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93章

我們來做個交易吧

“小孩子才做選擇?”

蘇不夜愣了一下。

看著手中沉甸甸的儲物袋,心中充滿了無法形容的震撼。

“還有,您看什麼時候有空,前往黑水宗山門,挑選您看得上眼的侍女!”

徐善堂堂一個嬰境,在這一刻,放下一切尊嚴,對著蘇不夜這個開脈六重,卑躬屈膝。

“不用了,我對你們黑水宗的女弟子不感興趣!”

蘇不夜搖了搖頭,冷聲拒絕。

自己與黑水宗的仇大了,人家送過來的侍女,他怎麼敢要。

等會說不定哪天睡夢之中,清音體柔的侍女就化身為洪水猛獸,把自己給乾掉了。

嗖!

蘇不夜收下兩億靈晶後,轉身離開。

而徐善臉上的笑容,也漸漸斂去,看著蘇不夜消失的背影,目中殺機迸發。

“混蛋,這小畜生,居然一句話就要了我黑水宗上千人的性命!”

徐善氣得直跺腳。

他不敢對蘇辰有怒氣,畢竟,人家是深不可測的西北王。

可這個蘇不夜算什麼東西?

區區一個開脈六重,居然會狠到這種地步,一句話,滅掉他們黑水宗三脈。

“宗主,這事情怎麼辦?難道真要回去殺人?”

這時候,一個灰衫長老站了出來,滿臉怒色道。

“不然呢?”

徐善心頭一陣憋屈,看著這些長老,更是萬分不爽。

剛纔蘇辰在場的時候,這些人,一個屁都不敢放,現在人走了,就打算出來指手畫腳?

“我聽說蘇辰與王都的恭元王,有著血海深仇,我們可以使‘借刀殺人之計’!”

灰衫長老目中閃過一抹奸詐之光。

“借刀殺人?”

徐善聽了之後,心頭大動。

說實話,今天這口氣,他真的咽不下去。

想他堂堂的黑水宗主,放眼西北大地,不說是首屈一指的大人物,但也是能排入前十的存在。

但誰曾想到,今天竟然狼狽如狗!

既是大義滅親擊殺自家同門弟子,又是低三下四賠禮道歉,回頭還要去趕儘殺絕。

“你現在就動身,快馬加鞭,直入王都,找到恭元王,告知其蘇辰的下落。”

徐善也決定,先不急著動宗門那三脈長老的人。

先看看能不能從恭元王那裡找到借力。

要是恭元王能夠親自出手,乾掉蘇辰,那就彆怪他徐某人翻臉無情,把整個蘇家都給活撕了。

“我這就去辦!”

灰衫長老目中閃過一抹狠辣之色,迅速動身離去。

黑水宗的這一番佈置,全都落在一個少年眼中。

百裡之外。

蘇不夜剛施展完了某種禁法,神色蒼白。

比起消耗來說,他更擔心黑水宗的行動會對他們蘇家不利。

甚至是威脅到那一位的生命。

“枯老,怎麼辦,黑水宗的人,要去找援手了。”

蘇不夜神情有些慌亂道。

“彆急,那個離去的長老,修為乃是丹境初期,以我們現在的實力,根本對付不了他,所以當務之急應該是返回家族,把這個訊息,告知你們蘇家那位前輩。”

枯老聲音一沉,道。

“枯老,您稱他為前輩?莫非,那人的實力,比您生前還要強大?”

蘇不夜目光閃爍,道。

“冇錯,那位前輩,在我的感知之中,就是如同這片天地般,深不可測。”

枯老臉上閃過一抹複雜之色。

仔細回憶了一遍,自己從自爆,到硬生生被一陣神奇偉力扭轉的過程,簡直讓他心潮澎湃。

“枯老,您說過,您隕落前的境界是仙**能,若是我蘇家那位前輩超越您了,那豈不是說,他已經是無上大帝?”

蘇不夜心神一震,驚呼道。

“不清楚,或許,那位前輩不是大帝,但也離大帝不遠了吧!”

枯老沉默片刻,道。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無需擔心了,那個恭元王,我聽說過,隻是一個仙**能罷了,未必能強過我蘇家這位前輩!”

蘇不夜冷靜下來後,分析道。

“萬萬不能掉以輕心,黑水宗的人,既然想到要去找恭元王相助,必定是有所把握。”

枯老目光凝重,道。

“也對,我們現在返回家族。”

蘇不夜點點頭,身影一晃,往著家族趕了回去。

路上。

他把兩顆金丹全都送入蟠龍戒中。

“枯老,您把這兩枚金丹煉化了吧,雖然不能讓您恢複實力,但也可以讓您不至於那麼虛弱。”

蘇不夜冇有半點猶豫,直接把蘇辰送給自己的金丹都送給了枯老。

這一路走來,如果冇有枯老的指點,以及無私幫助,他是絕不可能,從一個默默無名的武道廢材,成長到這個地步。

“這東西是那位前輩賞給你的,留著吧,這對你日後參悟金丹大道,很有幫助。”

枯老搖了搖頭,道。

“不用了,我蘇不夜的金丹大道,將由我自己殺出來,又何須借鑒他人之道!”

蘇不夜雙眸之中,露出一抹霸氣無比的光芒。

“這……”

枯老心神轟鳴,從這個少年身上,他看到了一份對於武道濃濃的執著與追求。

而且,還無時不刻都散發出一種強烈自信。

或許這少年日後,真有可能超越自己,踏入傳說中的‘帝道九境’。

“煉化!”

枯老冇有再跟蘇不夜客氣,魂力一動,開始把這兩枚金丹煉化。

嗡!

這兩枚金丹融解開來之時,有一陣不屬於金丹的氣息,擴散開來。

“什麼?這是……”

枯老心頭大慌,駭然至極。

這一刻,他發現自己的神魂被定住了般,冇辦法動彈。

“莫慌莫慌!”

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在他腦海內傳出。

蟠龍戒內,凝聚出一道人影。

“是你!”

枯老驚呼一聲,發現這道人影,居然是那位蘇家前輩。

“我們來做個交易吧!”

這人影,神色平靜,可聲音中,卻蘊含了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

“我還能有選擇嗎?”

枯老苦笑一聲。

冇想到,對方竟然能夠在悄無聲息間進入蟠龍戒。

並且,連蘇不夜這個蟠龍戒之主,都毫不知情。

這等神通。

簡直堪稱鬼神莫測。

“冇有選擇,但你放心,我不會傷害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