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吵死了!”

蘇辰臉色淡淡,一步步向前,朝著嵐蝶走去。

黑衣青年將泥棍子從自己嘴裡取下,臉上充滿了憤怒,大吼一聲。

“小畜生,我要殺了你!”

一道恐怖至極的煞氣,轟轟爆發。

黑衣青年抬手一抓,猛地有道閃電凝聚,呼嘯落下,速度奇快,恐怖無比。

“住手!”

嵐蝶臉上充滿著急之色,連忙喊道。

蘇辰隻不過是轉元七重的修為,怎麼可能是這個黑衣青年的對手?

要知道,那出手的黑衣人,可是合靈強者,且來自許家,擁有強者指導,修煉的武學,也可怕無比。

嵐蝶心底忽然一暖。

這是第一次有人為了自己,挺身而出。

明知道這是在飛蛾撲火,還要救自己!

如果蘇辰知道了嵐蝶心中的想法,肯定會很客氣的說一句。

“姑娘,你想多了!”

蘇辰之所以出手,一方麵是看不慣許家一群人欺負一個女子,另一方麵,則是對方在剛進入九潭秘境的時候,說要庇護自己。

當然,最重要的原因,還是蘇辰看上了那世界古樹。

既然想要得到這東西,不免要與許家產生碰撞。

所以,不如順手將對方給救下來。

轟!

虛無轟鳴,黑衣青年揮手一拍,閃電疾馳,轟轟落下。

“雕蟲小技!”

蘇辰嗤笑一聲,彈指一揮,立刻有一朵掌心雷花凝聚。

這朵掌心雷花所蘊含的力量,比起那道閃電,要恐怖得多。

轟的一聲!

二者,碰撞到了一起。

巨響傳出,那道閃電直接崩潰開來了。

掌心雷花,威勢無雙,繼續直奔黑衣青年而去。

黑衣青年臉上露出一抹震驚,冇有遲疑,張嘴間,吐出一口金色小鐘。

這金色小鐘一出現,頓時迎風暴漲,吸收了無儘的天地之力,化作一個百丈之大的神鐘,朝那朵掌心雷花轟去。

砰!

一道驚天碰撞聲傳出。

掌心雷花,赫然直接擊穿了金色之鐘,轟轟向前,撕裂開了虛無,朝著黑衣青年眉心轟去。

黑衣青年目中充滿了駭然,驚慌倒退,使出全部手段,瘋狂抵擋。

轟!轟!轟!

掌心雷花,一往無前,氣勢滔天,擊碎了對方層層防禦。

到最後,直接轟在黑衣青年的右腿上麵。

“啊”

一道淒厲慘叫聲傳出。

黑衣青年倒飛開去,落地時,鮮血狂噴,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

蘇辰的掌心雷修煉到第二重之境,何等強悍。

隻是,彈指一擊,足以輕鬆鎮壓任何合靈境。

像黑衣青年這種修為的人,無論來多少,都不是蘇辰一擊之敵。

眾人看到這一幕,驚呆了。

特彆是許豐,幾乎要傻眼了。

蘇辰不過是轉元九重的修為,可彈指一擊,卻差點滅了一位合靈巔峰的強者。

這是何等的恐怖!

嵐蝶也是睜大了眼,目中充滿了不可思議,就算是她也做不到,隨手一擊,重傷這個黑衣青年。

“他的修為,明明隻是轉元境,可為何會這麼恐怖?”

嵐蝶心底想不通,但她知道,自己先前說要保護蘇辰的話,簡直就是個笑話。

蘇辰的實力,比她強!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許豐忍不住驚呼道。

這時候,他再也鎮定不了,原本在他眼中,蘇辰隻是一隻微不足道的螻蟻。

可現在這隻螻蟻,卻爆發出了讓他感到心悸的力量。

難怪!

難怪許庭要自己馬上動手,擊殺蘇辰。

原來是這樣!

對方的天賦,太妖孽了。

這樣的人,與之為敵,必須今早除去,否則必成大患!

這一刻,許豐心底之內的殺機強烈到了極致!

不隻是他,還有林中豹,也是目光陰森,死死盯著蘇辰。

“很好,不愧是狂天火獅的主人,難怪家主要我不惜一切代價除掉你!”

林中豹聲音冰冷,傳出時,猶如一道道驚雷,落在眾人腦海內,掀起無儘轟鳴。

什麼?蘇辰竟然是許家主點名要擊殺的人?

許家主是誰?

那可是西北天府的霸主!

三大家族之一許家的掌門人!

也是擁有無敵之姿,統禦一方山河的無上強者。

這樣一位大人物,居然說不惜一切代價代價要除掉蘇辰。

這太讓人震驚了!

“小子,你不會以為在丹道方麵擊敗了青竹,你就無敵天下了吧!”

林中豹看到蘇辰臉上始終平淡的臉色,心底頓時生出一抹憤怒,冷哼道。

這話一出,更是讓許豐與嵐蝶臉色大變。

蘇辰在丹道方麵擊敗了青竹?

這這是真的嗎?

要知道,青竹可是天府城丹閣之主,一身丹道,神秘莫測!

可現在,林中豹卻說,青竹的丹道,敗給了蘇辰!

這真的讓他們驚呆了!

蘇辰今年纔多大?最多也就二十!

可就是這樣的一個年輕人,幾乎擁有了西北大地最強的丹道造詣,這要是傳出去,足以讓天下人震驚。

此刻,最震驚的還是許豐。

原本他以為林中豹突然前來九潭秘境,目的是為了保護他,結果現在才知道,對方真正目的,是要斬殺蘇辰。

而且,這件事還是自己老爹下的命令!

“這一切,要怪就隻能怪你天賦太強了,西北大地,不需要再出現一位不可控製的妖孽丹師!”

林中豹冷笑一聲。

一言道出,許家為何要徹底滅殺蘇辰的目的。

蘇辰的丹道天賦太強了,且還是他們許家的敵人,必須死!

而且,許元駒修煉也到了關鍵時刻。

正需要一頭狂天火獅的心頭血來使用。

所以派出林中豹這個最強丹境武者,前來擊殺蘇辰,抓取狂天火獅,保護許豐。

這簡直就是一石三鳥的計劃!

“殺我?彆說是你,就算是許元駒那老東西來了,都冇資格對我說這話!”

蘇辰冷笑一聲,雙眼之內,露出一抹滔天戰意。

自從修成了金象神體,他的肉身,就強悍了許多。

蘇辰想要看看,自己和最強丹境之間,到底還有多大距離!

“放肆,不準直呼家主名諱!”

林中豹大喝一聲,渾身散發出一股霸道的氣勢,朝著蘇辰狠狠鎮壓而去。

“可笑,許元駒是什麼玩意,竟然還不準我直呼他名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