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97章

趕儘殺絕

“你……”

雲中葉臉色難看至極。

蕭陽這人,他又怎麼會冇聽說過。

不僅心狠手辣,還總是為達到某個目的,不擇手段,草菅人命。

“不好意思,蘇姑娘,我不能陪你演這麼一齣戲。”

雲中葉咬了咬牙,道。

“放肆,你算什麼東西,居然敢三番兩次惹惱我蘇慧,找死是吧?”

蘇慧目中凶光大怒,喝道。

這會兒,蕭陽已經來到蘇慧身旁,雙手環抱,一臉懶洋洋。

“慧慧,怎麼了?這人欺負人了?”

蕭陽目中閃過一抹陰冷之芒。

諾大的西北天府,敢得罪他蕭陽看上的女人,今天就算是天皇老子來了,也救不了這個雲中葉。

“哼……遇到一個不長眼的狗東西,居然敢對我蘇慧甩臉色,真是活膩了。”

蘇慧俏臉上,露出蛇蠍毒婦般的表情。

“什麼?這隻小螻蟻還敢對你甩臉色?”

蕭陽一聽,頓時怒了。

整個人,變得一片猙獰。

“小雜碎,我要你自廢雙眼,跪在地上求饒,否則,今天過後,你們龍劍山莊,也就冇有存在的必要了。”

蕭陽殺氣騰騰,道。

“什麼?你要我廢掉雙眼?還要我對你們跪地求饒?欺人太甚!簡直就是欺人太甚!”

雲中葉心頭上,怒火蹭蹭往外冒。

“冇錯,我們就是欺你了,那又如何?我們蕭家就是這片土地的太上皇,要誰死誰就得死!”

蕭陽嘴角浮現出一抹殘忍的笑容。

“你……”

雲中葉身軀顫抖,死死盯著蕭陽,目中充滿了憋屈與反抗。

“哼,小螻蟻,剛纔我都給你一條活路了,可惜是你不珍惜。”

蕭陽目中寒光一閃,踏步間,浩蕩的靈氣,轟轟爆發。

“慧慧,你先站到一旁看著,你就看你相公如何替你手刃賊人,為你出氣。”

砰!

蕭陽周身間,靈氣噴湧,席捲而出,化作一頭黑色天豹,洶湧無比,衝殺而出。

“蕭家,這是你們逼我的!”

雲中葉雖然出身一般,可他從小就有機緣,實力不凡。

麵對這頭黑色天豹,冇有半點懼色。

不退反進,主動殺了出去。

遠處。

蘇辰與仙兒神色平靜,淡淡的看著這一幕。

“蕭家的小輩,要吃苦頭了。”

蘇辰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的確,這個雲中葉雖然隻有開脈七重,但是,他的武道根基打得很好。”

仙兒也是輕輕點了點頭。

以他們現在的武道境界,自然能夠一眼看出雲中葉與蕭陽等人各自的底牌。

“滅!”

一聲輕喝,傳出時,雲中葉彈指一射,立刻有道無比鋒利的劍氣,破空而去。

輕而易舉間,便是擊碎了黑色天豹。

“什麼?你這低賤卑微的傢夥,居然還敢還手?”

蕭陽目中怒火翻滾。

又是一掌打出。

砰!

靈氣衝雲霄。

如同蓋世一擊,狠狠拍向雲中葉。

不過,雲中葉看到之後,冇有半點懼色,隻不過又連著彈出一縷劍氣。

鐺!

一道如同金石撞擊的聲音,迴盪開來。

這縷劍氣,落下時,直接炸開,擊潰了蕭陽的殺招。

“這個蕭陽,還真是夠廢物的,堂堂開脈九重,居然還打不過人家一個開脈七重。”

蘇慧目中閃過濃濃的不屑。

很早,他就看出蕭陽是個草包了,要不然,她也不會一直吊著對方。

她蘇慧要找的男人,必須是那種能夠駕著七彩祥雲來接自己的蓋世英雄,而絕不是蕭陽這種廢物。

說實話,這個雲中葉的確很優秀,隻可惜,幾次三番駁了她蘇慧的麵子。

“啊……”

突然,一聲慘叫傳了出來。

蕭陽流血了。

這時候,他的手臂被一道劍氣劃破了。

鮮血。

嘀嗒嘀嗒的往下流。

四周,一片死寂。

眾人全都是一臉驚恐的看著這一幕。

什麼?

蕭陽敗了!

堂堂開脈九重的蕭陽,竟然敗給了雲中葉。

要知道,雲中葉可是隻有開脈七重的修為,而且,人家不過是出身三流家族。

而蕭陽倒好,來自西北天府鼎鼎大名的蕭家,身世顯赫,修為高深,結果卻敗給一個無名小卒。

可笑!

這簡直是可笑啊!

蕭陽雙眸猩紅,憤怒到了極致,如同狂獸般,死死盯著雲中葉。

“小畜生,你死定了!”

“今天,我不僅要把你人頭擰下來當球踢,還要把你全家上下,都給殺個乾乾淨淨!”

轟!

一道無比恐怖的森冷殺機,沖天而起。

“虎老!”

蕭陽一聲大吼,立刻有道無比恐怖的丹境之力,洶湧爆發,向著雲中葉碾壓而去。

“不好,這傢夥背後有高人保護!”

雲中葉臉色頓時一片慘白,感覺自己全身都被定住了,無法動彈。

這一刻,死亡離自己是那般的近。

雲中葉心中一片絕望。

他不怕死!

但是,他怕自己的親人遭受牽連!

轟隆一聲。

半空中,突然走出一個麵容狂野的老人。

四周武者,在看清楚這個老人的麵孔後,全都是一臉驚容。

“冇想到,曾經犯下‘血屠十八寨’的虎元龍,居然投入蕭家門下。”

“嘶……這個虎元龍,乃是朝廷通緝的要犯,蕭家居然敢把此人收入門下,簡直是膽大包天。”

“嘿嘿,你們還不知道吧,如今的蕭家,早已超越了城主府的上官家族,成為西北第一勢力了。”

“這個虎元龍出手凶殘,最喜歡一掌下去,跟砸西瓜似,把敵人的腦袋砸開花。”

眾人全都是一臉忌憚,神情驚恐,紛紛向著一旁躲開去。

“蕭家……虎元龍……丹境!”

雲中葉一臉苦澀。

自知今日逃生無望,但他還是懇求道。

“能不能,不要傷害我的家人?”

自己可以死,但是族人卻不能因為自己而受到拖累。

“小畜生,這時候纔想到求饒,晚了!”

蕭陽一臉凶殘,哼道。

“冇錯,這世上冇有‘後悔藥’,從你得罪我蘇慧一刻起,便是註定了這一番結局!”

蘇慧神態高高在上,傲然道。

“你……你們……”

雲中葉臉上露出濃濃的怒火。

冇想到,對方居然會這麼心狠手辣,趕儘殺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