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69章

地獄九頭犬

“啊……”

陰刃無比痛苦,發出絕望的嘶吼。

而蘇辰呢。

則是不停的用言語,刺激對方。

“我有冇有騙你,你自己心裡冇點數嗎?”

“哼……你還不知道吧,閻羅至尊最後一刻被我們攔在結界封印的樣子,到底有多氣急敗壞!”

“而且,他還張口罵你就是廢物!”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廢物!”

“你就是徹頭徹尾的廢物!”

“你就是陰司大地的酒囊飯桶!”

“你就是陰神一族史上最大的罪人,你的家人,你的朋友,你的同門,因你而羞愧!”

……

陰刃頭疼得炸裂,瘋狂掙紮,意識開始變得混亂。

“不……”

“我不是廢物!”

“我不是酒囊飯桶!”

“我更不是陰神一族的罪人!”

“我冇有失敗,我冇有失敗,我……我已經把陰犬放出去了!”

陰刃發出一聲歇斯底裡的咆哮。

“陰犬?”

蘇辰與林驚月彼此對視一眼,收回目光時,二人冷冷盯著陰刃。

“說!什麼是陰犬?”

林驚月聲音寒冷徹骨,道。

“哈哈……原來,你們是衝著陰犬來的啊!”

陰刃心思敏銳,頓時發現了蘇辰等人的意圖。

“我不會告訴你們的,就算是你們把我腦殼撬開,你們也不可能找到半點關於陰犬的資訊!”

陰刃慘白的臉色上麵,浮現出一抹病態般的瘋狂。

“不說?”

蘇辰目光森寒無比,左腳一踹,整口太陰劍棺飛起。

砰!

那劍棺之中,有著翻滾的劍氣。

轟然爆發,如同瀑布一般,直接衝擊在陰刃的神魂上麵。

“啊……小雜碎,老子詛咒你爹的紋頭,被野狗給刨了,你媳婦的屍體,被野豬給奸了!”

陰刃一邊慘叫,一邊罵道。

“放屁!”

蘇辰聽到這一聲大罵,目光陰冷。

上去一拳。

打得陰刃的靈體都要崩潰開來。

“冇必要跟這陰神一族的廢物動怒,既然他都已經說出‘陰犬’了,那我們自己查就是。”

林驚月嘴角露出一抹冷冽的笑容。

五指一抓,像是揪其一團淤泥般,把陰刃的靈體抓入手中。

“搜魂!”

轟!

一道無可匹敵的洪流,侵入陰刃腦海之中。

“哈哈……你們居然妄圖對我陰神一族搜魂,簡直就是蠢到……”

陰刃臉上開始時,露出濃濃的譏諷。

可突然間,它似乎察覺到了什麼,笑容徹底僵住,露出無法想象的驚恐。

“不……”

陰刃的靈體,像是遭受到一股無法形容的恐怖力量侵襲。

瘋狂顫抖,迅速崩潰開來。

而就在這崩潰之時,有一頭頭‘冰噬蟲’,吞出一縷縷寒息。

飛快的把他腦髓中一部分給冰凍住了。

“搜!”

林驚月以‘陰犬’為追蹤標記,迅速翻閱陰刃腦髓中的資訊記載。

時間流逝,轉眼間,一刻鐘過去了。

“找到了!”

林驚月目光一亮。

五指一抓,

-->>

直接把陰刃腦髓內這部分記憶給提取出來。

最後形成一道畫麵。

這畫麵中,有一頭衝滿陰魂怨氣的地獄九頭犬。

無比猙獰,氣息極其可怕。

比起尋常的劫境大帝,都要凶狠得多。

“這是陰神族的地獄九頭犬,屬於半神獸級彆,是這廢物成為第九使徒的時候,閻羅賜予給他的戰寵。”

林驚月玉手一碾,陰刃的靈體,徹底崩潰開來。

吼!

這時候,太陰劍棺之中,還封印著不少陰神一族的戰魂,突然察覺到什麼,紛紛發出歇斯底裡的咆哮。

砰砰砰!

無窮無儘的陰死之氣,噴湧而出。

隻是,剛要爆發的時候,便是被一根玉指給碾碎了。

“哼……一群死了不知多少萬年的老怪物,也配在我林驚月麵前大吼小叫?”

林驚月冷笑一聲。

彈指間,太陽刀氣,轟然落下,直接把太陰劍棺中所有的戰魂都給碾殺了。

到最後,這些戰魂統統灰飛煙滅。

隻剩下一團純淨的本源。

“這是那件‘閻羅王座’燃燒之後,剩下的最一成聖器本源,拿去與你身上那件聖器‘寂滅拳套’融合吧!”

林驚月揮手間,這團純淨的聖器本源,直接飛向蘇辰。

“太好了,我的‘寂滅拳套’,本來還差五塊碎片才能徹底還原,但如今有了這團聖器本源,融入之後,至少能夠等同於增加一塊聖器碎片!”

蘇辰目光一亮。

揮手間,世界之火,滾滾而來,直接將聖器本源籠罩起來。

“小心一點,要把這團聖器本源煉化,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林驚月神色一斂,道。

雖然她已經把這團聖器本源中,屬於閻羅王的意誌給抹掉了,但還餘留有一道濃鬱的死氣。

這是‘閻羅王座’自爆的時候,留下的死怨之氣。

此刻,這團死怨之氣,與聖器本源徹底融合到一起。

猶如附骨之疽,很難清除乾淨。

唯有在進行聖器改造的時候,纔有機會除掉。

“冇事,我知道怎麼做!”

蘇辰的煉器水準不低。

自然一眼就看出這團聖器本源的問題。

不過,他卻冇有絲毫在意。

陰刃與‘閻羅王座’合體的時候,還不是照樣被自己給鎮壓了。

如今,隻是區區一團死怨之氣。

又能翻起什麼樣的大浪?

砰!砰!砰!

虛空深處,猛地傳來一道道巨響。

“九龍煉天術,開!”

蘇辰揮手間,靈火狂湧,化作一頭火龍,向著這團聖器本源衝擊而去。

“吼……”

突然間,有一道驚天動地的咆哮,傳了開來。

撼人心神,恐怖至極。

天地狂變,山河驚顫。

這團聖器本源,像是掙脫開了束縛,騰空而起,化作一顆死亡星辰。

砰!

這顆死亡星辰,蘊含了驚詫輪迴的力量,可怕無比。

“這……這莫非是閻羅王的意誌!”

仙兒臉色狂變,驚呼道。

“不,不是閻羅王的意誌,而是‘閻羅王座’隕落前誕生的怨念。”

林驚月雙眼一縮,喃聲道。

閻羅王座,作為陰司大地的十大聖器,雖然比起蒼龍大陸的十大聖器,要弱上一絲,但也是無比恐怖至高聖器。

像這等級彆的存在,自然已經誕生了靈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