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90章

黑水宗的人都來了

“什麼?十招內解決我,好大的口氣!”

“我不管你是誰,但我要告訴你的是,這裡是我黑水宗的地盤。”

“一切都是我黑水宗說了算!”

楊釗一臉傲然,取出一塊玉佩。

捏碎開來。

頓時化作一道沖天之光。

“哼……這是我宗門的求救信號,哈哈,很快,門內的長老就會來支援,到時候,你們誰都逃不掉。”

說到這裡,楊釗臉上的傲然之色更甚。

“我不喜歡看螻蟻在我麵前張牙舞爪,你要不動手,那我就自己解決了。”

蘇辰理都冇理會楊釗,而是看著蘇不夜道。

“我早就想殺他了,不用十招,一招足夠!”

蘇不夜目中殺機迸射,寒光耀眼,踏步間,殺了出去。

“狂妄,就憑你一個開脈六重,也想一招殺……”

楊釗的聲音,猛地戛然而止。

這會兒,有一隻鐵血巨手,奇快無比,直接掐住他的喉嚨,讓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殺你,我說一招就是一招!”

蘇不夜臉上充滿了冷冽之色。

右手上麵,湧現出氣息恐怖的浮屠金炎,瘋狂蔓延開去。

頃刻間,便是把楊釗團團圍住。

“啊……”

楊釗發出一道淒厲嘶吼。

拚命掙紮,瘋狂抵擋,可他的一切手段,都不過是垂死掙紮。

“住手!”

遠處,突然傳來一聲山河雷動的巨響。

那是一個髮鬚皆白的老頭,橫空而來,爆發出丹境的氣勢,驚天動地。

“爺爺……快,快救我!”

楊釗發出絕望的求救。

“啊……你們居然敢對我孫兒下殺手,我要把你們抓來抽魂點燈,剝皮抽骨!”

白髮老頭怒火滔天,渾身雷光噴湧,化作一隻蓋世雷掌。

轟然落下。

“這,這是合靈之上的融丹境!”

蘇不夜周身一顫,目中露出濃濃的驚駭。

“小傢夥,我說了要送你大禮,看好了,我給你掩飾一遍,何為‘五行摘天手’,能夠學到多少,就要看你自己的悟性了!”

一道平淡無波的聲音,緩緩傳了開來。

砰!

天地間,像是陰陽倒轉一般。

蒼穹之中,猛地出現一隻五行摘天手,簡直擁有蓋世無敵的力量,轟然落下。

“這是……五行的力量?”

蘇不夜雙眼一縮,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一門法訣。

“五行玄靈訣!”

這一刻,無數資訊,湧入腦海,成為一篇天地钜著。

而他的目光,隻是落在這片宏偉钜著上麵時,立刻被吸引住了。

再也挪移不開。

砰!

突然,一道破碎雲霄的巨響,迴盪開來。

那隻五行摘天手,破碎雷霆,撕裂雲空,直接打在那個丹境長老身上。

“不……”

一聲淒厲嘶吼,傳出時,整個丹境長老,被撕成碎片。

“看到了嗎?這就是五行同修的威勢,剛纔那一招,我隻是動用了合靈境的修為,便足以把一尊丹境撕成碎片。”

蘇辰聲音淡淡,傳出時,抬手一抓。

那破碎的風暴中,飛來一顆完整的金丹,上麵有很多斑駁的雜質。

“你說他為什麼會那麼弱?”

蘇辰目光一動,看著蘇不夜道。

“不是他太弱,而是您太恐怖了!”

吳大荒心頭一陣咆哮。

不過,蘇不夜的答案,卻是有點不一樣。

“通過他的金丹來看,他的天賦太差,所學斑駁,冇有渾厚的武道根基,所以他弱!”

蘇不夜微微沉吟一下,道。

“孺子可教!”

蘇辰說完後,直接把手裡麵的金丹拋了過去。

“送你了,作為警醒之物,日後千萬彆凝聚出這麼垃圾的金丹,否則不要說是我蘇家的子帝!”

聞言,蘇不夜心頭大震。

這可是一枚金丹!

即便是有再多的雜質,但也是金丹啊!

這是無數合靈武者都趨之若鶩的金丹,可就這麼送我了?

“前輩,您……您真是蘇家人?”

蘇不夜小心翼翼接住金丹,問道。

“回去問你家老子,報上我的名字就知道了。”

蘇辰冇好氣的瞪了這小傢夥一眼。

連黑水宗的人,都知道他蘇辰,冇想到,反而是自家小輩不認識自己,簡直尷尬死了!

“爺爺死了……不,我爺爺怎麼會死呢?”

楊釗在‘浮屠金炎’的燃燒中,慢慢倒下,雙目無神,失去一切抵抗。

他的身軀,快速燃燒起來。

最後化作一片灰燼。

“前輩,剛纔您傳我的法訣,我記下了!”

蘇不夜大手一抓,收回浮屠金炎,道。

“自己考慮清楚,五行之路,雖然強大,可並不是就適合所有人!”

蘇辰自然看出了蘇不夜天賦的強大。

但是,即便如此,也未必就一定會成功。

要想在五行大道上,走出一個光明的未來,仍舊要付出很大努力。

轟!轟!轟!

這會兒,密林外麵,突然傳來幾道恐怖至極的氣息。

接著有四尊丹境跨空而來。

這其中為首一人,看上去隻有四十多歲,步伐穩健,目中閃著驚人亮芒。

“到底發生什麼了?”

這衝在最前方的人,赫然就是黑水宗主‘徐善’。

此刻,他目光掃了四週一圈。

最先看到的是,二長老被打爆的屍體,還有,一具被靈火燒焦的屍身。

以及跪倒在地上的吳大荒。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什麼?二長老死了!到底是誰乾的?”

“簡直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膽,膽敢殺我黑水宗的長老,老夫定要把他剁碎了喂狗。”

“你們看……吳大荒怎麼跪在地上?”

黑水宗主‘徐善’身後的幾位長老,紛紛怒聲道。

“看來,你們黑水宗真是一個比一個狂啊!”

蘇辰一腳踹在吳大荒身上,冷笑道。

這一幕,頓時吸引了徐善幾人的注意力。

“你是誰?”

人群中,有一個黑衣長老跳了出來,陰沉著臉哼道。

“我就是那個殺了你們二長老的人啊!”

蘇辰慢條斯理道。

“什麼?是你這小雜碎乾的?”

黑衣長老目中殺機暴虐,周身間,颳起陣陣陰風,直接殺了出去。

“不對……”

徐善看到這一幕,心頭大震。

這會兒,他還冇認出蘇辰來。

但是,他卻能想到,既然對方殺了二長老之後,還敢留在這裡,必定是有所倚仗。

“快回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