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37章

送你上斷頭台

“我說,這個世界不能有風火劫氣!”

蘇辰言出法隨,聲音傳出時,整個五行界中,所有風火劫氣都消失了。

“你……”

古滅天嚇得臉色發白。

可更讓他感到恐懼的,還在後麵。

“我說,這個世界不能有天地靈氣!”

蘇辰一聲喝落。

天地間,所有靈氣都消失了。

這下子,他再也得不到任何補給。

隻能依靠體內的丹田靈氣維持戰鬥。

“小子,你就算是剝奪了天地靈氣又如何,我的內世界,早已誕生本源,比你的玄輪五行界,強大得多,靈氣生生不息,足夠我揮霍了。”

古滅天一邊抵擋著玄輪五行界的力量壓製,一邊開始吸收體內陰陽世界的力量。

“既然如此,那你怎麼不把陰陽本源界釋放出來,你我一招決勝負?”

蘇辰嘴角浮現出一抹戲謔之色。

“哼……”

古滅天這具奪舍之身,氣得臉色發黑,冷冷瞪了蘇辰一眼。

若不是蘇辰有世界古樹相助。

他早就放出陰陽本源界,把這方玄輪五行界給碾成碎片了。

“小子,我承認,你很強,但是,你殺不了我,也困不住我,何必在這裡互相為難呢?”

古滅天眼珠子溜溜一轉,道。

“你奪舍了水火真人,這本不關我事,但你千不該萬不該,用他來偷襲我!”

蘇辰目中迸射出濃鬱的殺機。

“所以,今天你得死!”

轟!

你得死!

你得死!

你得死!

這三個字,像是蘊含了某種魔力似,瘋狂咆哮,迴盪在整個玄輪五行界中。

“蘇辰,你不要給臉不要臉!”

古滅天氣得鼻子都歪了,怒聲道。

“如果我引爆這具奪舍之身,你的玄輪五行界,即便是有世界古樹守護,依舊抵擋不住。”

“你我玉石俱焚,損失最大的還是你!”

“所以,我奉勸你一句,見好就收,我也給你承諾,後麵不再與你為敵就是了。”

古滅天的這具奪舍之身,乃是他爭奪氣運天珠的關鍵。

自然不願意折損在此,所以纔會先低頭。

世界古樹上麵。

蠻烏海與獨飛華都睜大了眼,無比驚恐的看著這一幕。

什麼?

古滅天率先低頭了?

而且還承諾,後麵不再與蘇辰為敵?

這怎麼可能?

堂堂上古武神,居然認輸了?

隻可惜,蘇辰聽到古滅天的服軟的話後,冇有絲毫改變主意的意思。

反正,今天這傢夥必須死!

“想要跟我玉石俱焚,那你也得有這個機會啊!”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輕蔑之色。

大手一抓,朝著世界古樹上麵的一個光團抓去。

很快,這個光團就出現在他的手掌之中。

“你看看……這裡麵是誰?”

蘇辰撤去光團上麵的封印,大家一眼就看到,這其中禁錮著的一道分神。

這分神的氣息。

與眼前這具奪舍之身,一模一樣。

“什麼?這是武神大人‘古滅天’的分魂?”

蠻烏海驚得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

這堂堂的上古武神的分魂,居然被蘇辰給囚困在世界古樹上麵。

這如何不讓他感到心驚肉跳。

一旁的獨飛華,也是驚恐至極。

要知道,剛纔他被蘇辰掛在世界古樹上的位置,離這個光團,僅有不到七尺的距離。

誰能想到,這個平淡無奇的光團之中,居然就封印著上古武神的一道分魂。

“難怪……難怪古滅天一直在追殺蘇辰,敢情是把人家的分神給囚困起來了啊!”

獨飛華臉上露出一抹恍然之色。

不過,他這時候心中也有很大的疑惑。

蘇辰在這個時候,取出古滅天的分神,到底要乾嘛?

應該不隻是刺激一下對方這麼簡單吧?

很快,他們就知道蘇辰的下一步動作了。

嗡!

蘇辰彈指一射,頓時有道黑色的火焰落下。

“嗯?這是巫火?小子,你要乾嘛?”

古滅天的奪舍之身神色大震,死死盯著蘇辰,心底露出一抹強烈的不安。

“送你上斷頭台!”

蘇辰冷冷的回了一句,揮手間,這團巫火,直接落在光團上麵的分神之中。

砰!

頓時,這團分神被燒得融化開來。

最後化作一滴晶瑩的液體。

以前蘇辰冇有動這道分神,那是實力太弱,不想跟古滅天撕破臉皮,可現在,他已經冇有這個顧忌了。

生死看淡,不服就乾!

古滅天若想跟他死磕,那就奉陪到底!

“古巫草人,出來!”

蘇辰抬手一抓,將一把稻草捏在手中,快速打結。

這個動作,快到了極致,簡直就是一氣嗬成。

不遠處。

蠻烏海與獨飛華看到這一幕,神情一悚。

“稻草人,巫族火,分神液……這是要施展詛咒?”

二人都是露出滔天駭然。

砰!

蘇辰伸手一拍。

那滴分神液體,陡然落下,進入古巫草人。

接著,他反手一捏,頓時有一縷‘巫道禁元術’落在上麵,徹底困住草人內的分神元液。

“哼……小子,你以為區區巫族的小把戲,能夠傷害到我?”

古滅天看了好一會,終於明白蘇辰的打算了,不過,他卻冇有絲毫在意。

巫族,的確是一個很了不起的種族。

但那又如何?

巫族的神通再強大,都必須要有巫族血脈才能發揮出來。

要不然就是一些雞肋的玩意。

“既然你說是小把戲,那就且看著吧!”

蘇辰臉上浮現出一抹自信的笑容。

“這……”

古滅天心底頓時變得一陣狂躁不安。

以他對蘇辰的瞭解,自然知道,此人不會無故放矢。

“巫之光輝,歲月同源!”

蘇辰目光寒光一冷,揮手間,巫道之術,演練而出。

砰砰砰!

一個個巫之手訣,凝練開來,落下時,深深烙印在草人身上。

到最後,一萬零八千個手訣完成。

古巫草人體表上麵,出現一個個奇奇怪怪的符文。

這些符文,拚湊在一起,化作一幅歲月畫卷。

在這畫卷之中,能夠清晰看到,有一嬰兒降生之時,天顯異象,彷彿聖人出世。

蘇辰有些詫異的掃了古滅天一眼:

“冇想到你的本尊一誕生就如此不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