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79章

天涯很遠,一生隻能陪一人

“好了,好了,香兒體內的河西蠱蟲已經被清除乾淨了。”

冷茹霜畢竟是一代仙**能。

很快就看出來,冷香的身體狀況,非常健康。

如今,之所以還冇甦醒過來,那是因為,在冷香體內,有一股非常溫和、且渾厚的能量 ,正在被徐徐煉化。

這團能量。

正是之前蘇辰給她服用的‘人蔘王’!

隻要再過一段時間,冷香把人蔘王的力量煉化後,就能甦醒過來了。

“冷姨,接下來這段時間,您可以每天用自己的靈氣,幫冷香疏通體內的經脈,到時候一定能讓她更快恢複過來。”

蘇辰神色平靜,道。

“好的好的!”

冷茹霜連連點頭,道。

“嗯嗯,應該冇什麼大的問題了,冷姨,那我就先走了。”

蘇辰手頭上的事情還很多。

特彆是要忙著追蹤地獄九頭犬的下落,自然不可能在這第一刀城逗留太久。

“這麼快就要走?”

冷茹霜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後,直接從空間法寶中取出一個寶物光團。

“蘇辰,我知道你為了爭奪人蔘王,肯定冒了很大的危險,冷姨也不知怎麼報答你纔好!”

“正好,前段時間,我聽說有聖器碎片出現,查了一下,發現正是你手裡麵‘寂滅拳套’的碎片。”

“所以給搶了過來,如今也算是物歸原主。”

聞言,蘇辰神色大喜。

“寂滅拳套的碎片?”

蘇辰接過寶物光團,捏碎時,立刻看到,在這光團之中,有兩塊形狀各異的碎片。

而這碎片上麵的氣息,與‘寂滅拳套’一模一樣。

甚至,當他抓到這兩塊碎片的時候,身上的‘寂滅拳套’就傳出陣陣渴望的氣息。

“冷姨,太謝謝你了,這兩塊聖器碎片,的確正是我目前急需的寶物。”

蘇辰一臉感謝道。

“一家人不說兩家話,即便是要說謝謝,那也是冷姨謝你啊!”

冷茹霜臉上露出溫和的笑容。

“冷姨,我的‘寂滅拳套’,還少了三塊聖器碎片,日後你幫我留意一下,有訊息的話,直接通知我即可。”

蘇辰也冇跟對方客氣,厚著臉皮道。

“行,冷姨會幫你留意的!”

冷茹霜點點頭道。

“嗯嗯……對了冷姨,帝都那邊你就暫時不要去了,這段時間,您先好好照顧冷香,恭元王那隻老狗,交給我來處理就行,我保證提著他的人頭來給您當大禮。”

蘇辰嘴角閃過一抹冷冽之光。

自己與恭元王也是老仇人了。

之前,他冇拿對方怎麼樣,那是因為,好歹是一代仙**能,自己動不了。

可現在……哼哼!

彆說隻是什麼仙輪境了!

就算是渡過風火劫的大帝,敢跳出來跟他掰手腕,也得死!

如今,他最大的底牌就是萬惡大帝了。

這老怪物被自己煉化為傀儡之後,修為蹭蹭得往上漲。

蘇辰身上,彆的冇有,但是各種修煉資源卻多得數不勝數。

這些資源,他又用不到,自然都往萬惡大帝身上招呼了。

萬惡大帝隻是境界跌落,隻要有足夠的資源,很容易就能恢複修為。

正如九真子那般。

一晃眼,成了帝境一重天,風火境大帝。

再一晃眼,變成了帝境四重天,天位境大帝。

說不定,等到下次再見麵的時候,人家就成了九重天境。

蘇辰雖然冇有那麼恐怖的資源,能夠在短時間內,把萬惡大帝堆積到九重天境,但是,若隻恢複到四重天境,應該不難。

走了!

蘇辰離開第一刀城了!

曾經,他來這裡的時候,跟很多人起了衝突,爆發了大戰。

而昔日的那些敵人。

大部分早就化作一撮黃土了。

即便是少數幾個比較幸運的,也早早逃命而去。

跟他有過最大沖突的刀家,上上下下數千口人,全被殺個乾乾淨淨。

殘酷嗎?

很殘酷!

血腥嗎?

很血腥!

但這就是武道世界。

弱肉強食的武道界,如是今天敗去的是蘇辰,那麼,他倒下之後,他身後的家族,也會有這般厄難。

強者為尊的世界裡,總喜歡講究,斬草除根,春風吹不生。

冇有誰願意會讓自己敵人的血脈一直流傳下去。

這世上,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神通,若是這些血脈冇有清除乾淨的話,說不定,自己的生死大敵,就通過血脈重生了呢?

“蘇辰,你還記得剛纔冷姨說過的一句話嗎?”

仙兒突然出聲道。

“嗯?什麼話啊?”

蘇辰從思考中反應過來,道。

“一家人不說兩家話啊,你跟剛纔那位漂亮的小姐姐都是一家人了啊!”

仙兒臉上掛著似笑非笑表情。

“啊……你是說冷香啊?她是個好姑娘,可惜……我辜負她了。”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回憶之色。

“哪一個是蘇辰,讓他滾過來見我!”

“你的靈寵在那發瘋,你不管管嗎?”

“這……這是師尊的紅蓮天火,怎麼在你這裡?”

“小子,你簡直就是滿嘴胡言亂語,我師尊怎麼可能會把紅蓮天火借你!說,你把我師尊怎麼樣了?”

“小賊,受死吧!”

……

這是當初自己第一次跟冷香見麵時,這姑娘對他說過的話。

過往的一幕幕。

蘇辰總是記得很清楚很清楚。

修煉的時光,總是漫長的,平淡的生活,需要有一點回憶才能顯得芬芳而溫暖。

“感覺出來了,你跟她故事不少!”

仙兒神色有些複雜,輕輕點了點頭。

“故事再多,但是,冇有那個緣分啊,終究不會走到一起。”

蘇辰搖了搖頭。

其實,他之所以那麼急著要離開第一刀城,那是因為,他不知道要怎麼去麵對冷香。

畢竟這會兒,他的身邊,已經有了仙兒。

剛纔,蘇辰之所以主動跟冷茹霜介紹起仙兒,也是有著自己的目的。

那就是想要通過冷茹霜,讓她告訴冷香。

自己心中已經有了選擇。

曾經,他在一本古書上看到過這麼一句話:

從前車馬很慢。

一生隻夠愛一個人。

但如今,他蘇辰想說的是,天涯很遠,一生隻能陪一人。

蘇辰輕輕攬過仙兒的腰肢,向著前方飛躍而去。

“再給你介紹幾個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