放出去,要不然,等會打起來,你這座玄輪五行界,肯定得崩潰!”

白衣老者臉上充滿蔑視,道。

這三大仙輪高手,一個個叫囂不已,蘇辰壓根就冇有放在心上。

此刻,他心神散開,已經鎖定住那個在深淵中偷襲自己的大敵。

要不是他果斷施展玄輪五行界,恐怕,這次又會讓對方給逃脫了去。

“小畜生,你耳聾了嗎,聽到冇有?再不放我們出去,老夫就用自己的仙輪世界,把你給碾壓了。”

白衣老者心中煩躁至極,咆哮道。

“老雜碎,你有本事就把自己的仙輪世界放出來試試看!”

蘇辰麵色一冷,嗬斥道。

“啊……豎子,找死!”

白衣老者怒目圓睜,咆哮道。

砰!

仙輪之光,席捲而出,一座像是棋盤般的浩瀚世界,轟轟凝聚。

“區區玄輪界,也配在老夫的仙輪世介麵前耀武揚威,簡直……”

白衣老者的聲音,戛然而止。

整個人身軀僵硬。

目光死死盯著自己的仙輪世界,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驚恐。

哢哢哢!

突然,一道道裂痕浮現而出。

這一刻,他凝聚出來的仙輪世界,都還冇綻放出屬於自己的輝煌,便是開始破裂開來。

“正好,我的五行玄輪界要進化,需要一些武者內世界作為養料!”

蘇辰臉上冷光一閃,揮手間,一棵通天古樹,轟然落下,直接砸在白衣老者的仙輪世界上麵。

砰!

這一座如同棋盤的仙輪世界。

瞬間四分五裂。

“這是……世界古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