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85章

黑暗美食料理

“回來了!”

“這個煞星居然回來了!”

“難道好不容易安靜下來的西北天府,又要再起殺戮了嗎?”

不少人心頭顫抖,紛紛取出傳訊玉簡,把蘇辰歸來的訊息傳了出去。

“你給我死一邊去,日後,我不想看到你!”

青管雲惡狠狠瞪了吳機子一眼,轉身間,急急忙忙往自家趕去。

事態緊急啊!

他需要把蘇辰臨走前的話,告訴自己爺爺!

蘇辰到底是幾個意思?

難道真要動手滅了自己?

可又覺得不像啊,但這一句,美好的時光不多了,簡直把自己給嚇個半死!

諾大的青雲樓。

如同鳥獸散去般,頓時顯得冷冷清清。

而吳機子則是神色驚恐,站在那裡,像是丟了魂般。

“蘇辰!”

“西北天府最恐怖的王!”

“曾橫掃諸城無敵的存在,我……竟然把他給得罪死了!”

吳機子簡直就是丟了神。

整個人,在那裡不停的絮絮叨叨。

西北府城外。

一條青石板小道。

蘇辰與仙兒漫步而行。

“怎麼不見一下那位青竹丹師?”

仙兒神色中閃過一抹疑惑。

“算了,青竹是冷香的師尊,見了麵,我也不知道該說啥好啊!”

蘇辰搖了搖頭。

其實,對於冷香,他心底還是有些愧疚來著。

那個傻姑娘,對自己一片癡情。

奈何花落流水!

自己枉付了人家的真心。

“好複雜,冷香是青竹的師尊,而你又是青竹的師尊,說起來,你還是人家姑孃的師祖啊!”

仙兒一臉打趣道。

“哎……那丫頭要是真認我當師祖就好了!”

蘇辰苦笑一聲,步伐加快。

每一步落下,都能拉出一道長長的雲影。

隻是,這雲影看起來有些單調。

“蘇辰,還有多遠啊!”

仙兒冇有在前麵的問題過多糾纏,話鋒一轉,道。

“踏過這座大青山就到了!”

蘇辰目光一閃,看向前方,有一座青翠欲滴的青山,惹人矚目。

當初,他在這青山中,也遇到很多有意思的東西。

但如今,這些東西,在他看來,不過爾爾。

武道世界就是如此,實力變了,心態也會隨之發生變化。

蘇辰一路向東,踏入大青山。

不知不覺,天邊掛滿了彩霞,落日的餘暉,染紅了一座座森林。

這時候,一座古樹參天的林內。

有道非常年輕的人影,正在飛快閃動。

這少年,大概也就十來歲,不過身法甚是了得,輕鬆避開很多危險。

“嗯?那是靈藥?”

突然,這少年停了下來,目光落在不遠處一株紫紅色靈藥上麵。

這會兒,他臉上露出濃濃的驚喜。

“哈呀,這是傳說中的‘紫皇血蔘’,六葉迎動,至少得有六百年份!”

少年目中綻放出一抹璀璨精芒。

紫皇血蔘,屬於七品靈藥,珍貴無比,煉化之後,可以讓他的修為更上一層樓。

可就在他要進一步采摘靈藥的時候。

-->>

突然,一道強烈危機浮上心頭。

“不好!”

這少年反應非常敏捷,直接一晃,倒飛開去。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紫皇血蔘’的泥土內,突然衝出一頭巴掌大的黑蜈蚣,渾身閃著毒光。

“啊……這是人階妖獸‘血土蜈蚣’!”

少年臉上閃過一抹凝重之色。

血土蜈蚣,雖然體型很小,比起其它妖獸都要小得多快,可這一身毒素,甚是可怕,其它人階妖獸遇上,都隻有躲避的份。

甚至是玄階妖獸,沾上‘血土蜈蚣’的毒素,都得斃命。

“不論如何,這株‘紫皇血蔘’我都不能放棄。”

少年雖然心頭很是警惕,但卻冇有放棄。

血土蜈蚣,雖然可怕,但隻要小心應付,不要被其劇毒傷到,問題就不大。

“嘶……”

這頭血土蜈蚣看到對方冇有要離開的意思,渾身殺機閃爍,直接殺了過來。

要知道,這株‘紫皇血蔘’可是它的寶貝,每天隻要在這株血蔘旁邊修煉,就能讓它修為大增。

“開山拳!”

少年大喝一聲,開脈六重的靈氣,滾滾爆發,化作一道巨大拳罡,直接轟了過去。

砰!

這頭血土蜈蚣的速度,雖然很快,可還是被開山拳的拳罡給擊中,立刻給撞飛出去。

“再吃我一拳!”

少年神色大喜,踏步間,主動衝了出去。

……

距離森林百裡之外。

有一個篝火堆。

這會兒,有一對年輕人,正在燒烤一頭巨大的蜈蚣。

如果細看,便會發現,這頭蜈蚣,與那少年在廝殺的血土蜈蚣非常相像,但體積卻要大得多。

跟少年交手的血土蜈蚣,隻要巴掌大小,而這對年輕人所燒烤的蜈蚣,足足有兩個人之大。

一頭是人階妖獸,而這一頭呢,足足是天階妖獸,無數血土蜈蚣的老祖,堪比人族武者的丹境。

可現在,卻被人抓來燒烤。

要是讓那個少年人看到,必定會嚇得半死。

“蘇辰,我跟你說,這血土蜈蚣雖然一身毒,但是,它的骨髓可好吃了。”

仙兒看著篝火堆中已經被烤得焦黃的蜈蚣,滿臉興奮道。

“那你等會多吃一點!”

蘇辰嘴角一陣抽搐,道。

不管是上一世,還是這一世,仙兒都是自己認識的那個仙兒啊!

永遠對於‘吃’充滿興趣。

而且,始終都喜歡‘吃’這些個稀奇古怪的東西。

尋常人,避之不及的血土蜈蚣,居然能被她抓來烤著吃,而且,還跟自己重點推薦了蜈蚣的骨髓!

蘇辰想到這裡,有些頭皮發麻。

“你彆不信,等會你嚐到這蜈蚣骨髓的美味後,肯定吃得比我還歡。”

仙兒一邊往蜈蚣身上加一些調料,一邊道。

“我信我信!”

蘇辰連忙點頭道。

這會兒,千萬不能跟這姑娘理論。

要不然迎接自己的,絕對是滔滔不絕的‘黑暗美食論’。

上一世,蘇辰可是在這姑孃的嚴厲要求下,吃了不少奇奇怪怪的東西。

至今回想起來,都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嗯?”

突然,蘇辰耳邊傳來一絲細微的碰撞巨響。

那是百裡之外的打鬥聲。

蘇辰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有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