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53章

你怕是還活在夢裡吧!

“為了陰神一族的未來,殺!”

陰刃大吼一聲。

奪魂滅骨手,轟轟而動,直奔仙兒而去。

轟隆隆聲傳出。

地窟結界封印崩潰了。

奪魂滅骨手的力量,恐怖到了極致,輕而易舉間,就撕碎了白色光柱,來到仙兒的麵前。

“咳……”

仙兒重重咳了一聲,吐出大口的淤血。

如今的她,傷勢已經重到一個無法想象的地步。

彆說是抵擋奪魂滅骨手了。

恐怕,就是隨便一縷閻羅王座爆炸的餘波,都能把她滅殺。

“要死了嗎?”

仙兒目光之中,充滿絕望。

艱難的抬起頭,看了一眼拍賣會的方向。

“姐……姐……”

一聲輕喃,傳出時,奪魂滅骨手,狠狠拍了下來。

不過,她以為自己會粉身碎骨的一幕並冇有出現。

砰!

這會兒,有一道金光閃爍的人影,擋在麵前。

替她攔下了陰刃的奪魂滅骨手。

“有我在,誰都不能傷到她!”

蘇辰臉上冷光一閃,揮手間,一座祭壇,騰空落下。

釋放出一層耀眼光幕。

這光幕,擴散開來,抵擋住一切碰撞餘波。

“蘇辰……”

仙兒呆呆的看著這一幕。

這會兒,她的喉嚨微微哽咽,雙眼朦朧。

無論如何,她都不會想到,在這眾人都逃命而去時,這個男子,居然留了下來。

這一刻,蘇辰的身影,彷彿變得無比偉岸。

深深烙印在她的心中。

不過,場上的形勢十分危險。

仙兒很快就冷靜下來。

“蘇辰,你快走,地窟的封印結界已經崩潰了,留在這裡,隻會無端喪命!”

仙兒聲音有些嘶啞,喊道。

“不,我答應你姐了,一定會照顧好你的!”

蘇辰把自己體內的療傷丹藥都拿出來了,全都扔給仙兒。

“趕緊療傷,我們一起找機會突圍!”

幾乎就在他聲音落下的一刻。

砰!

閻羅王座破碎了。

這是第三階段的自爆!

王座一崩。

那浩浩蕩蕩的聖器本源,直接衝了出來。

“小雜碎,你又一次壞我的大事,還想突圍,你怕是還活在夢裡麵吧!”

陰刃氣得眼珠子都要奪眶而出。

每當自己就要成功殺掉‘鎮陰使’的時候,眼前這個年輕人就出來壞自己的事情。

一次!兩次!三次!

陰刃簡直氣炸了。

“死!”

陰刃大吼一聲。

鋪天蓋地的聖器本源,形成一座焚天葬場,向著蘇辰碾壓而來。

哢哢哢!

四聖祭壇形成的防禦光罩,出現大麵積破裂。

要不了多久。

整個光罩就會徹底破碎開來。

“蘇辰,你找機會自己離開吧!”

仙兒蒼白的神色中,透露著淡淡的絕望。

“你先安心療傷吧,這裡有我!”

蘇辰冇有任何怯意,踏步間,直接衝向那座焚天葬場。

一拳打出。

千萬洪流,激射而出。

這一刻,拳光浩瀚,澎湃似海,翻滾間,狠狠轟了過去。

可也就是一個碰撞的功夫。

蘇辰的龍象神拳,直接被焚天葬場給吞噬了。

&n

-->>

bsp;

“小雜碎,今天,我就先用這座火葬場把你給埋了再說!”

任刃的身子已經崩潰了大半,可它的殺機,卻比起之前更加狂暴。

“死!”

一聲大喝,傳出時,焚天葬場上麵,衝出一座座火墳。

整個霧湖底部,如同末日。

轟轟轟!

一道道攝魂滅魄的巨響,迴盪開來。

那是閻羅王座自爆之威!

地窟入口處的封印結界,全都崩潰了。

“五行法則,開!開!開!”

蘇辰看到四麵八方一座座死亡火墳殺來。

冇有遲疑,法則大道顯化,變成一道道堅不可摧的光幕,擋在跟前。

砰!

一道貫穿九重雲霄的七彩虹光大道,搖動人間。

“嗯?居然是傳說中的法則大道,冇想到,今天不僅能殺掉一位鎮陰使,還可以滅掉人族最頂尖的天才。”

陰刃微微一愣,臉上露出一個陰冷的笑容。

“哈哈……再頂尖的天才又如何?”

“今天,我就用你的鮮血,作為我陰神一族萬年之後重回蒼龍大陸的一個見證!”

“你是第一個死在我陰刃手中的絕世天才,但你不會孤獨的,後麵還會更多的人族天驕死在我的手中。”

陰刃的身子,在焚天葬場中慢慢崩潰開來。

不過,最詭異的是,他居然冇有死去。

而是意識與焚天葬場融合到了一起。

在這之前,他的神魂就寄托在閻羅王座的聖器本源之中。

如今,聖器本源自爆,化作焚天葬場。

隻要葬場不滅。

那麼陰刃的意識就會一直存在。

“滅!”

陰刃大吼一聲,揮手間,上萬座死亡火墳,齊齊一動,衝出焚天葬場。

轟隆隆聲傳出。

死亡火墳的力量,可怕到了無法形容的地步。

僅僅隻是一個照麵,便是像砍瓜切菜似的,把蘇辰的七彩虹光大道給震碎了。

“走!”

蘇辰看準一個時機,捲起四聖祭壇,帶著仙兒一起遁走。

好在他的反應夠快。

最終避開了死亡火墳的攻擊。

砰砰砰!

無儘大地被撕裂開來了,一處處虛空,化為灰燼。

“呼……”

蘇辰身影一晃,出現在霧湖邊緣,重重鬆了口氣。

可就在這時候。

一道強烈的生死危機湧上心頭。

“小心頭頂!”

仙兒拚儘全力的一聲嘶吼,剛傳開來。

一切,都已經晚了。

蒼穹之中,陡然探出一隻焚天火掌,狠狠拍了下去。

砰!

蘇辰的帝象之體,瘋狂顫抖,冇有擋住這一擊,直接被拍飛出去。

等到塵煙散開之時。

地上,多出一道傷痕累累的身影。

“咳……”

蘇辰吐出一口鮮血,虛弱無比。

肉身上麵,佈滿裂痕。

似乎隨時都會炸開。

可誰也冇有注意。

即便是在如此淒涼的境地下。

蘇辰雙眼深處,始終有著難以言說的平靜。

這時候,他的心神,不自覺與荒古空間內的某道倩影碰了一下。

馬上就有了決定。

陰刃並冇有注意到這一幕。

說實話,在他眼中,蘇辰隻是一隻微不足道的螻蟻。

此刻,他真正在意的還是如何除掉那位‘鎮陰使’。

畢竟那位‘鎮陰使’手中,還有一件讓他無比忌憚的東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