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43章

再遇禿毛鸚

“不對,四大種族,初了人族、陰神一族、毀滅魔族,還有一個族群,我怎麼想不起來了?”

花王眉頭擰成一團,發現自己的記憶,真的丟失得很厲害。

不過,它也冇有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的糾結。

現在想起來出來。

下次,隻要再遇到那個族群。

那麼它的記憶就會恢複。

正如這次。

它在接觸到‘魚眼’符文中的陰死之氣後。

馬上就記起了,關於陰神一族的所有資訊。

“那就讓我來看看,這團‘魚眼’符文,到底蘊含了什麼樣的秘密!”

花王一指點出。

麵前這團破碎的符文,開始重組起來。

而且,還有陣陣玄妙的光華,綻放而出。

……

同一時間。

蘇辰從花王那裡離開之後,一步踏出,進入傳送通道。

“嗯?不對勁!”

蘇辰目光頓時變得淩厲起來。

掃了四週一圈。

發現傳送通道裡麵的陰死之氣,居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減少。

這一幕,簡直古怪到了極致。

“難不成是,傳送通道背後的世界,發生了巨大變故?”

蘇辰心頭一震,撐開聖象光罩,向著傳送通道深處走去。

很快,他就看到一個巨球狀的光源。

嗡!

整個人,剛一靠近這個巨球狀的光源,立刻就被吸進去了。

“這是……”

蘇辰發現自己來到一片霧湖。

入眼望去。

這霧湖內居然有一片殘破的藥田。

仔細一看,在這藥田之中,還有不少九轉仙玄樹的落葉。

不過,也就僅僅隻有葉子存在。

那些九轉仙玄樹早就被人給挖走了。

隻剩下一個個土坑。

“這挖仙藥的手法,應該是禿毛鸚乾的吧!”

蘇辰心底剛嘀咕一聲,抬起頭時,立刻看到,有一抹長虹飛來。

那虹光之中,正是許久不久的禿毛鸚。

“蘇小子,你終於來了,出大事情了!”

禿毛鸚看到蘇辰之後,急急喊道。

此刻,禿毛鸚渾身狼狽至極,身上有好幾處醒目的傷口。

“到底怎麼回事?”

蘇辰眉頭一緊,道。

按理說,以禿毛鸚的保命能力,絕不可能落得這般狼狽纔對。

“霧湖裡麵,有一處地窟,通往陰神一族所在的世界,如今這地窟入口的封印崩潰了,那陰神一族的人都快要出來了!”

禿毛鸚顧不得喘氣道。

“什麼?地窟?陰神一族!”

蘇辰頭皮都要炸開了,冇想到,事情居然糟糕到這種地步。

可是,更讓他慌神的事情還在後麵。

“最糟糕的事情是,你……日思夜想的那個姑娘,受傷了!”

禿毛鸚小心翼翼的看了蘇辰一眼,道。

“什麼叫我日思夜想的姑娘?現在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思調侃我?”

蘇辰目光一冷,道。

“不,我不是在跟你開玩笑!”

禿毛鸚一臉認真道。

這下子,蘇辰心底頓時露出濃濃的不安。

果不其然。

接下來,禿毛鸚的話,直接讓他神色大變。

“還記得當初我給你的《太玄聖女圖》嗎?裡麵那個女子出現了,而且,她是場上唯一一個,能夠重塑地窟封印的。”

禿毛鸚深吸口氣,道。

“太玄聖女……難道說是……仙兒?”

蘇辰心頭狂顫,渾身都在顫抖,死死抓住禿毛鸚。

“你把事情給我說仔細一點。”

禿毛鸚看到蘇辰如此失態,立刻就知道,那個受了傷卻不願意逃命,仍舊在地窟入口中死撐著的姑娘,與蘇辰的關係,絕對非同一般。

“我們邊走邊說!”

蘇辰扯起禿毛鸚,身子一動,進入本源霧湖。

“這……”

禿毛鸚好不容易逃出來。

要讓它再回去,當然是不願了。

但它看到蘇辰的態度如此堅決,又不敢違抗。

隻能硬著頭皮,邊走邊把前麵發生的事情講給蘇辰聽。

“當初,天帝拍賣會開始時,我跟小火凰都冇有進去,而是因為一個巧合之下,去到一座本源道海的世界。”

“那裡,有一片被封印的本源道海,你們在來這裡的時候應該也看到了。”

“後麵我跟小火凰在這裡挖仙樹,可誰知,挖著挖著,這裡的大陣就卻都崩潰了,露出霧湖底部的陰神地窟。”

禿毛鸚說到這裡,發現蘇辰看著自己的目光,都變了。

彷彿是帶著刀子一般,要把自己千刀萬剮了。

“你……你這麼看我乾嘛,這陰神地窟外的陣法,之所以崩潰,並不是因為我們挖了幾株仙藥引起的啊!”

禿毛鸚一臉苦澀道。

“幾株仙藥,你確定你們是挖走幾株仙藥嗎?”

蘇辰簡直被禿毛鸚給氣樂了。

剛纔,他粗略的掃了一眼,霧湖之中那塊藥田,少說也得有幾百株‘九轉仙玄樹’。

恐怕,現在這些‘九轉仙玄樹’都入了禿毛鸚的腰包。

“真不是因為挖走仙藥的原因,我仔細檢查過了,這霧湖下麵的陣法,早就被陰死之氣給腐蝕了。”

禿毛鸚極力辯解了一句。

“行,這個問題先擱置一邊,說說後麵發生了什麼!”

蘇辰知道時間緊迫,所以冇有要跟禿毛鸚爭辯下去的打算。

此刻,他最關心的是仙兒的情況。

“後麵,陣法崩潰,露出陰神地窟,上麵有一層結界,正在迅速裂開,而且有大量的陰死之氣,瘋狂擴散。”

禿毛鸚說到這裡,臉上露出心驚肉跳的表情。

“我跟小火凰都嚇壞了,本打算趕緊逃出去跟你講的,可冇想到,這時候出現了一個姑娘!”

蘇辰聽到這裡,心底一沉,

如果要是他冇猜錯的話,這個姑娘,應該就是仙兒。

自己上一世的結髮妻子!

蘇辰也不知道,這一世到底發生了什麼?

很多東西都出現偏差。

仙兒這個時候,應該是待在太玄聖宗纔對,可現在卻莫名其妙的出現在此地。

而且看這情況,還成了林驚月的妹妹!

林驚月身具斷刃刀帝的血脈。

所以,仙兒身上,應該也有斷刃刀帝的血脈纔對。

“奇怪了,上一世,仙兒跟我在一起那麼久,我都冇有發現,她血脈之中,有任何獨特之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