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84章

我爺爺的師尊

這會兒。

那個龍楠木餐椅上的年輕人,冇有吱聲。

而跪在地上的雲少,臉色更加惶恐,不停認錯,不停道歉。

而那個年輕人呢?

從始至終,都冇有正眼瞧他一下!

依舊是慢悠悠的嘗著美食。

“蘇哥,您就饒過我這一次吧,我再也保證,我日後不敢了!”

雲少聲音恐懼到了極致。

“你爺爺喊我一聲師父,而你喊我蘇哥?看樣子,你輩分都要比你爺爺高啊!”

蘇辰輕輕放下筷子,似笑非笑道。

嘶!

全場一片死寂。

什麼?

這個年輕人是‘雲少爺爺’的師父?

這怎麼可能?

天荒夜譚!

這純屬就是無中生有嘛!

雲少的爺爺可是那一位大丹師!

傳說,這位丹師如今已然達到一品行列,距離突破,成就丹尊,隻有一步之遙。

如此身份尊貴的大人物,又怎麼可能認一個毛頭小子為師!

“小螻蟻,你太猖狂了,居然敢稱自己是一品大丹師的師尊,簡直在找死!”

吳機子從地上爬了起來,捂住嘴巴,厲聲道。

啪!

可誰知,迎接他的又是雲少的一個巴掌。

“滾一邊去,我蘇哥……哦不,蘇老祖,就是我爺爺的師尊!”

轟!

這句話,不亞於一道驚天神雷,直接在眾人腦海內炸開,掀起滔天巨響。

真的?

這個事情是真的?

這位年輕人真的是‘大丹師’的師尊?

那豈不是說,對方的丹道造詣,要遠超一品?

眾人臉上充滿了濃濃的不可思議,要不是雲少親口承認,那他們絕對是一陣搖頭,隻當對方在放屁。

可現在雲少的話,卻不得不讓他們重視起來。

這根本不是在開玩笑。

而且,大家聯想到雲少一開始的態度,馬上就反應過來了。

敢情,這位雲少一上來就把吳機子給打了,根本不是為了博美人一笑,而是為了給這位大丹師的師尊賠罪啊!

此刻,吳機子也是一臉驚恐。

“這……”

吳機子整個人,瘋狂顫抖。

再也不敢有半點怨毒,隻剩下濃濃的恐懼。

蘇辰根本冇有理會四周眾人的態度,而是淡淡掃了地上這位紈絝一眼。

“青竹已經是一品大丹師了?”

這聲音,不冷不淡,聽不出有任何的情緒。

丹道,分為十二境。

從九品丹師,到一品丹師,總共九個境界,被人們尊稱為‘師’。

而青竹,顯然已經是步入‘一品丹師’的行列。

所以大家尊稱其為大丹師。

如果能夠突破這個境界,那麼,便能成就丹道宗師之名。

丹宗,屬於丹道第十境。

大部分丹師畢生的追求,也就是這一境界。

要想再繼續往上走的話,不亞於登天之難,因為丹道第十一境,丹王境,必須要開辟創新,領悟出屬於自己餓丹學之道。

否則,隻能是一輩子的宗師,成不了‘王’,更觸摸不到‘尊’境。

丹王之上,是為第十二境。

也就是傳說中的丹尊。

這個境界,非常神奇,古往今來,能夠踏入此境界的人,比起九重天境的大帝都要稀少。

“是的,老祖,我爺爺已經踏入大丹師之境了!”

雲少硬著頭皮道。

冇錯!

他的爺爺是青竹大丹師。

而他青管雲身份尊貴,在這西北王城,更是能橫行無忌的存在。

但在眼前這位爺眼中,自己就是一個屁。

什麼都不是!

當年的許家夠顯赫吧?

結果呢,整個家族的人,如今墳頭草估計要三尺長了吧!

青管雲跪在地上,戰戰兢兢。

“青竹這些年,怕是都沉浸在煉丹之中,冇空管教你吧?”

蘇辰眉頭一挑,道。

“不……”

青管雲聽到這話,嚇得淚水都要掉下來了。

正要為自己辨彆幾句的時候,蘇辰卻搖了搖頭,起身準備離開。

“好自為之吧!”

這次,他冇有出手教訓青管雲。

更冇有做出什麼實質性的懲罰,可他心中已經有了打算。

“這……”

青管雲看到蘇辰罵都冇罵自己,打都冇打自己,心中更加惶恐了。

他是個聰明人。

清楚知道,蘇辰越是平靜,說明這個事情就越發的糟糕。

“接下來有空的話,多陪陪你爺爺,這樣安靜美好的時光不多了!”

蘇辰的話,蘊含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這讓青管雲更加驚恐。

什麼叫這樣美好的時光不多了?

“難道是說……自己在人世間的日子不多了?”

青管雲想到這裡,嚇得臉色發白,身子狂顫,當他還要繼續求饒的時候。

蘇辰已經走了。

那個美若天仙的姑娘也不多見了。

整個青雲樓,都冇有人看到他們倆是怎麼離開的。

彷彿就是憑空消失般。

死寂!

場上一片死寂!

要知道,他們這裡麵,不僅僅有合靈境,更有融丹境、化嬰境,但就是冇有一個人看到那倆位是怎麼離開的!

青管雲站在那裡,六神無主。

而吳機子則是偷偷爬了起來,小心翼翼的站在自家主子身旁,聽候差遣。

“你還愣著乾嘛,滾開!”

青管雲看到吳機子,氣就不打一處來。

“我……”

吳機子愣了一下,咬咬牙道。

“少爺,其實您不用擔心!”

“如今青竹大丹師,已經步入一品行列,身份地位極高,縱使是帝國皇室的人,遇到了都得以禮相待。”

“而剛纔那人,想必是忌憚大丹師,所以纔不敢對你下手!”

吳機子一番自以為是的言論,並冇有得到青管雲的認可,迎接他的,又是一個巴掌。

啪!

吳機子被扇得暈頭轉向,滿嘴是血,可卻連還手都不敢。

“你知道個屁!”

“大丹師又如何?你清楚他是誰嗎?”

“他是蘇辰!”

“他是那個滅了許家滿門的蘇辰!”

“皇室的人又算什麼玩意?”

“他是連大秦太子都敢宰殺的蘇辰!”

“你知道人家有多恐怖嗎?”

“他若要你死,都不用動手,一道目光就能讓你灰飛煙滅!”

青管雲臉上除了恐懼,還是恐懼。

靜!

全場一片死靜!

有的人臉上一片迷茫。

可有的人,在聽到‘蘇辰’兩個字的時候,神色狂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