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86章

浮屠金炎

“有意思。”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特彆的笑容。

隨手在半空中畫了一個圈,形成一麵水鏡。

頓時把百裡之外的戰鬥都給投影過來了。

在這投影中,有個少年,正在與一頭蜈蚣廝殺到一切。

“吖,這麼巧合,我們這邊正在烤血土蜈蚣,那少年卻在跟血土蜈蚣廝殺!”

仙兒花容間閃過一抹淡淡的驚訝。

“咦,這少年體內,流淌著的居然是我蘇家血脈!”

蘇辰臉上頓時來了興趣。

這會兒,水鏡之中,蘇家少年飛快衝出。

開脈靈氣,轟轟而動。

向著血土蜈蚣的腹部橫擊而去。

“這少年要吃苦頭了,血土蜈蚣與其它蜈蚣類不同,其腹部,並不是弱點所在,反而是最堅硬的位置!”

仙兒目光一閃,道。

“確實,看他能不能反應過來了!”

蘇辰點了點頭。

以他如今的眼光與境界,自然能看出這一場廝殺,蘇家那位少年已經失了先鋒。

但是,武道廝殺,冇有到最後一刻,還真不能妄言勝敗。

獅子搏兔,都亦需全力以赴。

很多時候。

一個疏忽就會導致整個戰局的改變。

轟轟轟!

百裡之外,大戰爆發。

蘇家少年靈氣噴湧,爆發出無畏之勢,一拳狠狠轟向血土蜈蚣的腹部。

可接下來的一幕,卻是把他給驚住了。

砰!

誰知,這血土蜈蚣腹部上麵,居然出現一道道爪子。

密密麻麻,彼此交叉在一起,形成無比結實的護盾。

“什麼?這是妖之腹甲?”

少年臉上露出濃濃的驚訝。

一拳打落,感覺像是打在磐石上麵。

所有靈氣,都被震散了。

“不好!”

少年反應過來後,神色大變。

正要倒退,那頭血土蜈蚣的尾巴,陡然豎起。

刹那間,橫掃而來。

快!

這速度幾乎快到了極致!

“逃!”

少年神色驚恐。

正要後退的時候,在他手上,一個蟠龍戒指中,突然傳出一絲細微的波動。

“小傢夥,彆退,你逃不出血土蜈蚣的攻擊範圍的!”

那是一道蒼老的聲音。

“枯老,那我該怎麼辦?”

這少年,終究隻是一個十幾歲的孩子,麵對血土蜈蚣圍殺之下的生死危機,還是慌了。

“不要退,生死看淡,直接乾!”

蟠龍戒指中,那道蒼老的聲音再度響起。

“好!”

少年咬了咬牙,放棄逃命,而是一個轉身,主動迎了上去。

殊死一搏!

方能為自己贏得一條生路!

“殺!”

少年像是激發了某種秘法,氣血滾滾,爆發出無敵一拳。

砰!

這一拳落下,直接與血土蜈蚣的尾巴碰撞到了一起。

轟隆一聲。

少年整個人直接被掀飛出去。

不過,那頭血土蜈蚣更慘,整條尾巴,居然在少年一拳的轟擊之下,寸寸碎裂。

“咦……”

百裡之外。

蘇辰與仙兒齊齊發出一聲驚歎。

不僅僅是驚歎於少年這一拳的威力,更佩服對方的心智。

能夠在那麼危

-->>

險的關頭,改變逃生的念頭,堅定殊死一搏的意誌。

“看來……這少年背後有名師指點啊!”

蘇辰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轟隆隆聲傳出。

少年一拳震碎了血土蜈蚣後,氣勢再度攀升,渾身殺機湧動,立刻殺了過去。

趁你病,要你命!

如今,血土蜈蚣被他打傷了,真是發動絕殺一擊的時刻。

“滅元拳!”

少年低吼一聲,體內氣血,轟轟燃燒。

一拳打出!

黑光噴湧,化作一隻百丈之大的巨拳。

這一拳的威勢,早已超越了開脈境。

至少能夠與轉元初期相媲美。

“吼……”

血土蜈蚣發出一聲憤怒的咆哮,渾身瀰漫出濃濃的毒霧,翻滾而動,向著少年包圍而去。

那少年看到這一幕,不驚反喜。

“正是這個時候!”

少年彈指一射,頓時有道金黃色的火焰,跳躍開來。

砰!

這一刻,虛空像是被點燃了似。

那些毒霧,遇到這金色火焰,猶如遇到剋星一般,紛紛消融開來。

“吼……”

血土蜈蚣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驚恐,冇有遲疑,轉身就逃。

開什麼玩笑!

這可是天地靈火!

這個少年身上居然擁有天地靈火!

這簡直就是重新整理了認識啊……

區區一隻開脈境的螻蟻,又怎麼可能收服天地靈火呢?

血土蜈蚣心頭一陣咆哮。

隻可惜,這時候,滅元拳轟然落下,立刻擋住了它的退路。

同時,靈火滾滾而來,以一種無可匹敵之勢,直接洞闖了血土蜈蚣的喉嚨。

“吼……”

血土蜈蚣死亡前的驚恐聲,戛然而止。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了。

從少年動用天地靈火,到將對方擊殺。

前後不過是幾個呼吸的功夫。

砰!

血土蜈蚣身子一軟,倒落在地。

那猩紅的雙眸,睜得大大的,露出濃濃恐懼與駭然。

人階妖獸巔峰的血土蜈蚣死了!

死在一個開脈六重的少年手裡了!

而且,這個僅有開脈境的少年,居然掌握天地靈火!

這訊息,要是傳出去,足以引得西北天府的武者一片嘩然。

更甚者還能引來一群虎狼,瘋狂爭奪這道靈火。

天地靈火的價值,無法估量。

不管是開脈之上的轉元,還是合靈、融丹、化嬰,全都是趨之若鶩。

百裡之外。

蘇辰與仙兒臉上都露出一抹無法掩飾的震驚。

“這應該是靈火榜上,排在第三的‘浮屠金炎’吧!”

仙兒目光灼灼,盯著水鏡中的那道金色火焰,道。

“對,這金色火焰,就是靈火榜上第三的‘浮屠金炎’,可惜了,這道靈火的本源受到重創,如今力量不足巔峰時期的十萬分之一。”

蘇辰眉頭一挑,道。

“靈火本源受到重創?這可不是一般人能打出的傷害,至少,也得是你我這個層次的大能吧!”

仙兒臉上的驚訝之色更濃了。

冇想到,在這西北天府,居然還會遇到本源遭受重創的‘浮屠金炎’。

而且這道‘浮屠金炎’,居然還被一個少年收服了。

“看來,你這位蘇家後輩,也是大有來曆呀!”

仙兒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哈哈……來曆再大又如何,他都是我蘇家子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