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89章

我送你一份大禮

“一個手下敗將,也配在我蘇不夜麵前大吼小叫?”

蘇不夜目中露出睥睨天下的鋒芒,道。

“放你大爺的狗屁,你纔是手下敗將。”

楊釗暴跳如雷。

“行了,不用跟一個將死之人廢太多的話,待我取走他身上的‘浮屠金炎’,就把這小子剁碎了喂野狗吧!”

吳大荒老臉上麵,露出毫不掩飾的貪婪。

浮屠金炎!

這可是排在靈火榜第三位的天地之火!

若是自己能夠掌握這道靈火,那麼,他的實力,將更進一步,甚至能夠達到半步丹境的層次。

“給我死過來!”

吳大荒大手一抓。

合靈之力,滾滾爆發,如同一隻森冷駭然的白骨爪,狠狠抓了過去。

“要死了嗎?”

蘇不夜一臉絕望。

雖然他已經拚儘全力了,可比起這尊合靈高手,還是太弱了。

“哎……”

蟠龍戒內,一道乾枯的人影,突然散發出浩瀚光華。

“小傢夥,我的魂力不多了,索性就在這生命的最後關頭,再把你一次吧!”

轟隆一聲!

乾枯人影上麵,亮起陣陣耀眼的火光,同時,更有一道寂滅浩瀚的氣息,爆發開來。

“不!”

“不要啊!”

“枯老,不要!”

“我不要你為了我犧牲自己!”

蘇不夜心頭狂顫,拚命吼道。

可那蟠龍戒內的人影,依舊冇有停下燃燒魂力的動作。

這一刻,他淚水滑落。

滿心糾痛。

第一次發現自己是這般弱小!

“哈哈……小螻蟻,你居然哭了,原來你也是貪生怕死之徒!”

楊釗站在一旁,看到這一幕,以為蘇不夜是畏懼死亡,心頭更佳得意了。

轟隆隆聲傳出。

吳大荒的合靈之手,轟轟爆發,碾殺一切,向著蘇不夜抓去。

而同一時間。

蘇不夜的蟠龍戒指內,突然爆發出一股寂滅九州的力量。

幾乎就在這兩者要碰撞的瞬間。

沙沙沙!

一陣草葉摩擦的腳步聲,傳了開來。

這聲音,聽起來非常細微。

可是,落在吳大荒腦海內,卻如同驚雷一般。

震得他神魂不穩,口吐鮮血。

最可怕的是,自己凝聚而出的合靈之手,這一刻,居然被強行定在半空之中,動彈不得。

而蘇不夜這邊,情況比起吳大荒要好得多。

他隻是覺得自己身上的所有壓力都消失了。

而且,體內的傷勢也都恢複了。

最讓他感到不可思議的是,蟠龍戒內,枯老本來是燃燒了魂力,可在這一刻,整個過程,像是被硬生生給逆轉了。

“這……這到底發生了什麼?”

枯老一臉手足無措。

本來,他都做好殊死一搏的準備。

可冇想到,突然其來的一陣偉岸神力,不僅中斷了自己的魂力燃燒,更是讓他枯季的生命,煥發出勃勃生機。

“這是怎麼回事?”

楊釗一臉驚恐不安。

雖然他冇受到什麼傷害,可他卻眼睜睜看著,自家三爺爺的合靈之手,被定在半空中,動彈不得。

這到底得是多麼恐怖的存在?才能做到這一點!

“很熱鬨呀!”

一道平淡安然的聲音,傳了開來。

眾人目光齊齊一動,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赫然看到,一個年輕人,帶著一個容貌傾城的女子,正緩步走來。

最讓他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

這二人,身上居然冇有任何氣息,簡直如同凡人一般。

但是,在他們的心神感應中,卻絲毫冇有這兩人的存在。

隻有肉眼才能看到。

“你……你們是誰?”

楊釗雙目一瞪,喝道。

“這才幾年冇見,黑水宗居然都膨脹到這個地步了啊?”

蘇辰冇有理會楊釗,而是淡淡的撇了吳大荒一眼。

“你……你是蘇辰!”

吳大荒認出了這個年輕人的身份,腦海內,轟隆一聲,像是被人用手給撕裂開來。

恐懼!

驚慌!

害怕!

種種情緒,瀰漫而來。

如同潮水般,立刻把他心中那一絲自信與傲然給衝擊得煙消雲散。

“三爺爺,這個蘇辰是誰?”

楊釗也察覺到了吳大荒的失態,但卻冇有放在心上。

畢竟,這人也太年輕了。

又怎麼能跟自家三爺爺相提並論!

“他……他是西北天府的王!”

吳大荒說出這句話,整個人,渾身顫抖,直接跌倒在地。

無論如何,他都冇想到,這個曾經在龍血鎮,在西北府城,掀起滔天殺戮的男人回來了!

這些年,他們黑水宗,與蘇家有過很多次摩擦。

但之所以每次都很剋製,便是因為蘇家的這一位。

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

很多人,漸漸忘記了眼前這一位,曾經在龍血鎮造下的滔天殺戮。

也忘記了。

當年,這一位曾一人一拳滅掉一宗。

而那一宗,正是白水宗。

倘若白水宗不滅。

又何至於會有他們黑水宗今時今日的地位。

說起來,他們黑水宗之所以能夠順利發展起來,很大程度上,還是仰仗了眼前這一位。

“有趣,你居然知道我,我還以為,黑水宗的人,都把我給忘了呢!”

蘇辰臉上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不敢……您們黑水宗,又怎敢忘記您!”

吳大荒身軀顫抖,直接跪了下去。

“三爺爺,你乾嘛呢?”

“乾嘛要跪這個年輕人!就算他是西北天府的王又如何?”

“這裡是我們黑水宗的地盤!”

“就算是條龍來了,也得給盤著!”

楊釗一臉霸氣十足,道。

“住嘴!”

吳大荒嚇得臉色都白了。

恨不得一掌拍死這個不懂事的傢夥。

“蘇大人,小孩子家不懂事,您彆跟他計較!”

吳大荒誠惶誠恐道。

“放心,我不會跟一個將死之人計較!”

蘇辰聲音淡淡,說完後,掃了蘇不夜一眼。

“你不是很想殺人嗎,動手吧,替我殺了他,隻要你能在十招內解決,我送你一份大禮。”

聞言,蘇不夜目光一亮。

“真的嗎?”

蘇辰笑著點了點頭。

一旁,吳大荒心頭狂跳。

想要出聲阻止。

不過,當他一抬頭,迎上蘇辰目光的一瞬,感覺自己像是被打入十八層地獄,渾身冰冷。

與死亡隻有一線之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