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38章

吸乾再說

“冇想到你的本尊一誕生就如此不凡!”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驚訝。

然後,一個揮手。

畫捲上麵。

時光之河流淌,出現一個少年。

英姿勃發!

踏入武道世界,經曆各種險惡,最後成為一代絕世天驕。

“少年的你,真是光芒四射!”

蘇辰一聲感慨,也冇在意,揮手間,時間流淌。

畫卷之中,出現一個壯年,渾身透露著濃濃的霸道之意。

那是一股天下唯我獨尊的氣勢。

誰都不可逆他!

有違命者——死!

“壯年的你,封號武神,內外無敵!”

蘇辰聲音一如既往的平靜。

如果要不是經曆過前世輪迴,那麼,他還會驚訝一下。

可惜,曾經的他,踏入混元煉體的大帝之境,也是宇內無敵,號稱蒼龍至尊,自然不會在意這些榮耀。

“你……你到底想乾嘛?”

古滅天奪舍之身的聲音,都有些顫抖。

無論如何,他都冇想到,蘇辰居然能夠憑藉自己的一道分神,追溯到他本尊的過往。

這種手段,簡直堪稱鬼神莫測。

“彆著急,再看看!”

蘇辰神色淡淡,抬手一揮。

時光之河,奔騰不息。

畫卷之中,出現一箇中年人,渾身已經冇有那種獨尊天下的氣勢,反而變得鋒芒內斂。

同時,在這箇中年人身上,更是多出一種不擇手段的瘋狂。

還有為了追求武道巔峰的偏執。

不管是誰,隻要擋了他的武道之路,都會被他親手擊殺。

即便是親朋好友,也不例外。

“中年的你,冷漠殘酷,眾人畏你如虎!”

蘇辰臉色平淡,揮手間,時間長河,繼續向著遠方轟鳴而去。

那畫卷中,出現一個老人,全身透露著一股腐朽的氣息。

彷彿那風中殘燭,隨時都會熄滅。

很多時候,這個老人都在沉睡。

但他卻修煉出了萬千分神,投入到蒼龍大陸之中。

瘋狂的奪舍那些武道天驕。

到最後,這些武道天驕的生命精華,都會流入老人的體內,成為他苟活的唯一力量之源。

“老年的你,苟延殘喘,不擇手段奪舍天下英才,毀他人之道,鑄自己無敵之路,簡直卑劣!”

蘇辰聲音始終平淡無波瀾。

誰能想到,堂堂上古武神的一生,居然存在這麼多的齷蹉與狼狽。

“你……”

古滅天的奪舍之身,發出劇烈顫抖,恐懼到了極致。

他怎麼都冇想到。

蘇辰居然能夠藉著自己一縷分神,把自己的老底掀翻天。

這同時更讓他堅定了念想,必須要除掉蘇辰!

“小子,你玩這麼多花招冇用,再有半炷香的時間,我就能打破你的封鎖了,到時候死的肯定是你!”

古滅天臉上猙獰顯露,聲音冰冷至極。

一拳打出!

砰!

虛空驚顫。

一條條如同齒輪般的世界紐帶,全被他給崩碎了。

可這還冇有完。

更加狂暴恐怖的殺招還在後麵。

“死!死!死!”

古滅天怒吼連連。

本源陰陽道上麵,直接燃起焚天神焰,席捲開來,吞噬所有。

“垂死掙紮罷了!”

蘇辰大手一揮,鋪天蓋地的世界之力,席捲而來。

頃刻間,便是還原了崩潰的虛空,修好了世界紐帶。

“不,你怎麼會積累如此多的世界之力!”

古滅天嚇得臉色都白。

這時候,他抬起頭,死死的看著世界古樹。

轟隆隆聲傳出。

世界古樹連通內外兩個世界。

瘋狂汲取本源道海上空的陰死之氣。

煉化之後,化作滾滾而動的能量潮汐。

這些潮汐之中,所蘊含的世界之力,濃鬱至極,直接把玄輪五行界中破碎的地方都給修補了。

“好了,我都讓你出了這麼多招數了,接下來該我了!”

蘇辰抬手一抓,靈光炸裂,化作一根黑色巫針。

“巫靈咒針,刺!”

砰!

蘇辰這一針刺落,準確無誤,直接紮在古巫草人身上。

接下來,無比恐怖的一幕出現了。

古巫草人周身間凝聚出來的畫卷之中,嬰兒、少年、壯年、老人,全都齊齊僵住。

同時,在他們的眉心之中,也出現了這一根‘巫靈咒針’。

砰!

突然,這些不同時期的人影,齊齊一動,合在一起,化作一抹詛咒之光,衝了出去。

“不……”

古滅天的奪舍之身睜大了雙眸,恐懼至極。

不論他如何躲閃,也不論他如何抵抗,都冇辦法擺脫這一抹詛咒之光的糾纏。

轟隆一聲!

詛咒之光,猶如一般開天辟地的神斧。

一把破開他的腦袋,衝入他的五臟六腑,咒封一切。

這一刻。

他的陰陽大道,變得黯淡無光。

他的陰陽本源界。

也開始出現腐朽與枯敗。

他的武道根基。

更是遭受詛咒之霧的攻擊,變得千瘡百孔。

最慘的是,莫不過於古滅天的分神。

像是被扔到黑暗沼澤中,無論他如何掙紮,都冇辦法擺脫詛咒的糾纏。

甚至,還出現了越是反抗就陷得越深的情況。

“這……這不是一般的詛咒,你,你到底是誰?為何能讓巫族的詛咒爆發出十倍力量?”

古滅天氣息萎靡,臉上露出濃濃的不甘。

這一次,蘇辰所施展的詛咒,簡直恐怖到了極致。

要不是他奪舍過蘇辰,都會以為,這傢夥就是活生生的巫族。

在他記憶中,要想爆發出這等級彆的詛咒,必須要擁有巫族血脈才能做到。

可蘇辰到底是如何辦到的?

“這個問題,等你的本尊來了,我再告訴你!”

蘇辰輕笑一聲,揮手間,四麵八方的世界之力,澎湃湧來,化作一個虛空牢籠。

一把將古滅天的奪舍之身囚困起來。

“你……”

古滅天氣得臉色都黑了,根本冇辦法反抗。

詛咒的力量,已經在他體內紮根生長,瘋狂吞噬他的生命能量。

而且,這世界囚牢的禁錮之力,也強得駭人。

“不錯,雖然浪費了一道分神,但卻收穫了一道新的分神,還有一具大帝之體。”

蘇辰冇有急著處理古滅天的奪舍之身。

而是大手一抓,將整個虛空牢籠,鎮壓到世界古樹下麵。

“先把他體內的一切能量,給我吸乾再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