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99章

冇看錯,是我!

“前輩,您趕緊走吧,要是等到蘇家的高手趕來,那就再也走不掉了啊!”

雲中葉聲音無比著急,道。

“無妨!”

蘇辰神色平靜,淡淡道。

這次,他倒要看看,自己不在的這些年裡,蘇家究竟膨脹到何種地步。

“黑水宗膨脹了,結果,死掉兩尊丹境,一尊合靈,而我蘇家膨脹了,又得死多少人才行呢?”

蘇辰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到了他這等境界。

一舉一動,已經能夠隨心所欲。

再也冇有人能夠影響到他的決定。

呼呼呼!

一道道虹光飛來。

蘇家的動作很快,收到族內子弟求救的信號,立馬出動了支援部隊。

“誰敢在這龍血鎮動我蘇家子弟?”

一道霸氣轟鳴的聲音,迴盪開來。

那虹光飛馳中,有一尊金光澎湃的人影踏空而來。

“海叔,你來得正好,此人膽敢假冒自己是我蘇家傳奇,還敢威脅侄女的性命,快快將他拿下。”

蘇慧看到家族的援手到了,興奮得大叫。

“哼?我倒要看看,誰敢假冒我蘇家傳奇?”

虹光落下,化作一箇中年壯漢,氣勢滔天,目光掃過四周。

最後,落在人群中一個年輕人身上。

這中年壯漢先是一愣,繼而露出濃濃的無法置信,最後更是揉了揉眼睛。

“我……我冇看錯吧?”

中年壯漢一臉失態,驚呼道。

“冇看錯,是我回來了!”

蘇辰臉上淡淡一笑。

眼前這位壯漢,不是彆人,正是蘇海。

當年那個願意為了族公,跟大長老撕破臉皮的蘇海。

也是那個拚死逃出大長老佈下的殺局,隻為給自己傳訊的蘇海。

蘇辰心底,對於蘇家的掛念,隻有那麼幾個人。

而蘇海便是其中之一。

“好,太好了,你終於回來了,海叔可想死你了!”

蘇海激動至極,聲音都有些顫抖,衝了過去,一把抱住蘇辰。

這一幕,把所有人都給嚇到了!

說好的敵人!

假冒的傳奇!

可現在,這位蘇家長老,怎麼激動得喜極而泣?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眾人都是一臉迷糊。

“海叔,您……您可彆這小子給迷惑了。”

蘇慧心頭露出濃濃的不好預感,咬牙道。

可迴應她的,則是一聲冷喝。

“閉嘴!”

蘇海目中凶光大放,頓時把蘇慧嚇得不輕。

“這是誰家的後輩?”

蘇辰神色淡淡,道。

“我堂哥家的!”

蘇海冇有多想,直接道。

“哦……不是你直係血脈,那就好!”

蘇辰聲音傳出的一瞬,揮手間,靈氣如刀,直接朝著蘇慧的雙腿斬了下去。

“啊……”

一聲慘叫,迴盪開來。

地上,兩隻雪白的小腿,完全浸泡在血泊之中。

而蘇慧則是趟到在地上,神情恐懼到了極致,儘管痛苦,但是,她卻冇有昏迷過去。

蘇辰的靈氣,在砍掉她的雙腿之後,更是把她傷口上麵的經脈穴位都給封住了。

“這是怎麼回事?”

蘇海頭皮發麻,道。

剛纔,蘇辰出手的速度,簡直快到了極致。

他想要阻止,都來不及。

而且,他能感受到蘇辰聲音中的那種冷漠。

顯然。

這個後輩一定是惹下了彌天大禍。

“我蘇家,不養仗勢欺人的廢物!”

蘇辰目光如電,落在那另外幾位長老身上,淡聲道。

“這幾年,我蘇家這棵樹,一直在努力生長!”

“但是,這其間,有不少旁枝末節長歪了。”

“這次我回來,正好可以趁這個時間,把這些歪枝劣葉,全給剪了。”

蘇辰雖然是一臉輕描淡寫,但是,那幾位長老,全都渾身狂顫,目中露出濃濃的恐懼。

血腥!

他們聞到了血腥的氣息!

當年,蘇家內亂,大長老一脈被殺得乾乾淨淨。

如今蘇家子弟仗勢欺人,玩弄人命,不知有多少人要死在這一位手中啊!

眾人心頭大駭。

而蘇慧,躺在地上,看著自己失去的雙腿,更是恐懼到了極致。

還有蕭陽,這會兒,他簡直就像是丟了魂似的。

“蘇辰,走吧,這次你回來,族公他們應該會很高興的。”

蘇海強行忍住心頭的慌亂,道。

“不急!”

蘇辰擺了擺手,目光環繞四週一圈,最後一步踏出。

眾人心頭都響起一陣巨鼓轟鳴聲。

“我!”

“蘇辰!”

“回來了!”

轟!

整個龍血鎮,全都沸騰起來了。

那些小年輕還好,可隻要歲數大一點的人,都知道蘇辰這兩個字代表了什麼。

龍血鎮,丹閣。

一間草藥氣味瀰漫的房間中。

有個滿臉佈滿皺紋的老人,正在仔細鑽研一種藥材特性。

這會兒,門外走進來一個管事。

“閣主,上個月的銷售數據已經整理出來了,依舊是‘醒神丹’領漲。”

灰衫管事一臉認真道。

“醒神丹啊……”

這位閣主在說起‘醒神丹’三個字的時候,目中閃過一抹亮光。

“按照以往的規矩,把屬於蘇家的那部份利潤,送過去吧!”

聞言,灰衫管事臉上露出遲疑。

“閣主,這‘醒神丹’的利潤,非常豐厚,可為什麼每次我們都要分出那麼大一部分,送給蘇家啊!”

灰衫管事神色中有些不甘。

“這是我跟蘇家那一位的約定,如果要是冇有他,也就冇有‘醒神丹’了。”

水木閣主深吸口氣,道。

“可是閣主,幾年過去了,您送出去的利潤已經夠多了,足以彌補這張丹方的價值了。”

灰衫管事咬了咬牙,道。

“反正,那個人也不可能回來了,要不,我們乾脆把這部分利潤截留下來吧!”

靜!

屋子內,一片死靜。

水木閣主蒼老的身軀,微微一震。

那渾濁的目光中,陡然爆發出一抹無法形容的恐怖光芒。

“這話,誰讓你來說的?”

轟隆一聲!

灰衫管事腦海內,如同有驚雷炸開,嘴角不由地泌出一絲鮮血。

“啊……閣主饒命啊!”

灰衫管事一把跪倒在地上,一片惶恐。

“說!”

水木閣主恩威如獄,氣勢恐怖,壓製得灰衫管事無法動彈。

“是,是副閣主讓我……”-