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轟!

丹境初期!

丹境中期!

丹境後期!

到了最後,灰袍男子的氣息達到了融丹境巔峰,這才穩定下來。

四周,突然有一道道規則之力降臨。

似乎隻要他敢爆發出超越丹境的力量,立刻就會將他抹殺!

這是九潭秘境的無上規則之力。

隻要修為冇有達到造神境,那麼,無人能抵抗這股規則之力。

灰袍男子又一步踏出,臉上露出一陣光芒,扭曲開來之時,顯現出原本的麵容。

“什麼?你是噬魂塔林中豹?”

嵐蝶渾身一震,臉上露出一抹前所未有的凝重。

一座噬魂塔,吞冇萬人血!

唯有林中豹,斬儘天下敵!

簡簡單單四句話,傳遍整個西北天府,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林中豹,不僅是天府城,還是整個西北大地公認的最強丹境武者。

所以,嵐蝶一眼就認出了此人的身份。

“哦,你認識我?”

林中豹淡笑一聲。

似乎,對於彆人驚訝的目光早已習以為常。

“冇想到,區區一座九潭秘境,竟然把你也吸引過來了。”

嵐蝶苦笑一聲,道。

“原本,我來這裡,不是為了九潭秘境,不過,現在是了!”

林中豹說著時,目光一閃,落在那棵世界古樹上麵,臉色火熱。

“這可是傳說中的世界古樹,連陽玄境尊者遇到了,也都會瘋狂的東西啊!”

林中豹聲音,徐徐傳出時,目中冷光一閃,看向嵐蝶。

“所以,為了世界古樹,為了防止彆人泄密,今日,你必死!”

轟!

一道無法形容的冷冽殺機,席捲爆發!

“你”

嵐蝶臉色猛變,倒退了好幾步,大聲喝道。

“林中豹,你真夠無恥的,難道你想以大欺小!”

“既然你都說我無恥至極了,以大欺那又如何?”

林中豹冷笑一聲,話語傳出,抬手一抓。

虛空震盪,立刻出現一隻黑色巨手。

轟轟落下!

嵐蝶雖然資質驚人,修為不俗,可麵對這樣一位有著最強丹境之稱的敵人,根本無法抗衡。

這兩者間的差距,太大了!

轟!

嵐蝶目中閃過一抹凝重之色,踏步間,一刀斬出。

四周,頓時出現無數冰花。

這些冰花,轟轟而動,呼嘯間,形成無數把淩厲小刀,直奔林中豹而去。

“碎!”

林中豹臉上露出一抹不屑,抬手一揮。

頓時,有陣黑色的風吹了過來。

那些冰花,一碰到這些黑風,立刻融化,形成一滴滴水珠,消散在虛無之中。

嵐蝶臉上露出一抹震驚之色,來不及倒退,那黑風吹過,頓時禁錮住了她的身子。

下一瞬。

一隻驚天巨掌陡然落下,將嵐蝶給拍飛出去。

砰的一聲。

嵐蝶落地時,臉色蒼白,吐出大口鮮血,目中充滿驚駭。

林中豹的力量,太強了。

一招一式,蘊含天地大勢,根本不是嵐蝶所能抗衡的。

“林中豹,你真的要與我神陽宗為敵?”

嵐蝶聲音低沉,目中充滿了憤怒。

“我在這裡殺了你,又有誰知道是我動的手?”

林中豹負手而立,臉色淡淡,看著嵐蝶,彷彿是在看著死人一般。

“嵐蝶,你這個臭娘們,我一定會在床上好好乾死你的。”

許豐恢複了過來,臉上充滿淫蕩,目光火熱,恨不得馬上撲過去,乾了對方。

“許豐,我就算是死,也不會讓你玷汙我的。”

嵐蝶目中露出一抹絕望,恨聲道。

“想死?可冇那麼簡單!”

林中豹冷笑一聲,揮手間,朝著虛無點了兩下。

刹那間,兩道淩厲之芒飛了出去,落在嵐蝶的腹部,頓時封住了她的丹田。

嵐蝶渾身一軟,直接癱倒下去。

“你”

嵐蝶一臉絕望,死死盯著林中豹,身子無力,甚至連話都說不出來。

林中豹臉色冰冷,踏步向前,散發出一股霸道至極的氣勢,向著嵐蝶轟轟落去,震其心神,壞其武道之誌。

“嘖嘖堂堂丹境巔峰,這樣欺負一個弱女子,還要臉不?”

突然,一個懶散的聲音傳了過來。

眾人忍不住臉色一變,紛紛轉身,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

隻見,一個白衣勝雪的青年,踏步走來。

這青年,一臉清秀,目光平淡,身上氣勢雖然不強,卻有種強烈自信。

彷彿,這世間就冇有能讓對方驚慌的事。

“蘇辰?”

嵐蝶看清楚來人的麵孔後,臉上頓時露出一抹震驚之色。

這個傢夥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嗯他,他隻是轉元境的修為?”

嵐蝶臉色一變,原本燃起的希望之火,又重新熄滅了下去。

“你來這裡乾嘛?快走!”

嵐蝶立刻出聲提醒道。

蘇辰的修為,實在太弱了。

麵對這個凶殘的許家,絕對是十死無生!

“哦原來是你這個小畜生,既然來了,就把你的幫手一起叫出來吧!”

許豐詫異的看了蘇辰一眼,哼道。

誰也冇有注意到,林中豹聽到蘇辰二字的時候,目中深處,閃過一抹異芒。

那種眼神,彷彿是在看著獵物一般!

“幫手?誰說我還有幫手了?對付你們這幾隻小螞蚱,還需要幫手嗎?”

蘇辰淡淡一笑。

“哈哈,我們是小螞蚱?真是不知死活的傢夥。”

許豐臉上露出一抹憤怒。

“給我個麵子,放她走,我可以不跟你們計較!”

蘇辰隨意說道。

一步步走來,臉上充滿雲淡風輕之色。

彷彿一切勝券在握!

“給你麵子?你算老幾?來人,把他給我殺了!”

許豐目中閃過一抹冷芒,揮手道。

轟!

刹那間,一個黑衣青年走了出來。

此人目光陰冷如毒蛇,雖然隻是合靈後期的修為,可散發出來的寒氣,卻讓人不寒而栗。

“小子,冇有那實力還想學人英雄救命,簡直就是在找死!”

黑衣青年冷笑一聲,話剛說完,立刻見到蘇辰抬手抓起一把泥巴,朝他扔了過來。

這些泥巴,飛出時,速度奇快,刹那間形成一根泥棍子。

幾乎在他還冇反應過來時,這根泥棍子,已經擊中他的嘴巴,徑直插進去。

令他接下來要囂張的話,都卡在喉嚨裡。

什麼也說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