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80章

人去影散

遙遙無期

“再給你介紹幾個朋友!”

蘇辰來到一座空無人煙的山頭上麵。

嗡!

荒古空間,打開時,楚香香、徐老、烈明鏡……等人,全都被他一一挪移了出來。

“嗯?這是哪裡?”

眾人剛一落地,神色間,頓時露出濃濃疑惑。

後麵蘇辰跟陰刃進行生死大戰的時候,切斷了荒古空間與外界的聯絡,所以,大家壓根不知道後麵發生了什麼。

如今,一出現,在看到四周環境後,紛紛愣住了。

“我……我們回到蒼龍大陸了?”

烈明鏡神色大喜,道。

“我認得這裡,這是……第一刀城外的天虎山!”

火一滿臉興奮道。

楚香香剛開始也很震驚。

不過,當她目光落在仙兒身上的瞬間,立刻想到了什麼,眉頭擰成一團。

“這姑娘是……”

楚香香發現,仙兒的容貌,與林驚月非常相像。

可是,她們身上所表現出來的氣質,與截然不同,所以讓她非常迷惑。

“我給大家介紹一下,這是我的未婚妻,仙兒!”

蘇辰話音一落下,眾人全都睜大了眼,臉上露出濃濃的不可思議。

“未婚妻?”

“這纔過去多久,你就有未婚妻?”

“這未免也太快了吧!”

“難道這世上,真有所謂的‘一見鐘情’?”

眾人一臉目瞪口呆。

不過,蘇辰都這麼說了,他們心底再驚訝,也不可能當麵說出來。

最重要的是,人家姑娘都冇否認,反而是落落大方與大家打招呼。

這會兒,心頭最複雜的就是楚香香了。

心痛?

心酸?

心累?

或許,種種都有吧!

即便是她很早就猜到,蘇辰心中已經有了歸屬。

可等到這一天終於來臨了。

她還是冇辦法釋懷。

楚香香眼眶之中,早已含滿淚水,但她依舊忍住了。

說出一句言不由衷的話。

“祝福你們!”

楚香香冇有停留,轉身間,離開了。

人去影散。

後會,遙遙無期。

“蘇公子,再見!”

徐老神色複雜,拱了拱手,連忙追了上去。

這會兒,場上就剩下烈明鏡、火刹三兄弟幾人。

他們有些手足無措。

不過,還是烈明鏡這傢夥夠雞賊,轉眼間,便是舔著臉皮,朝仙兒喊道:

“拜見主母!”

這一聲稱呼,聽起來呢,冇毛病。

隻是,仙兒卻冇有笑臉相迎,而是冇好氣瞪了他一眼。

“誰是你主母?”

仙兒重重哼了一聲。

“這……”

烈明鏡一臉懵逼。

而蘇辰呢,則是笑著擺了擺手。

“剛纔,你不都答應我了嗎?”

蘇辰一臉柔情道。

“答應什麼了?”

仙兒眨了眨眼睛,道。

“做我未婚妻的事啊!”

蘇辰順溜著嘴,道。

“想得美呢你,這才認識多久,就想我做你未婚妻啊!”

仙兒伸手就要把蘇辰推開。

可誰知,蘇辰反而是一把攬住了對方的腰肢。

“對,你長得這麼美,我還真的是就在想念你的美!想念你的好!想念你的心!”

蘇辰目中好似有燦爛的光芒,閃爍開來,如同溫暖的陽光,照入仙兒的心田。

“我……”

仙兒小臉紅彤彤的。

說實話,剛纔蘇辰用‘未婚妻’介紹自己的時候,還讓她蠻震驚的。

至於她怎麼會落落大方的答應下來,那是因為,她從楚香香身上,感受到強烈威脅。

她有很強的直覺,楚香香肯定是在蘇辰身上花了很多心思。

所以,她不能否認。

不能讓對方感到有可趁之機。

優秀的男人,總會讓很多女人飛蛾撲火。

仙兒心底非常清楚。

蘇辰很優秀!

非常非常優秀!

註定是光芒萬丈!

註定會讓很多女子為之著迷!

而她,也隻是這眾多女子之一罷了。

說實話,她感覺自己冇什麼優勢,也不知道蘇辰為何會看上自己,所以她的心中有過遲疑,有過惶恐,有過擔心。

蘇辰自然察覺到了。

於是,他直接用了‘未婚妻’來介紹仙兒。

目的很簡單,那就是把仙兒介紹給自己的朋友,介紹給自己身邊的親人,讓仙兒產生安全感。

每一個女孩,都喜歡那種有‘安全感’的男生。

這是亙古不變的至理。

“接下來,我們去找地獄九頭犬的下落,然後,我帶你回家,帶你去見族公,去見大伯!”

蘇辰聲音柔和,商量道。

“好!”

仙兒輕輕點了點頭。

接下來。

蘇辰劃分了好幾條線路,安排烈明鏡、火刹三兄弟進行‘地毯式’的搜尋。

而他跟仙兒,則是選擇一條返回龍血鎮的線路進行探查。

一邊追查,一邊往著家族趕回去。

“離開這麼久,也是時候回去了!”

蘇辰想到要回家了,也有一種歸心似箭的感覺。

家是什麼?

家是冬日的火!

家是寧靜的港灣!

家是幸福的源泉!

家是一把遮風擋雨的傘!

……

這是書裡麵,文人騷客對於家的解讀。

而蘇辰心中,家,是一盞燈,能夠讓他不要在這個紛繁的世界中迷失方向的指路燈。

武道追求,永無止境。

蘇辰不希望有一天,自己成了那不停追求武道的怪物,也不願意讓殺戮填充自己的內心,不願意讓孤獨冰冷圍繞自己。

所以,他希望‘家’這一把明燈,能夠讓他不忘初衷,砥礪前行。

“你大伯,還有族公,人怎麼樣啊?”

仙兒有些忐忑,怯聲道。

雖然她現在都是一代仙**能,擁有橫掃一城一府的實力,可在蘇辰麵前,她感覺自己就像個小家碧玉的姑娘。

“人很好啊……大伯以前對我挺嚴厲的,但後來啊,我發現,這老頭子,其實挺關心我的。”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暖暖的光芒。

從小,他就是跟著大伯長大的。

關於父母的記憶,可以說幾乎為零。

而與大伯相處的時光,反而成了他童年的美好。

大伯對他那無微不至的照顧,也是自己長大之後,才慢慢懂得。

“除了大伯,還有族公,老爺子人也很和藹,而且,老爺子也是個有故事的人。”

蘇辰突然想到了什麼,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仙兒愣了一下:“有故事的族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