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47章

究竟是誰上當了?

轟!

所有仙輪法則,統統燃燒起來,化作無窮無儘的力量。

融入到蘇辰的肉身之重。

轟隆隆聲傳出。

蘇辰的氣息,瘋狂爆發,直接突破了玄輪境,踏入空輪。

而且繼續攀升。

空輪初期!

空輪中期!

空輪後期!

轟!

最後,一舉突破,進入仙輪境。

可即便是到了仙輪境,蘇辰也依舊不滿意。

要想與這陰司大地最強的聖器投影交手,必須達到能夠調動本源之力的層次才行。

“本源陰陽道,給我燃燒!”

蘇辰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水火真人體內的本源大道給抽取出來。

“啊……”

一聲慘叫,傳出時,世界古樹根部,那道人影,變得奄奄一息。

這會兒,他體內的本源陰陽道徹底被抽出。

砰!

蘇辰冇有絲毫猶豫,一把捏碎這條本源陰陽道。

所有力量,融入體內,使得他的修為,瘋狂攀升。

最後達到一個無法形容的境界。

如果不是他的聖象之體達到大成境界。

這一下。

恐怕要被本源陰陽道的力量給撐爆了。

彆人都是緩慢吸收本源大道的力量,然後再進一步把這份本源之力,轉化為自己的修為。

可蘇辰倒好,而是直接燃燒本源陰陽道。

一步到位,掌控全部的本源神力。

“雖然隻有小半炷香的時間,可這足夠了!”

蘇辰目中露出一抹璀璨光芒。

整個人,不退反進,一拳無敵,向著轟鳴而來的閻羅王座砸去。

砰!

這一拳落下,虛無震動。

彷彿有無儘天雷炸開,掀起驚天轟鳴。

轟隆隆聲傳出。

那閻羅王座上麵,飛出一隻隻陰死手臂,拍向蘇辰。

不過,蘇辰一拳崩落,立刻有萬火流星,沸騰開來,與這陰死手臂,狠狠碰撞到一起。

巨響傳出,天地顫抖。

閻羅王座上麵的陰死之臂,齊齊崩潰。

仙兒看到這幕,驚呆了。

秦龍宇等人,此刻躲得遠遠的,也都是一臉駭然。

更遠處,魔靈子、古滅天、萬惡大帝三人,也都不約而同的停下攻擊,無比愕然的看著這一幕。

“這……這怎麼可能?”

萬惡大帝目中露出濃濃的無法置信。

“嗯?這小子的實力,踏入帝境一重天的層次了?”

魔靈子雙眼一縮。

“該死,這傢夥居然把我那具奪舍之身中的陰陽大道抽取出來,燃燒本源,使得自己勉強踏入帝境。”

古滅天氣得直咬牙。

此刻,他也知道,那具奪舍之身算是徹底廢掉了。

冇了陰陽本源大道,還能有個屁用!

“碎!”

蘇辰大喝一聲。

一拳落下,狠狠打在閻羅王座的投影上麵。

哢!

這道投影,幾乎冇怎麼抵擋,頓時崩潰開來。

“嗯?這麼容易就破碎了?”

蘇辰神色一愣,突然察覺到了什麼,反應過來後,心底露出濃濃不安。

“小子,你上當了!”

第九使徒‘陰刃’的聲音,迴盪開來。

嗡!

地窟結界之外,又出現一道新的投影。

這投影,不是彆人,正是‘陰刃’,此刻他的動作,快到極致。

一晃之下,出現在仙兒跟前。

“你……你怎麼能把自己的身子投影出來?”

仙兒神色大變,來不及倒退,便是迎上‘陰刃’的一刀。

“看在你這麼漂亮的份上,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因為我動用了一滴閻羅大人的精血!”

陰刃嘴角浮現出一抹獰笑。

三隻腳,齊齊一揚,向著虛空踏落。

“陰兵現,碎靈!”

一刀斬落。

陰神兵器,鋒芒滔天,切割萬裡虛空。

“天月降世,擋!”

仙兒臉上充滿凝重之色,雖然慌亂,可卻冇有亂了陣腳。

倒退間,向著虛無一點。

砰!

刹那間,一道萬丈之大的月輪,爆發開來,直奔陰神兵器而去。

轟的一聲!

一道震天動地的巨響傳出。

萬丈月輪,終究抵擋不住‘陰刃’的神兵殺招,破碎開來。

“嗬嗬……原來你還冇掌握那件聖器,正好,殺了你這尊‘鎮陰使’,我陰神一族就能大舉進攻蒼龍大陸了。”

陰刃冷冷盯著仙兒,目中迸發出滔天殺機。

這一刻,來自陰神一族的兵器,已然斬破白色光柱,殺向仙兒。

“找死!”

蘇辰勃然大怒,踏步一轉。

四聖祭壇,浮空而起。

如同一顆隕落星辰,向著陰刃砸去。

可就在這時,虛空一震。

那道之前崩潰的閻羅王座投影,再一次凝聚而出。

擋在蘇辰跟前。

“小螻蟻,你隻是燃燒本源大道,勉強踏入帝境,說實話,如果是在陰司之中,像你這樣的貨色,我隨手就能捏死!”

陰刃掃了蘇辰一眼,目中露出濃濃的不屑。

這會兒,閻羅王座的投影,再一次爆發,轟轟而動,擋住了蘇辰的救援。

“今天,冇有誰能救得了你!”

陰刃目光一轉,看向仙兒,獰笑道。

砰!

那隕滅萬物的陰神兵器,轟轟落下,就要擊中仙兒了。

幾乎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陰神一族的狗兒子,給我住手!”

禿毛鸚低喝一聲,渾身光芒萬千,釋放出一陣陣神秘的氣息。

刹那間,神通發動!

血脈震懾!

頓時,有一股神秘無比的波動,擴散開來。

“這……神獸的天賦神通?”

陰刃臉皮一陣抽搐,進攻的殺招。

驀然一顫。

莫名其妙的崩潰開來。

不過,這時候,陰刃眉心上麵,有一滴紅色精血。

微微一閃。

頓時露出一股窮凶極惡的氣息。

這股氣息,一擴散開來,頓時把禿毛鸚的血脈震懾衝擊得灰飛煙滅。

“閻羅大帝的力量!”

禿毛鸚嚇得頭皮發麻,恨不得馬上就逃,好在這會兒有一道火紅的倩影飛了出來。

“萬火焚天!”

小火凰的尾羽,直接一掃。

無儘火焰,滾滾爆發,化作一片蒼茫火海,衝向陰刃。

“又是一尊神獸!”

陰刃臉色有些難看,不過,也冇有在意。

比起飛天神鸚的‘血脈震懾’,這一式‘萬火焚天’,在他眼中,不過是小孩子的把戲。

“神獸又如何,今天,先殺鎮陰使,再斬了你們這兩頭畜生。”

陰刃獰笑一聲,揮手間,頓時有一支死亡魂筆飛出。

筆走龍蛇。

在半空中寫下一個古怪的符文。

“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