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94章

青竹的反應

“冇有選擇,但你放心,我不會傷害你,蘇不夜是我很看好的一個後輩,我需要給他一份最強有力的保障!”

蘇辰聲音淡淡,傳出時,一指點出。

頓時有道無法形容的魂力,蔓延開去,直接融入枯老魂魄之中。

“什麼?這些都是魂魄本源?”

枯老臉上目中濃濃的驚恐。

要知道,能夠讓自己吸收的魂魄本源,最差也必須是同級彆的仙輪之魂。

“這到底得消耗多少條仙輪之魂,才能凝聚出如此龐大的一團魂魄本源啊?”

枯老看著自己神魂之中瘋狂湧入的本源,驚聲道。

“不知道,死在我手中的仙輪境,數不勝數,隻要你能吃得下,你要多少我有多少。”

蘇辰大方得很,揮手間,浩浩蕩蕩的魂魄之源,噴湧而出,融入到枯老體內。

儘管這裡麵的動靜雖大。

可卻被某種神奇的偉力給遮蔽住了。

蘇不夜這位蟠龍戒之主,壓根冇有絲毫察覺,而是全身心趕路。

他要急著返回家族,告訴那位前輩。

關於黑水宗後續的行動。

可他絲毫根本不知道,此刻,他口中念念不忘的那位前輩,就在自己的蟠龍戒中,跟枯老完成一項不為人知的交易。

這場交易過後。

枯老的神魂徹底恢複到了巔峰。

這是蘇辰動用世界古樹的力量,助其恢複的結果。

而枯老所付出的,則是百的自由。

接下來,百年時間裡,他必須一直陪伴在蘇不夜身邊,並且還要隱藏自己的實力,故意裝作慢慢恢複的樣子。

若是蘇不夜能夠在百年內達到仙輪境,那麼,他也就能早日恢複自由之身。

這對他來說,簡直就是百利無一害的交易。

而對蘇辰而言,不過是隨手落下的一子,隻為給自己家族後輩一份最有力的保障。

他不知道蘇家之中,是否還有比蘇不夜更出色的後輩,但這不影響他對蘇不夜的看好。

所以,他願意費這一番功夫。

嗡!

枯老眉心之中,有一枚金色印記閃了一下。

“你不需要有過多擔心,這枚印記,不會傷害到你,而且在最關鍵時刻,反而能保護你跟蘇不夜,但前提是,你守規矩!”

蘇辰聲音淡淡,傳出時,人影消散,不留半點痕跡。

“這等神通,當真稱得上是大帝之法啊!”

枯老輕輕感慨一聲,壓下心頭的震驚,開始修煉起來。

雖然他的魂力都恢複了,但這麼些年的荒廢,使得他對仙輪境的很多神通都感到陌生。

這後麵的恢複,需要一個過程。

……

西北府城。

天丹閣,一座地火湧動的丹房內。

“這九宵混元丹,怎麼始終煉製不出師尊那種丹紋?”

青竹丹師眉頭緊皺,喃喃道。

突然,他背後傳來一道火急火燎的聲音。

“爺爺!”

“出大事情了!”

“那個人回來了……那個人,他……他回來了!”

青雲來不顧一切,直接衝進丹房。

砰!

這方動靜可不小,青竹一不小心被嚇到了。

那抓著丹藥的手,突然一個哆嗦,整枚‘九宵混元丹’都掉到地上去。

“混賬東西,給我滾出去,我不是交代過了嗎?冇有我的命令,不準你進入丹房!”

青竹臉色鐵青,大罵道。

要不是這傢夥是自己的孫兒,他早就一巴掌將人給拍去陰曹地府了。

“爺爺,事態緊急,事態緊急啊!”

青雲來大口喘著氣,道。

“哼……你今天要不說出一個讓我信服的理由,那就彆怪我把你扔到丹爐之中,烤個三天三夜。”

青竹重重哼了一聲。

“爺爺……您先消消氣,今兒這事情實在是萬分火急,孫兒纔會如此失態。”

青雲來渾身打了個冷顫,忙聲道。

“既然萬分火急,那你還在這裡說什麼廢話,趕緊直奔主題!”

青竹翻了個白眼,道。

他時常在想,自己上輩子到底做了什麼孽,攤上這麼一個混賬孫子。

“爺爺,師祖回來了。”

青雲來深吸口氣,道。

“哪個師祖?你什麼時候有師祖了?”

青竹眉頭擰成一團,哼道。

“爺爺,我說的師祖,就是您……師尊!”

青雲來神色一動,道。

轟!

這句話,簡直就像一記九天神雷,狠狠轟在青竹腦海中。

“師尊回來了?”

青竹先是一愣,反應過來後,臉上露出濃濃的激動。

“他……他在哪裡?”

青雲來看到自家爺爺如此失態,心頭也是一片震驚,所以,不敢有所隱瞞,把今天在青雲樓發生的一切,都如實說了出來。

一開始,青竹還很是欣喜,可當他聽到,青雲來又是冒犯到了蘇辰之後,氣得渾身直哆嗦。

“什麼?你……你個孽障!”

青竹操起一條草藥編織成的藤條,直接往青雲來身上抽。

“啊……爺爺,我疼!”

“爺爺!”

“我知道錯了!”

“啊……疼疼疼,爺爺,您下手輕點!”

青雲來被打得哇哇大叫,渾身一陣青一陣紫。

不過,也都是皮肉傷罷了。

“我都跟你說了,低調!做人要低調!可你倒好,平日裡,淨是整些不著邊際的東西。”

青竹氣得鼻子都歪了,狠狠一腳踹了過去。

砰!

青雲來整個身子,連滾帶爬,被他從丹房內踢了出去。

“給我在外麵跪著!”

青竹努力平複了一下心情,然後,開始整理衣衫,同時,也把自己近年來積累的寶物都帶上。

前後大概準備了小半個時辰。

“走吧!”

青竹走出房間,麵無表情的掃了青雲來一眼,道。

“爺爺,我們去哪裡啊?”

青雲來一臉好奇道。

“去收拾你惹出來的爛攤子。”

青竹想起這事,氣就不打一處來。

上次,這傢夥在酒樓惹到蘇辰,捅出大簍子,被自己狠狠教訓了一頓,甚至丟到荒林之中去跟妖獸作伴,但怎麼就不長記性呢!

這才幾年的時間,又給他惹出大麻煩。

……

西北天府。

一座巍峨的巨城之中。

大殿之上,坐著一個儀態堂堂的中年人。

這中年人看起來十分儒雅,一舉一動,皆有著淡淡的親和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